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四十八)

《风起之时》


“卡塞尔学院欢迎您!”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欢迎校董会调查团莅临指导。”

     

“安德鲁老师您辛苦啦!”


“怎……怎么回事?这什么阵仗?劫持?”


“学院最近十年有很多改变,一直等着校董会的人来检查,展示一下全新的校园风貌,的终于把你们给盼来咯!”


路明非看着原本从火车上走下来西装笔挺气势汹汹,现在却活像只软脚虾一样被一身夏威夷花衬衫裤衩的弗拉梅尔提着走的安德鲁·加图索,总觉得有种老虎叼着羊回窝的既视感。


“看啊,哥哥,加图索家族的跳梁小丑来了。”


路鸣泽亲昵地揽住了路明非的脖子,热热的呼吸吹在少年的耳朵上痒痒的。


“你说的太难听了,虽然只是个小卒子,但校长可是指示我们要把他当做国王来对待。”


路明非看上去并不在乎这个拉着校董会的名义做大旗,半路跑来卡塞尔学院和昂热争权夺利的家伙。不过路鸣泽很清楚,当兄长那双深邃的紫色眼睛闪过光芒,则通常代表着他的不悦。


“不过……王车易位。”


路明泽用手指点了点无声地跟在安德鲁身后的鸳鸯眼青年帕西·加图索,眼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欢迎人群中褐发的中国少女夏弥。


“啊,差点忘记了,还有一个王后在虎视眈眈呢。”


路明非眉间郁色渐沉,嘴角向下微微绷紧。


 路鸣泽嘻嘻一笑,说道:“偷偷摸摸的真不讨人喜欢,对吧?”


“总是偷偷跑进来的你没资格这么说。”路明非顿了顿,想了想开口道:“卡塞尔学院欢迎任何人,不因为有利,而是因为有理。不过这里是学校,不是权力场。”


路明非的话并不像在敷衍路鸣泽。说来也少见,这个总是和和气气的少年很少直白地表现出自己的厌恶。


“当然,那群吸血鬼也不配给哥哥喜欢。”说着,路鸣泽掰过路明非的脸。“不过哥哥把我叫来,是打算答应之前的交易了吗?”


“当然不是,我也不会答应的。”路明非轻轻地摇头,他不知道已经不知道重复这句话有多少次了。


“好吧,我不急,时候到了,哥哥总会答应的。”路鸣泽松开了路明非的脖子。


两人互相对望着,一个面无表情,另一个笑嘻嘻的,这对奇怪兄弟间的默契不只存在语言间的交流,也存在于眼神间的心领神会。


“那你能先告诉我,老爸到底怎么样了?”


路明非可没耐心跟路鸣泽兜圈子,单刀直入是最节省时间的办法。


路鸣泽还是沉默着保持着一副神在在的样子,没能得到答复的路明非则面色铁青沉默不语,隔了许久,他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像他每次成功解决了一个难题那样,自言自语地回了一句。


“噢,现在我可以确定了,老爸是真的没事。”路明非那双湿润的、倔里倔气的眼睛,就这么灼灼地瞅着路鸣泽。


“什么……”嬉笑着的路鸣泽闻言被堵得一窒,眯着眼睛看着路明非。


“他平安无事!我能感觉到!不然你早就来想办法骗我答应你的条件了。”路明非仰起头,紧握拳头靠在胸口,明亮的双眼直直地望着路鸣泽道:“我就知道,老爸他没事,他总是有办法的!”


“哥哥还真够相信他的。”


路鸣泽妥协了似的小声嘀咕道,话里酸酸的。他能清楚地看到路明非冷色系眼睛所迸发出的光芒,炽热而强烈,与自己终日顽冰不化的眼眸大相径庭,而且那双眼里闪过的欣喜也让他莫名的不适。


“为什么能够确定?你知道的,这不是第一次,以前不是也发生过一样的事吗?”路鸣泽展开一个愉悦的笑容。“你那么虔诚地祈祷,可是他们都没有回来,一个都没有,最后你还是只有一个人。”


“闭嘴,我早不是那个只会哭的小孩子了!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第二次!”


