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星战】永恒帝国存在到星战前传时期的脑洞讨论(四)

上章我们说到,失忆的小王被绝地带去科洛桑的绝地圣殿了,永恒帝国爆了。

 

好吧,是王室和一部分知晓内情的扎库骑士们爆了,其余国民被瞒得死死的,否则一国王子被绝地武士无故劫持,再不情愿都是开战的节奏啊。

 

扎库骑士团和裂谷同盟舰队随便拉哪一个出来都是立马提枪上剑干架不带怂的,表示我们永恒帝国兵强船坚人叼,过去四百年里和人形外星种、非人形外星种、机械科技文明、生物科技文明、原力文明、魔法文明……林林总总几十种河外星系新文明PK过,帝国怕过谁来?

 

前面也说过,永恒帝国继承了约卡斯行星(Iokath)智慧机器人发展的机械文明遗产,国内实行的是神权与君权合一的统治。从瓦基里安开始,历代永恒皇帝那就是国民心中活生生的神明,爱戴得不要不要的。

典型例子,早在旧共和国时期爆出永恒神皇瓦基里安曾经是西斯皇帝维希埃特的时候,永恒帝国的国民就表示我不听我不听,瓦皇就是我们的红太阳,照耀我们走上富强幸福之路。

 

后来普通国民继续接受爱皇帝爱皇室和爱国家的洗脑式教育,就连国内的绝地和西斯都感觉皇帝大人赛高,更别说忠君爱国的扎库骑士和开拓团军人简直比武士道还武士道,所以后来对外探索的时候顺带也把这些精神也传播到了同盟星球。

 

当然啦,历代神皇也很能引发追星热情,而永恒帝国国民的生活水平也明显高于平均线,这下标准就是星战世界里的外国的月亮比国内的圆。

 

重点是,现在开战不符合皇帝阿尔达明的设想啊。

 

天可怜见,其实皇帝阿尔达明一开始就从来没打算让小王被共和国的绝地武士带走啊,是瓦皇又开始作了。

 

永恒帝国打通进入银河系的虫洞后,阿尔达明皇帝开始秘密派遣扎库骑士们寻找古代绝地和西斯的遗迹,除了之前说过的三个星系外,还在原先旧共和西斯联盟对抗永恒帝国的秘密基地——原力星球奥德赛(Odessen)建立了力敏培训基地,以裂谷同盟打击海盗的名义专门寻找那些没有家庭羁绊却没能成为绝地武士、以及被海盗掳走卖身为奴的力敏儿童。

 

打击宇宙海盗、保卫外环航线的名义多伟光正,刚好弥补了共和国因为没钱没兵而打击不利的窘境。那些利益受损者私底下怎么掐不管,但是肯定没脸把事情摊开来正大光明地说。因为不能暴露永恒帝国国内的全自动化舰队,这就给裂谷同盟的官兵练手的机会,毕竟机器人终归是要服从人的命令的不是?

 

至于投进去的资金和人力与抢回来的资源不成正比?财大气粗、从头到脚写满“壕”字的永恒帝国表示我们还不稀罕,既能练兵又树立了良好的信誉,何乐而不为?

 

只是后遗症是很多卧底的扎库骑士活像痴汉,喜欢跑去绝地武士所在的农耕团和开拓团附近蹲点捞人,那些辛辛苦苦努力到十三岁却要被扔去种地修飞机的幼徒们最需要爱了不是?

 

就连PPT成立银河帝国后,很多西斯裁判官都是从绝地服务团中那些被放弃的力敏投奔而来的,最后走上了追杀绝地武士助纣为虐的道路,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天道循环?

