ptarmigan

【星战】永恒帝国存在到星战前传时期的脑洞讨论(五)

上回说到,小王历经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成为奎刚的学徒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个鬼啊!

 

潜伏在共和国内永恒帝国的情报人员掀桌了,当时因为守卫小王不利让他被绝地捞走的扎库骑士们也是泪流满面,看着像只小狗君一样恭顺地跟在大师傅身边亦步亦趋的王子简直恨得要拿起光剑往自己脖子上来一下。

 

那是未来只能服从皇帝陛下一人的执行者,你区区一个绝地也配。

 

瓦伊琳公主的后裔历代都是帝国至高正义(High Justice)的执行者,不管他们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副业——考古学家、科学家、物理学家、语言学家、电脑工程师、生物学家——胜过干架,反正变成绝地武士自诩的和平卫士那国家简直吃枣药丸。

 

啊,前面忘记说了,永恒帝国对外乡人(Outlander)还真不是什么理想乡。

 

作为一个神权与君权合二为一的军国主义国家,永恒帝国扩张欲望强烈。原本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这样庞大的帝国应该会像现实中的马其顿王国、罗马帝国、日耳曼帝国那样因为征服太快,无力消化土地而逐渐分裂直至崩溃。

 

永恒帝国之所以能够不合常理地维持千年没有崩溃,反而日渐繁荣兴盛,除了继承约卡斯行星(Iokath)智慧机器人发展的机械文明遗产,还得益于历代被神化君主们的英明决策,以及向河外星系的开拓进取。


说到对外开拓,就如同星际迷航里星联吸取19世纪欧洲大航海时代的教训,永恒帝国也吸取了旧共和国时期入侵西斯帝国与共和国的教训,一开始就采取怀柔的手段——我们坐下来先谈谈,谈不拢再打。


讲真,看着帝国的武力,我觉得没多少人敢说不。


巴拉巴拉谈完后,表示我们建交吧。建交以后,帝国依仗强大的实力让对方日渐依赖自己,最后发展到依附甚至合并的关系。


当然这是对于实力弱于自己或者友好的星球而言的,河外星系也有不少强势种族,他们奉行丛林法则,横冲直撞,见一个侵略一个,这时候帝国就发挥老大哥的作用,联合建交的友好星球表示:大家不要怕,我们一起上,揍死他丫的。

这样折腾了一个多世纪,永恒帝国成为了更加庞大的永恒联盟,帝国表示跟随我的领导,大家有肉一起吃。

果然和瓦伊琳那个败家公主不一样,西塞是个好皇帝。

 

但是这些强势种族和其他的反对派表示很看不起永恒帝国这个立牌坊的,我们侵略别人至少还是光明正大的干架,你们倒好,连说都不说一声,别人还没意识到就被无声无息被同化了,连说'不要'都没机会。


但是人家永恒联盟形象好,手下小弟就吃这一套,反对派都化为宇宙尘埃继续沉默好了。

国民从小接受爱皇帝、爱皇室、爱国家的教育,而历代皇室成员也的确做到了良好的表率作用,作战时身先士卒,为国家和人民谋取福利。最终国内民众形成了皇室、国家、责任、荣誉至上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与自由、民主、多元的银河共和国完全不同。

 

啧啧啧,写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想要吐槽银河共和国的政治了。

 

新共和国初期,西斯兄弟会与绝地光明军约架,双方那是互相掐得你死我活,奈何西斯天生就有精神疾病,喜欢窝里斗拉后腿。没这病的也有潜伏的心理问题,所以最后在消耗战里败得一塌糊涂。

 

看看他们的前辈,总有种‘一代不如一代’是感叹。不过想想后期ppt的徒弟是收的武力值与智商越来越成反比的存在,我也没什么好吐槽的了。西斯么,师徒相杀,徒弟太聪明师傅不就活不成了么?