路明非压抑的嗓音嘶嘶作响,而后仿佛是在路鸣泽的眼中看见了极其可怕的回忆,终于无法忍耐地爆发出了悲鸣。


刹那间震荡天地,继而仿佛有万千龙鸣齐声应和,听在耳中如群磐击响,如浪潮远远地扩散开来。


路鸣泽丝毫没有被震慑到反而轻笑出声,他意识到自己踩中了地雷,但更多的是一种欣喜若狂。他又是兴奋又是惊讶地注视着路明非的身体周围的空气开始卷起巨大的漩涡,自己用来隔绝空间的壁障也因为路明非力量的暴动出现了水波一样的纹路。


“对!就是这样……”


路鸣泽高兴地想要抓住路明非的肩膀,可是一道光线闪过,整个人居然被直接弹了出去,在他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全身都在散发着火花。


“路……路鸣泽!……该死,给我停下来!停下来!快停下来!”


路明非看到素来强悍的路鸣泽被火花之网所囚禁的样子后骇了一跳,马上紧紧捂住了自己变成金色的眼睛,惊慌地跑了过去。


“天啊……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路鸣泽你还好吗?”


在路明非的手碰上去后火花消失了,透明壁障上晃动的水纹也慢慢散开消失了,但是路鸣泽还是浑身无力地瘫在那里。


“……嗯……这可真是……够要命的……”


路鸣泽用缓慢的动作从地上支撑起身体,第一次无视自己的形象抓了抓头发,露出了在路明非身上常见的茫然模样。在确认到守在自己身边的路明非的身影后,他无力地露出微笑。


“……啊,哥哥果然厉害……”


“路鸣泽……你……没事吧?”


路明非还是闭着眼睛,他小心翼翼都靠了过去,相碰而又不敢碰地向路鸣泽伸出手。


“哥哥,我好痛……”


路鸣泽委屈不甘地呼唤着,维持着躺着的状态伸出左手。而路明非则像面对幼儿的慈母一样,闭着眼睛用双手温和地包住了他的手。


“抱歉,抱歉,还痛吗?”


路明非不停地安慰着对方,明明知道路鸣泽也许只是在装可怜,但他就是自然而然地这么做了,似乎在不知道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地重复过。


 路鸣泽的目光微微一颤,出神地盯着路明非看了好一会儿,碰了碰他的眼睛:“没事了,是我不好,哥哥别生气了。”


路明非顿了顿,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啊?不……我没……”


“我很高兴啊,哥哥。”


路鸣泽一改之前一副坏心眼的姿态,整个人懒懒地靠在了路明非的身上,仿佛漂泊了多年终于回家的游子渴望得到些什么奖励。


“高兴?”路明非有些担忧地看着路鸣泽的额头,看样子还想伸出手摸摸对方的脑袋。


路鸣泽眨巴眨巴眼睛,高兴地叫起来,“是啊,我很高兴,不过看起来有人很着急啊。”


路明非越过他的肩膀看到板着脸却掩饰不住眼中焦急的楚子航已然从喷泉后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脸苦相的芬格尔。


可怜芬格尔今年才二十八,但是每次帮路小弟做坏事把风看到楚子航摆着那张面瘫脸杀过来就会心虚地心跳加速血压上升面如金纸四肢僵硬双目无神,——身体状况活像是八十二似的。


“看,我就说会穿帮么。”路鸣泽吐了吐舌头。“下次见啰,我亲爱的哥哥。”


话音刚落,男孩的身影就像是融入空气一般地消失了,随即透明的壁障也化作点点微光盘旋飞散,在轻柔的风中缓慢地飘零。


“啊,明非!”


东张西望的芬格尔第一个看见了坐在喷泉边缘发呆的路明非,然后简直是像看到亲爹那样的扑了过去。


“芬……芬格尔师兄?”