 

皇帝陛下表示此等歪风不能助长,又默默回想起历代嫁入皇室的成员里有不少还是绝地来着。

 

不过其中最大的一次行动则是彻底清扫银河共和国北侧原西斯帝国所在的黑暗星域,打通了不经过银河共和国星域而直接连接东侧赫特空间的安全走廊。

 

三不管的赫特空间也在二十年后因为人为引发的大瘟疫造成了混乱,最后被裂谷同盟控制了,可以说永恒帝国成功占领了近四分之一的外环带(实际加上了原西斯帝国星域,所以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只有赫特空间那么大的一块,银河共和国表示以后走外环航线不用再看赫特人脸色很开心。)。

 

清扫完成后,永恒帝国又利用人工智能天蝎六号(SCORPIO VI)消除银河共和国所在星系所有可能拥有母星Dromund Kass所在星系内任何一颗星球的超空间飞行导航坐标——每一艘飞船,每一个政府机构,每一个图书馆,每一个商业数据库,每个雇佣兵组织——只要它是存储在电子平台,并能够从远程访问数据链接,天蝎六号就能够删除它。

 

虽然为了安全花的的时间有点久,同时感谢银河共和国让人慢到无语的人工智能发展速度。

 

虽然永恒帝国在旧共和国时期当然也吃过天蝎(SCORPIO )叛乱的亏,但是国家并没有放弃过对于AI的研究,瓦伊琳的孙子是个如同《疑犯追踪》里宅总哈罗德· 芬奇(Harold Finch)一样的人物,他研发的天蝎二号简直就是TM宝宝再世,每天卖萌地看着当时如同约翰·里斯(John Reese)一样性格的皇帝表示:

 

看我一眼嘛~爸爸我很乖哒~快用我快用我~

 

现在的天蝎六号请参考女版的贾维斯。

 

星域的边界还安放了战斗要塞(super battlestation)明星堡垒(Star Fortresses),里面载满改进后标准战斗机器人——机械伞兵(skytrooper)负责巡逻,那可不是B1那种智商低会卖萌的,起码个个都是全副武装的BX突击机器人级别,最喜欢使用人海战术一拥而上,绝对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不仅如此,永恒帝国还把实验维度桥的场所设在了那里,动不动就出现力场异常,这下西斯帝国的遗址又被隐藏了起来,就和古早绝地伊( Je'daii )们在无限帝国(Rakatan Empire)晚期试图从敌人手中隐藏泰桑(Tython)星球一样。

 

说起来西斯帝国母星Dromund Kass在银河共和国看来也是传说之地了,我怀疑PPT和他老师达斯普雷厄斯知不知道。达斯泰尼布勒斯就算了,反正已经挂掉了。

 

不管知不知道,也不管去没去过,等到永恒帝国折腾完,新共和国遵循二人法则的西斯师徒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上古时代西斯帝国的旧都找不到了,成了别人家的自留地。

 

谁是你们的旧都,永恒帝国的西斯武士们群情激奋,表示我们才是正统,我们的皇帝是西斯皇帝维希埃特的分身,我们的皇后是写了二人法则的瑞文,只看了全息仪脑洞大开还痴汉我们皇后的达斯·坑爹货·贝恩我们不承认!那个皮肤皱成发霉小笼包的PPT我们很嫌弃!

 

好吧,永恒帝国至少把西斯的老家库瑞班(Korriban)给他们原封不动地留着了,谁叫他们对已经踏平过一次的地方不感兴趣,反正文物和典籍都抢光了。

 

然并卵,当时领兵进入Dromund Kass的帝国执行者是瓦伊琳的玄孙,也就是小王的父亲埃兰提莫·肯诺比(Elentirmo 意为“观星者”,elen指“星辰”,tir指“观察者”,名字来自于他对于星辰的热爱),这引发了后来的一场悲剧。

 

四千多年来Dromund Kass积蓄的过分浓厚的黑暗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再加上一路上杀杀杀烧烧烧抢抢抢的,爸爸君身上渐渐出现了原力失衡的苗头,可以说原本准备打完仗回老家自由恋爱,走上老婆孩子热炕头之路的爸爸君的盒饭热好了。

 

最后,外在温和睿智,实则内心高傲刚烈,激烈到完全不给自己不留后路的爸爸君为了不让自己变成最为厌恶的存在,也为了不伤及怀孕的非力敏妻子瓦妮梅尔德(Vanimedel,vanima意为“美丽”,meida意指“挚爱”)选择了自尽,只是没想到妈妈君遭受打击太大,和帕德梅一样难产撒手人寰。

 

可怜的小王。

 

负罪感爆棚的阿尔达明也格外怜惜堂侄,苏瑞安更是视其如子。

 