 

战后绝地武士们认为西斯已经被彻底打扫干净了,共和国国民表示我们也不要战争了,于是一场奇葩的军事改革拉开了序幕——鲁桑改革。

 

这样一改,绝地光明军解散,银河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就只剩下人数不到一万的绝地武士团,还有不善星际战斗的司法舰队了(相当于警察)。

 

呵呵,心还真够大的,怪不得前传1里只派一对绝地师徒护送女王回到被入侵的纳布。也幸亏绝地威望和武力值比一般人高得多,真该让他们看看遇战疯人,怪不得前传2和TWC里要克隆人上阵。

 

前辈达斯·贝恩巨巨真大手,后辈ppt一个人把绝地武士团、银河议会和分裂分子们耍的团团转。

 

迈入星际时代几十个世纪以前,就有古人写过一本《司马法》,曰: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天桥下摆地摊的看卦的大爷也能翻开《易经·萃卦》给你唠嗑一句:存不忘亡,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

 

不过既然连银河共和国那样奇葩松散的政治制度都维持了一千年,永恒帝国政治和法律体制严密完备,军事力量强大,有着从不脑残的皇帝、外挂一样的经济基础,变成了没有遇见超新星爆炸这样的天灾、星联和克林贡人都要跪下来喊爸爸的罗穆兰帝国也就不是奇怪的事情了。

 

 

如果要以现实中的国家作比,那么永恒帝国就是战国时代的大秦帝国、彼得大帝时代的沙皇俄国、又或者是二战前期的德意志第三帝国。不过永恒帝国比上述昙花一现的强国都要幸运得多,瓦皇和原力开挂。

 

所以啦,作为一个扩张型帝国的执行者,小王还真不能是个迂腐的和平主义者,该硬的时候就要硬,该打的时候就要打。

 

扭曲的星战历史里,欧比在这条时间线上是注定做不了绝地武士了,他是永恒帝国的执行者廷多米昂。

 

看过JA的同好们都知道,小说那是给你一刀再撒一把糖的存在。前五本看得我简直恨不得掐死奎刚给小王换个师傅……咳咳,和谐点……我想打电话向银河共和国的儿童保护组织举报:喂,歪歪零吗?这里有人心理虐待青少年!

 

上一次让我有这种冲动的人叫做约翰·温彻斯特,大名鼎鼎瘟家兄弟的铁血老爸,看过《邪恶力量》的同好都懂得。

 

其实官方也不吝啬,来一刀再撒一把糖,简直就是披着官方皮的原著向同人。可惜虽然给你最后几本甜回来了,但一想到电影前传1里大师傅为了刚见面的安走天就要踢掉相处那么多年的欧比,我只想呵呵来一句,大师傅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敢情小王的存在就是给你疗伤的?你会这么无视他的意愿,是不是仗着欧比会和过去那么多次一样都会原谅你?因为每次师徒两个互相怼完,无论谁对谁错,小王总是第一个低头的,小王总是先给大师傅台阶下,到了前传1里还是如此。

 

没办法,将孩子懵懂时从父母身边带走,绝地武士团和师傅就是这些孩子们的一切。小王感受到大师傅对他有意无意的忽视是何等的心痛,而他会为了改变这一切付出一切努力,包括改变自己的性情去讨好大师傅。

 

就跟熬鹰一样,小王硬生生地被一点一点磨掉棱角,从一个和安走天一样冲动而又不守规矩的问题少年,变成了恪守绝地信条的模范生。

 

他不是中规中矩的费莫,也不是骄傲黑暗的萨纳托斯,更不是被寄予无限希望的安纳金。他的一切都是自己挣扎努力求来的,他比任何人都能摆的正自己的位置,不过高期待,也不放弃希望,所以最后只有他成为了命运的幸存者。

 

也亏小王心智坚定,要是安走天和小王换个位置,不用等到成年和克隆人战争了,第二年就能给你投奔黑暗面。

 

奎刚还嫌弃小王太守规矩,要他专注当下,青年王师傅他特么哪里敢,他压抑自己都成习惯了,生怕自己的行为让大师傅想起萨那托斯,然后分分钟PTSD发作,两个人又要一起开始别扭难受。

 

美利达/丹恩事件就是两个人师徒关系问题第一次暴露出来的时候。

 

来来来,下面我给没看过书的读者大大们贴一下故事的简介:

 

梅利达/丹恩星球战火绵延千年,世世代代为祖先的仇恨无谓牺牲。为了和平和家园,少年派奋起反抗。

 

欧比旺和师父受命到这个星球营救戴尔(Tahl)。行前尤达大师严令不得卷入这场战争。但是奥比旺被少年派的精神所感动,不顾师父反对,加入了战斗。为此,师徒反目,在无限的痛苦中决裂。

 

欧比旺·肯诺比不再是一名绝地战士。他选择了梅利达/丹恩星球上的革命事业。他的师父奎刚·金回到了科洛桑星球,而绝地神殿的麻烦接踵而至。

 

欧比旺和这次革命的领导人瑟拉曦成了朋友,并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安慰。他们共同拥有权力——或许是太大的权力。随着革命的深入,朋友变成了敌人。欧比旺前面的路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料。奎刚不再在他身边帮助他。欧比旺只有依靠自己去面对一切……

 

啊,我再补充几点:

 

第一,戴尔是奎刚的妹子,她之于奎刚,相当于帕德梅之于安走天。奎刚甚至因为她的死而黑化,虽然最后还是白回来了。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戴尔的重伤,以奎刚的个性,他绝对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星球上的父母与子女互相残杀,却什么都不做离开。

 

第二,这个星球在打内战,小王只有十四岁,还没达到任何现代国家的成年人标准,一个人被奎刚扔在了一个还在内战的星球上。

 

第三,少年派诚如其名,成员都是未成年,领袖瑟拉曦和欧比一样大。少年派对抗自己成年人的父母,目的是想结束内战迎来和平。瑟拉曦的父亲就是敌对势力的领袖。

 

第四,瑟拉曦死在了欧比旺的怀里,小王在痛苦和绝望中继承了她未完的事业,继续寻求双方的和平与理解。

 

总而言之就是小王秉承着少年轻狂胡搞乱搞的方针加入了内战,还和心伤没好、忙着救妹子的大师傅怼上了,大师傅想起前任渣徒弟炸了,两个人掰了。大师傅把新任小鲜肉留给了恶狼,要不是尤达,傲娇的大师傅还不愿意回去,差点后悔终生。

 

感觉怎么像什么XX感情剧呢?

 

我真不想黑大师傅,不过这事他真的做的不厚道,没有承担起师长的责任。

 

大师傅你该看看几十年后的安走天,千辛万苦加入绝地武士团,王师傅掏心掏肺对他,他还会突然来一句‘世界这么大,我想出去看看’,噎的老王满脸血泪默默往肚子里吞。

 

我总叹息老王的徒弟为啥不是乖巧听话正直的费鲁斯·欧林。

 

但是一旦等安走天当了师傅,看看把阿索卡宠的,人丢了马上急吼吼地去找,找到了道歉道的老王都牙酸。芭丽丝·欧菲制造爆炸案陷害阿索卡,全议会都不相信她,安走天表示我就信,我还要找证据让你们信。

 

小王只有十四岁,他在这么小的年纪,就同时面临了四千多年前旧共和国时期瑞文与绝地流放一生中最为艰难的选择,而他稚嫩的肩膀也尽可能地承担起他选择所带来的后果。

 

祖先艰难的命运,在后代身上重现了。

 

先说瑞文,曼达洛战争初期,共和国节节败退,曼达洛军队所到之处哀鸿遍野,可绝地议会心存顾虑拒不出兵。年轻的瑞文努力和长老会辩论,甚至乞求,可长老会却将瑞文与堕落的埃克萨·库恩相提并论。

 