当天扎库骑士们目送着他们英明睿智的皇帝阿尔达明脸上挂着惊悚的虎式微笑走进永恒神庙,然后一脸高考已死勿救的状态走出来,后面还跟着悲催捂脸的公主安卡理梅(Ancalime,意指“华光”或“最闪亮的”),瞬间背心一麻感觉有些事儿还是真是掺合不得……尤其是现任皇帝和他祖先撕逼的时候。

 

还是装柱子去吧,比较安全。

 

阿尔达明虽然容貌和心机都很像先祖,可是他本质上和大魔王瓦基里安还真不是一类人。文绉绉一点说,为人君王者虽不可单纯善良,但是过于算计阴险亦不是正道,而阿尔达明就足可称为一代英主。

 

八十岁的皇帝阿尔达明正值壮年(皇室力敏寿命平均200岁,西塞甚至活到了230岁,和现实里那个传说活了256岁的中国老人李清云有的一拼,而他失去妻子塞隆的时间,要比两个人相处的时间长了),与瓦基里安相似的眉宇间充满了坦荡沉稳,眼神明亮锐利。同样的,他也继承了先祖瑞文的果决和狠辣,奉行我之运气操之在我(I make my own luck~鳕鱼泪流满面~),对敌人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毫不畏惧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可怜PPT,他也算是站在星战前传、正传时期智商巅峰的人物,把新共和国的绝地武士团、银河议会和分裂分子都耍了个遍,论智商和情商他还真不比阿尔达明差,没准手段还要更高超些,但是两者的地位和境界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PPT是黑暗的政治家和阴谋家,那么阿尔达明就是睿智领袖和英明的君主,双方一旦斗起来,看似各有所长各有胜负,可实则阿尔达明必将胜券在握。

 

再说了,还有我们的瓦皇和瑞文呢!

 

而公主安卡理梅则是小王的姑姑,出自阿坎恩和拉娜一脉,时任裂谷同盟舰队上校,星舰上的明星Capitan。而且第六代皇室成员里没谁比这位明艳张扬的公主生孩子生的多,婚姻幸福的她有一男两女,其中天然呆的大儿子还和回国后的青年王师傅组成了新一代的双子星征服者,小王穿白盔甲,他穿黑盔甲。

 

安卡理梅小时候特别仰慕和喜欢俊秀斯文的小王爸爸,简直要搞出堂兄妹骨科了,连带着宠小王也宠得不得了,要不是瓦皇和皇帝发了话,她真是二话不说要拉着手下的星舰杀去科洛桑了。

 

现在我们把镜头拉回到科洛桑的绝地圣殿,两位愣头青绝地武士挂着僵硬的笑容,像是做贼一样的抱着怀里披着斗篷的还一脸迷糊的小王摸进了尤达大师的房间。

 

坚持倒装句八百年不动摇的尤达大师很想用小拐子揍人,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逼得两个不敢反抗的绝地武士上蹿下跳简直要上天。

 

不过他们做的事情的确是要上天。

 

拯救他们的是眼泪汪汪的小王,满脸惊恐的他再次原力失控把尤达大师的拐杖弄碎了,小小的身体又倒地上喘不过气了。吓得气还没喘匀的两位绝地连滚带爬地抱起小王就往医疗翼冲,留下一脸深思的尤达大师。

 

就在这时候,绝地流放米特拉·苏里克的原力英灵出现了,后面还一左一右地站着两个有点眼熟的英灵——失魂落魄的阿东·兰德和茫然若失的米卡尔大师。

 

扭曲的星战历史现在是原力英灵大批发,瓦皇和瑞文不稀奇,就连西塞和泰桑的英雄都飞升了,可是换成半路出家的阿东和米卡尔,我只能说一句维希埃特和瑞文当年真是造孽啊,这一去不回头留下了多少望妻or望夫石。

 

尤达是认识阿东和米卡尔的原力英灵的,他们两个的英灵在一百年前突然出现在了千泉之殿,而那个时候刚巧就是永恒帝国第一次打通维度桥的时候,他们感应到了绝地流放的英灵而苏醒了。

 

你问我为什么他们为什么没和流放在原力的世界相会?

 

我们继续让维皇还有瓦皇背锅,债多不压身。

 

米特拉当年在Dromund Kass和瑞文一起刺杀维皇的时候被二五仔斯科奇背后捅刀,深觉事情还没有完成的她化作英灵一直守护着瑞文,直到一人一鬼一起被带入永恒帝国。期间受到黑暗原力的影响,根本无力回应阿东和米卡尔的呼唤。而瓦皇当年作大死造成的是大规模的维度畸变,不仅现实世界被搞成了两个平行世界,就连原力世界都被切成了两半,这下就更加见不到了,流放的灵魂只能伤心地在帝国的神庙中沉睡。

 

要不是好丽友瑞文表示有事情要帮忙,估计人家心碎的流放还不愿意醒。

 

不过他们这对难兄难弟就出现了一次。阿东是一如既往地毒舌,冷冷地扫了一眼尤达就消失了,考虑到他身为西斯刺客的过去,这走私犯折磨和谋杀绝地的记录不比四条腿的半机器人格里夫斯将军好到哪里去。而金发碧眼一脸温和的米卡尔则很好地保持了绝地大师的风范,耐心地和后辈经过短暂地交流过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只是看着他们两个原力英灵在言语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对绝地流放刻骨的思念,还有那痛苦到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眼神,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小绿人(说的好像真的有人要他一样)尤达更加坚定了绝地应当放弃依恋的信念,鼓励从学徒开始就走上断情绝爱的道路,这下绝地圣殿真要成和尚尼姑庙了。

 

讲真,原著里那么对被拆了的鸳鸯,还有那一半西斯一半绝地的诡异师承线路,您老真没责任?

 

其实尤达想的也没错,我们神话中修仙也不都是要断七情、绝六欲、最后看破红尘,道化飞升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更需要与之匹配的强大意志,否则一旦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和欲望,让其凌驾于理智之上,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一旦失控,又会有多少无力反抗的人会遭殃?

 

纵观星战历史,从旧共和国时期的埃克萨·库恩、乌利克·凯尔-德罗玛、达斯瑞文、达斯马拉克……再到新共和国时期的达斯维达、凯洛伦……他们的所做所谓为也许只在史书上留下了短短的几页,可其中浸透的却是数以万计无辜者的血泪,无名者绝望的呐喊。

 

可是,真要说放手,一般小年轻还真是做不到啊!

 

古人说的好,未曾拿起,你又谈何放下?除了天生道心者,现实中能做到这一点有多少都是经历了父母尽亡,兄弟倪墙,姐妹永诀,妻儿阴阳,除了大写的惨字就没法形容的悲催人生?这样的人生,倒贴一百个亿我都不愿意!

 

再看看原著,那些个绝地武士年轻时哪个没有一、两回冲动的时候,哪个没有一、两段情的?没准有不少人干过的蠢事写纸上订成书摞起来能绕绝地圣殿一圈,咳咳,我没特指什么人。

 

结果你还翻来覆去只会让人家学会放手,把恐惧释放到原力里面去,没个具体的意见这说了等于没说啊!你还不如在绝地圣殿里多配几个心理治疗师灌灌心灵鸡汤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木有!

 

不行了,一口气吐槽太多有点喘,我们再赶紧去看看女神样的绝地流放压压惊。

 

我文里的米特拉·苏里克,那就是前文说过的天生道心。她遵循的并非绝地的准则,也不是什么原力的意志,她听从自己的心,而她的心又总是放在正确的地方。历代绝地武士所追求的境界,她本身就已经拥有,其他人只能向往,而她已经实现了。

 

我个人感觉米特拉最适合为人师表的类型,至少她教过的学生没听说有哪个掉沟里了。

 

所以尤达一看到这样的米特拉,感受到对方原力中的光明,那真是给予了极高的尊重。米特拉的风范也很符合人们对于完美绝地大师的想象——虽然她年轻的时候也很浪,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违背议会的命令去打曼达洛战争了——但是和瑞文混了那么久,死后又看着好丽友和瓦皇在原力世界里掐来掐去,那装的功夫也是一流的。

 

米特拉因为瓦皇的干涉和原力本身的限制不能说出未来——虽然这未来从瑞文性转,瓦皇恋爱的那一刻起就变得乱七八糟了——但是她一上来就高深莫测地把星战原著里被PPT师徒喀嚓掉的那个女巫所说的有关克隆人战争的预言重复了一遍,给尤达提了一个醒,无形中为银河共和国潜伏多年的西斯师徒们拉了一次后腿。