退无可退之下,瑞文与亚列克(后来的达斯马拉克)选择离开绝地秩序,带着与他们志同道合的青年绝地武士甚至学徒走上了战场。在这场战争中,她放弃了自己的真名,成功扭转了战局,终结了曼达洛人光荣的历史,使之再无复兴的可能,她的追随者们都被称为复仇主义者(Revanchist)。

 

再说绝地流放米特拉·苏里克。曼达洛战争结束后,米特拉·苏里克是唯一一个回到绝地秩序请罪的绝地武士,站在12人的绝地议会面前,一个年轻却又伤痕累累的好姑娘,失去了对原力的感应生不如死,还被过去信任仰慕的师长们指责得体无完肤,没有一个人为她说话,连她的师傅都没有。

 

失去一切的米特拉·苏里克被绝地议会流放,就连真名都被剥夺的她被人们称之为绝地流放(Jedi Exile)。但是她没有自暴自弃或是走上黑暗堕落之路,反而在共和国陷入危难之际四处奔走,一个人独力杀死了西斯三巨头,重建了被摧毁的绝地秩序。

 

虽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是美利达/丹恩事件中的小王其实遭遇了极为相似的困境,而他做出了和先祖相同的决定。

 

战争必须停止,否则更多无辜的生命都将死去。

 

你怎么能用语言为只希望战争的人带来和平?是用你自己一个人的意志,又或是你身体和血液吗?

 

邪恶唯一能够胜利的理由,就是有能力阻止它降临的好人袖手旁观。

 

所以,扭曲星战历史里的小王和原著的欧比旺做了同样的选择,但是在细节上发生了不同,毕竟人都不是原来的那一个了。

 

第一,小王没有对奎刚举起光剑,这原本是小说中奎刚回忆起萨那托斯然后PTSD发作的诱因。

 

小王先是请求、恳求乃至最后放下一切尊严乞求奎刚能够帮助他,帮助少年派结束战争。但是奎刚依旧表示拒绝,认为这违反了尤达大师的命令(你怎么不想想过去你违反了多少次),现在将戴尔带回科洛桑绝地圣殿治疗才是首要任务。

 

小王知道固执的奎刚心意已定,他默默地拿出了光剑,奎刚立刻过敏症发作,但是还没等他说什么,小王先开口了,那一瞬间他和四千多年前先祖瑞文在绝地议会的最后一次演讲时的身影重合了(我就是想苏一下小王)。

 

第一,小王表示,您带戴尔大师回科洛桑是正确的选择,她需要治疗,只是请师父您原谅我不能陪您一起离开。

 

奎刚有些炸了,想着这孩子这么反抗他,该不会也要往黑暗的道路上走吧?但是小王下面的话让他噎住了。

 

小王放下了精神盾牌,表示:请您看看我的内心,看看是否有一丝一毫的黑暗。然后用你的正义感告诉我是一个恶魔,只是因为我会放任父母与子女互相仇恨,看着眼泪和鲜血覆盖这个星球。

 

奎刚能够感受到的是彻骨的悲伤,还有小王对于他人不作为的愤怒。

 

第二,小王把没有点燃的光剑放到了地上,然后从脖子里拉出了项链上挂着的小银刀。绝地不能拥有私人财产,这把小刀是小王身上唯一留下的和扎库有关的物品,在绝地流放的建议下,尤达大师特批让小王保留的。

 

对外公布难产实则是患上产后忧郁症的小王妈妈就是用这把刀自尽的,不要说这样的妈妈奇葩,看看AOS线上吉姆小舰长的妈妈薇罗娜,我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的设定也没什么不好。毕竟苏瑞安和安卡理梅对小王的好,胜过他妈妈百倍。

 

大师傅看着拿着刀、冷静过头的小王有些犯怵,他隐约也感觉到了自己处理的不妥。但是大家都知道奎刚有多固执,他看了看昏迷的戴尔,狠下心把这种动摇打包扔到了外环带。

 