 

而且米特拉身上纯白光明的原力一瞬间刺破了笼罩在科洛桑上空一代又一代西斯们腐化感知的黑色原力。

 

本来受其影响,绝地武士们都是无知无觉,在一代影帝PPT的面前活像个睁眼瞎,就连尤达都看不清楚未来云里雾里的。来这么一下以后,虽然只是短短一小会儿的功夫,那简直是拨开乌云见明月,尤达这样修炼了好几百年的人物一下子就看清楚了,原力中有黑暗的涌动,虽然还不知道是谁,可西斯没灭亡啊!

 

反正米特拉又不是活人,干完甩甩手就可以回原力世界,PPT师徒就算查吐血了都找不出人来。

 

瓦皇想看热闹,双方势均力敌才有意思;皇帝希望绝地和西斯掐的你死我活,给永恒帝国腾地方;米特拉和瑞文希望黑暗不要那么快降临,共和国中绝地的火种可以流传下去;几个原力鬼一拍即合,互不干涉。

 

说起来我一直很囧,前传三部曲里绝地议会里的那些长老估计是椅子坐久了,为什么总是一副“你们还太年轻太冲动”,说起西斯总是一副“不可能”的坚定样,有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情都会先来一句“Impossible!”。

 

我知道西斯明面上灭亡快一千年了,可是有光就有影,原力的世界万事皆有可能,当年超空间大战后也说西斯灭亡了,结果呢?共和国几百年不得安宁。

 

永恒帝国这方面就开放得多,谁叫有一个“我看你还能怎么作?总不至于还上天吧?”然后就真的给你上天,让你目瞪口呆合不拢嘴的瓦皇在,再加上国内实行男性义务兵制,同盟军人几百年对外探索中见识到了河外星系各种稀奇古怪的生命体,早就淡定了。

 

米特拉消失前还没有忘记此行最大的任务,让绝地武士团收下小王。

 

本身原著里老王就是守护新希望的守望者,前传一里奎刚也说过青年王师傅的智慧已经超过自己了,他会成为一位伟大的绝地武士,而最后欧比旺的确也成长为了一位伟大的绝地武士。他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一生,肯诺比大师、肯诺比将军之名永载绝地史册。

 

尤达看见小王的那一刻,对方身上纯洁光明的原力就让他心生喜爱,同时也明白了原力给予小王的伟大使命,还有小王将会在奎刚生命中占据的重要位置,只是他还在担忧这个孩子真实身份所带来的阴影(想想奎刚那个黑了的前学徒萨纳托斯)。

 

米特拉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尤达小王的真实身份,泰桑的英雄与执行者瓦伊琳公主的后裔,永恒帝国的王子。她重点提到了小王年幼时为了被培养成执行者所经历的各种训练,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不加入绝地秩序,学会克制自己,极有可能会成长为一个既冷血又聪明的危险家伙(想想各种同人文里的西斯欧比)。就算是为了银河系的未来,我们绝地武士也该牺牲一下造福全社会。

 

同时米特拉也有选择性地告诉了尤达永恒帝国的实际情况,表示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是现阶段帝国对入侵银河共和国暂时没有兴趣,而裂谷同盟不搀和共和国事务,只在在外环的维和行为也印证了这一点。

 

中心意思只有一个:永恒帝国不会正面和你们干上的,不过要是你们自己给了我们进攻的理由,或者作死把自己做没了,就不要怪我们过来捡便宜。

 

尤达当然不可能完全相信,不过他也清楚,虽然永恒帝国是只大老虎,但是潜伏在共和国内部的毒蛇才是最眼前最可怕最要命的问题。一旦黑暗崛起,不用等永恒帝国入侵,西斯们掀起的腥风血雨就足以让绝地武士团元气大伤,而和平腐朽了了一千年共和国根本无力抵抗,最后只能迎来奔溃瓦解的命运。

 

由于参议院中可能潜伏着西斯,绝地流放所带来的情报被封锁了,就连长老会内部也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尤达还默默思考着什么时候避开参议院派遣绝地的大使与永恒帝国接触,看看对方国内的实际情况,绝地流放也提到永恒帝国还保留着旧共时代绝地武士的分支,历代皇室成员里也有几位绝地武士。如果对方不反对,一旦真的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希望能够在永恒帝国里保留下绝地的种子。

 

也是,一个帝国和PPT的银河帝国干架可比奥德朗、纳布、卡米诺这样单独的一个星球或者反抗军联盟硬气多了,西斯绝对才是被揍得头破血流跪地讨饶的那个。

 

一原力鬼一小绿人巴拉巴拉巴拉了半天,最后敲定小王被收入绝地武士,身份什么的从一开始就是编的,只是保留了肯诺比的这个姓氏,新取了个名字欧比旺。对内也就说小王和昆兰·沃斯一样,由于家乡星球对家族和血缘特别执着,所以让孩子在家乡受训到这么大才来科洛桑。

 

小王病好以后,虽然在陌生的环境里感到很不安,但是很快就和托儿所的幼徒们玩在了一起,JA里小王的好朋友班特、加伦、瑞夫特都出场了。在永恒帝国神庙的时候,虽然扎库骑士们对他很好,但是他从来没有同龄人的玩伴,也不能随便到外面去,再怎么想得开都会觉得寂寞。

 

下面风平浪静,故事也顺着《少年绝地武士》第一第二本的剧情平稳发展,就连布鲁克· 春(Bruck Chun)总是欺负小王的剧情也和原著一样。

 

我只想说这个糟心的熊孩子,这么作死法,要是真把人家惹毛了,万一冲开封印和瓦伊琳一样来个原力大爆发,布鲁克也别想有命活到萨纳托斯(Xanatos)袭庙的时候再摔死了,简直是演习场上没一个能活着的了。

 

不过小王早就不是原著的小王了,原著的小王刚开始是一个脾气急躁的小斗士,为人善良,但是有时的确过于冲动。但是扭曲的星战历史里,小王从小按照王子教养长大的,虽然还是有着少年人的脾气,但是礼仪和气度都是放在那里的。

 

因为从出生起就一个人在神庙里呆着,从小与书籍为伴,尤其喜爱历史,可以说小王的三观其实完全受到史书的支配。就和年少时代的瑞文一样,他近乎饥渴地吸收着书本中的知识。

 

正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前世之事,后世之师。书中的历史告诉他什么是理智和客观,告诉他社会无论发展多久,人性中存在的黑暗、残酷、贪婪、懦弱永远会存在。但与此同时,无论你相不相信,人性中的善良、希望、光辉也永远都不会消失。

 

在帝国神庙这座象牙塔中,小王逐渐成长成了三观端正,能够凭着本心来行动的人。大概也因为如此,幼年时在帝国神庙里,小王周围都是成年人,他也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少年老成的小大人。而到了绝地圣殿,和同年龄的朋友在一起越来越放得开后,这个看似沉稳的少年人却又冒出了专属小孩子的稚气和脾气。

 

小王虽然失忆了,但是内心还是隐约察觉到了绝地圣殿其实不是他真正的家,他和其他从小成长在圣殿里的幼徒还是有哪里不太一样的。他想要有个目标为之努力,他想要成为一名绝地武士,他想要留下来,真是可怜巴巴地追着奎刚不肯放。

 

虽然小王曾经是王子,但是他也是帝国执行者的候补,执行者必须全心全意听命于永恒皇帝,所以小王同样可以恭顺服从得不得了。

 

可就算这样,奎刚还是不肯要小王OTZ~

 

除了自己心中那个名为萨纳托斯的心魔,小王在和布鲁克对决中的战斗风格也让奎刚不喜。

 

没办法,这是家族遗传。

 

过去西塞和阿坎恩小时候在演习场上和扎库骑士们对练,两个没穿盔甲的孩子拿着等身长的木棍——我很想知道那玩意儿的材质,一棍子下去居然能揍趴人家穿盔甲——就敢同时对上……数学不好等我数数看……六个全副武装的扎库骑士。阿坎恩刚被来了一棍子摔地上,西塞马上就爆发了,同时把六个成年的大男人干趴下了。

 

等到后来双胞胎成年,入侵共和国和西斯的时候基本上是一刀一个不浪费。能伤到阿坎恩的那个西斯绝对是真勇士不解释。

 