小王表示,我知道自己的做法违背了尤达大师的命令,违背了绝地的守则。但是当别人向我恳求帮助时,现在的我还无法安静地站在原地视而不见。如果说这是错误的,不符合绝地之道,那只能说我大概真的不适合成为一名绝地武士。

 

话说到这里,小王突然用小刀裁断了自己的辫子。


那一瞬间,大师傅在冥冥中感觉到他和欧比旺之间有什么东西断裂了。


小王没有理会表情复杂的大师傅,他把辫子和光剑并排放在一起,说:

 

我已经做出了选择,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位绝地学徒了,今后我的所作所为与绝地武士团再无关联。

 

第三,小王擦了擦眼睛,看着奎刚表示:感谢您的教导,成为您的学徒是我一生中最为骄傲的事情,但是原谅我不能陪您走今后的路了,请多保重。

 

这一连串客气的组合拳打下来,大师傅顿时晕了,还没等他表示:徒弟你等等,你巴拉巴拉巴拉说了这么多,你师父我还没说什么呢?给你这么一说怎么好像都是我的错?

小王跑了。

 

大概是怕自己会动摇,不管大师傅怎么喊,小王直接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大师傅伸着尔康手拦都来不及拦,颇有当年马拉克看着瑞文失忆变小白兔,斯科奇看着泰桑的英雄去外国结婚奶孩子时的悲催感受。

 

也许你会觉得小王还真是个心机BOY,这样的话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能够说出来的?其实我在看JA的时候就常常怀疑自己的智商,力敏的孩子果然与众不同,更何况八岁前就是接受王族教育的小王?

 

原力暴走时他被洗掉的是记忆,不是智商,谢谢。

 

想想看《安德的游戏》里的安德·维京,十一岁就能以指挥官的身份打一场对虫族的灭绝战,并且大获全胜。

 

再想想看非力敏的帕德梅八岁加入纳布青年立法委员会,十一岁就和小男生谈恋爱接吻,十四岁出任纳布女王和贸易联邦总督打嘴仗,在500人银河议会上慷慨陈词去撕逼。

 

现实中也有秦国甘罗十二岁出使赵国,发挥传销教主的精神给赵王洗脑,靠嘴皮子给秦国忽悠来了十几座城池,回国官拜上卿。

 

我只能说,莫欺少年穷,是我们自己太渣渣。

 

伤透心的大师傅还记得拿着光剑和小王辫子开飞船回科洛桑,旧日重现的悲愤与感伤,还有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负罪感,让大师傅的内心波涛汹涌,要不是戴尔的伤实在是没办法拖延了,估计他要跳下船追着小王让他把话清楚,不能让自己一个人当坏人。

 

后面的事情就顺着JA原著的故事线发展了,小王再聪明机灵,他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夹在两方都不肯好好说话的势力的争斗中真是心累的恨不得拿根绳子去自挂东南枝。而瑟拉曦的死更是在他心上狠狠地插了一刀,初恋就这样结束了,还是用这么惨烈的方式。

 

后来老是看到吐槽老王那什么RP王、后宫王的,我感觉克妻王这称号才名副其实,你看和他又不得不说关系的雌性生物(包括雄性生物)有哪个活到最后了?

 

幸亏这个时候,绝地流亡的英灵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每当小王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都会看向米特拉半透明的身影,问:我做出的是正确的选择吗?如果这是正确的,为什么我会那么痛苦。

 

米特拉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我不会判断你的选择正确与否,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承担随之而来的所有后果,不论是荣光的,还是悲惨的。

 

其实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你的内心只有后不后悔,遗不遗憾之分。

 

第四个不同点,小王没有寻求绝地武士团的帮助,一个人坚持了下去。

 

从这一天起,如同谢伊·帕特里克·寇马克一样,小王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A Boy Became A Man)。我在写这一段的时候一直在听《刺客信条:叛变》的OST,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特带劲。

 