小王也是一样,比剑的时候面容精致美丽却没有表情(感谢伊万的美颜),下手如疾风烈火般毫不留情,还没等布鲁克说什么就把人揍趴下了。不过在奎刚眼里那就是这孩子心性太狠,不符合绝地之道。

 

但是尤达还是一如既往的保媒拉线(误!),不停地说你吃我安利啊吃啊吃啊,奎刚表示我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小王继续伤心难过到蹲到墙角种蘑菇,幸运的是还有毒舌的阿东和温和的米卡尔给这孩子灌心灵鸡汤。

 

这里就是又和原著有一点不同的地方了,通过他们的开解,小王没有那么执着成为绝地武士到死的地步了。尤其是米特拉的英灵还安慰他,绝地武士并非因为身份或者信条才是绝地武士,即便不能留在科洛桑绝地圣殿,只要遵循原力的指引,真心帮助他人,依然可以被称为一名绝地武士。

 

然后小王心事重重地和奎刚一起踏上了去往班多米尔的穿梭机,中途还是遇上了海盗,到了星球上又碰见了萨纳托斯控制的矿业公司做妖,小王还遭遇了人生第一次被抓去挖矿的纪念。

 

偷偷随行护卫的扎库情报人员简直要疯了,但是他们和绝地流放有过约定,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干涉,只能眼睛冒火地看着从奎刚到萨纳托斯一连串需要为这件事负责的人,就连绝地圣殿里的大师们都被咒了个遍。

 

尤其是看到小王被扔海里,又要牺牲自己去炸开大门的那一幕,真是拦不住冲出去了,不过还没等他们赶到那里就看到奎刚发威了,不得不咽下一口血默默地躲回去不出声,心里盘算着回头该怎么为王子殿下报仇。

 

事情完结之后是绝地武士们皆大欢喜,阻止了萨纳托斯的阴谋,奎刚多了个新学徒,尤达希望小王能治愈奎刚的心伤,小王也如愿以偿地拥有了成为绝地武士的机会。

 

但是扎库情报人员们很不高兴,心头堵着一口气怎么样都咽不下去,既然暂时不能给绝地武士团使坏——虽然他们的确趁着混乱在农耕团顺走了几个力敏儿童——那么就专心让事件的罪魁祸首萨那托斯吃苦头。

 

尽管干掉他还不到时候,不过裂谷同盟开始给他手下的公司使坏还是很有用的。这大概也促成了萨纳托斯后来的袭庙事件,不过他可没有原著那么好的运气了,逃出去后被安卡理梅带着几个扎库骑士堵了个正着,护崽子护到蛮不讲理的公主见人立马一刀解决。

 

而为了解决后患,扎库骑士的情报人员也没有放过他那个情人和非力敏的儿子。不过萨纳托斯这儿子后来也不是什么好人,《绝地求索》里他伏击和杀害绝地学徒,还害得超级崇拜老王的乖小孩《最后的绝地武士》的主人公费鲁斯·奥林(Ferus Olin)退团,而在这里他甚至没有长大成人的机会。

 

话说到这里,你以为小王未来的绝地之路就一帆风顺了?

 

Too Young Too Naive!

 

皇帝阿尔达明默许小王留在绝地那里只是为了训练心性、开阔视野的,要不是瓦皇干涉早就接回来了,国内又不是没有绝地。

小王的未来就是成为帝国执行者,要是被绝地教傻了,陷入绝地的教条不能自拔,变成原著里连奎刚都说过的那种‘你的缺点就是太想取悦我了’的青年王师傅真是哭都没处哭去。

 

机会很快就来了,那就是给小王一生中造成极大影响的美利达/丹恩(Melida/Daan)事件,他失去了自己的初恋——少年派的领袖瑟拉曦(Cerasi),也是奎刚·金第一次抛下他的学徒独自离开的地方。

 

这个特别的时间点影响了未来的走向,扭曲的银河历史里,小王的命运也在这里拐了个弯。

 

永恒帝国新一代的双子征服者诞生了。


PS:一如既往的裹脚布剧情,但是至少小王和奎刚见上了,也成师徒了【握拳~下面就是小王如何离开绝地,安走天如何被永恒帝国发现的剧情了,敬请期待!

 @庭钰  @双子黄诗雨  @Scatha

评论(12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