小王郁闷了一会儿,然后擦干眼泪继续去怼,不愧是瑞文和绝地流亡的后裔。他一边追查瑟拉曦死亡的真相,揪出了幕后的黑手;一边以此为契机,以胜利者的身份和反对派谈判,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迎来了和平,组建了临时政府,当选美利达/丹恩的临时代表。

 

至于当中剪不断理还乱像团乱麻的故事,考虑到这是一篇YY文,我只能说——都给老娘闪一边去。

 

快进是个好物。

 

当然,永恒帝国的情报人员和裂谷同盟的救援物资也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美利达/丹恩也是一颗外环带星球,其混乱的局势为帝国情报人员的潜伏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最长的一个已经在这颗星球上潜伏了四十五年,结婚生子,与当地人无异。而他们的子女也成为了隐谍,天然倒向永恒帝国一方,秘密为小王的行动提供援助。

 

组建临时政府后,小王同时向共和国的绝地武士团和附近的星球发出了人道主义救援的请求,第一批带着物资和医疗人员来的自然就是裂谷同盟的飞船,而星球上的人心也迅速安定了下来。

 

小王一边指挥着救援工作,一边还要忙着临时政府的组建,真是忙的脚不沾地连饭都没空吃。就在他站在广场上(瑟拉曦死去的地方)分发救援物资的时候,饿得两眼发花的小王走到阴影里拿起派发的三明治就往嘴里塞,因为吃的太急了,噎住了喉咙,眼泪乱飞死命拍着胸口。

 

就在小王感觉是不是要喊医生过来的时候,有人递来了一个救命Caf的纸杯,警觉性降低的小王拿过杯子就喝。等到他喘过气来发现不对,怎么自己会那么轻易地接受陌生人递来的食物呢?

 

他紧张地连杯子都捏坏了,看的给他咖啡的红发姑娘嗤嗤笑出了声。

 

别误会,这姑娘不是老王的后宫。

 

小王的姑姑,安卡理梅公主就是这次负责人道主义救援的舰长,裂谷同盟少将。她有着一头不同寻常的赤色头发与淡琥珀色的瞳孔,这是祖先中存在纯种西斯人(红皮肤和金黄色瞳孔)象征。



不过小姑姑不是西斯哦。



前面也说过,永恒帝国人民生活水平高,国民对艺术和美的追求堪比中国魏晋,国内西斯武士逐渐放弃了剃头纹身毁容的传统(达斯马拉克在原力世界里反对,我的光头和纹身是天生的!达斯瑞文一直是美美哒!),向着黑暗美、妖冶美、凌厉美的方向发展。


 

安卡理梅看见小王真是激动的发颤,想要摸摸自己堂侄子的脸,不过长期的职业习惯还是很好地让她控制住了自己,还努力笑着问:

 

你是不是还是更喜欢茶一些?

 

小王没回她,他头痛欲裂,但是憋了好久的眼泪刷拉一下就流下来了。

 

哪怕是心神受创,然后又被绝地洗脑的瑞文,她也隐隐约约总是能想起过去的碎片,更何况是没有脑损伤的小王。近两年,他也开始一点点记起永恒帝国的往事了,所以离开绝地并没有像原著那样的痛彻心扉到了差点放弃生机的地步。


在美利达/丹恩星球上,他反复告诉自己不能放弃,他明白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留在他身边指引他、帮助他,要是自己不能立起来,那些将希望放在他身上的人们又该怎么办?


而此时与久别的亲人重逢,小王终于忍不住了。

 

PS:剧情的裹脚布又让我拉出来了一大截,感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支持。有空可以去翻一下前面我和庭钰的讨论,有些文中没有解释的内容,在评论里都写出来了。也欢迎各位读者大大留评,让我对文章改进,至少不要出现逻辑性错误。


PS2:下一章的爆点就是绝地大师阿东•兰德(Atton 'Jaq' Rand),或者说阿东的里人格•前西斯刺客Jaq•兰德撕逼大师傅。小小年纪的安走天初遇美貌大天使王师傅~


@庭钰  @双子黄诗雨  @嘿嘿 

评论(4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