“我的老弟唉,哦不,我的小师弟唉!以后别让我再给你把风偷溜了,不是说很快就回来吗?你这一去不回头,楚子航那张死人脸要冻死我啊!为了给洗煤球我已经连着好几天没睡过个囫囵觉了,结果一大早还要被这么虐,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啊!”


芬格尔一脸悲愤,完全不顾当事人就在场的事实,直接将内心的OS吐槽了出来。


路明非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一看到一脸冰渣子走过来的楚子航马上领悟到自己偷溜出医院的事情已经被老妈子师兄知道了。


惨了!


路明非心里冷汗哗哗地直流,看着面无表情的楚子航把芬格尔从自己身上上撕下来。


“对不起,师兄我保证没有第二回!”在楚子航开口前,路明非立马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先讨饶了。


楚子航没说话,他先是仔细地把路明非从都到脚检查了一遍,然后习惯性地摸了摸路明非毛茸茸的脑袋。


“想出来直接说一声,我可以陪你。”


“抱……抱歉,师兄。”


“先去吃早饭吧,回来去办出院手续。”


“哎……好,行啊。”路明非点点头,这就算过关了?


“走吧。”


楚子航心情很好地拉起了路明非的手,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而路明非也就这么呆呆地任由自己被人拉着往前走。


我擦!这OOC的是谁啊!刚刚死命放冷气的是谁啊!我特么不认识啊!你们还记不记得我还在这里啊!我也没吃早饭啊!不不不我前一天的中饭和晚饭也没吃啊!


大清早冷不防被硬塞了一嘴狗粮的芬格尔·专业洗煤球·被无视·忘记涂色·路人甲乙丙丁·白养师弟·电灯泡·单身狗·冯·弗林斯一脸牙疼的表情,维持着OTZ的姿势目送着前面那对秀恩爱的离去。


········································


“回来了?”


“EVA。”


“嗯哼?”


“我想抱抱你。”


“……”


“EVA?”


“我在。”


“我知道。”


“EVA,开心!EVA,开心!"


Adams机械手里的硬币叮叮当当散落一地,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在莹蓝色的虚幻光束中拥抱了金色马尾的青年。



PS:这章先转回龙族的线,龙二里面来学校搅风搅雨的安德鲁·加图索和帕西·加图索出场了,不过我文里的楚子航比原著要收敛克制很多,也没搞出那么多风风雨雨(废话,敢暴血,敢自虐哈特曼不先揍死他!)而且有哈特曼这个武斗派的S级珠玉在前,又有路明非这个名副其实却又不出挑的学院派S级在后,还有被哈特曼带出的超A级学生西蒙·海耶,所以加图索家族没有盯着势单力薄的楚子航(尼伯龙格计划的第一候选人变成了哈特曼,虽然他满身是筛子,但是偏偏让人动不了——背后有叶家、弗林斯、龙德施泰德、曼施坦因家族撑腰),哼哼,审判会被蝴蝶了【摊手~】


PS1:路明非会失控暴走,是因为身体里青铜与火之王的力量还没能融合完全(康斯坦丁和诺顿一前一后死的太快了)。天空与风之王李雾月的力量早在几十年前被赫尔佐格杀死时就回到黑王的代行体(零号)身上,而后蒲公英台风中威力的力量回到路明非身上,断断续续几十年才被理顺,天空与风之王力量的回归也是为什么路明非在使用空想具现这个言灵时很擅长改变大气的原因。


PS2:路鸣泽说之前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就是2001年格陵兰冰海事件和2003年路麟城乔薇妮失陷大海与水之王的尼伯龙根。路明非很恐惧分离,他在作为黑王尼格霍德时已经尝够了孤独一人的滋味。


PS3:江南坑王总让情侣没好结果,你看叶胜和酒德亚纪,芬格尔和诺玛(TAT),造孽啊!


PS4:话说大家对长平之战有多少了解?还有白起攻楚鄢郢之战时水淹鄢城,王贲攻魏水淹大梁呢?原创大海与水之王故事在古代的故事我想从秦国攻打六国的战役中挑一个,尤其是和水有关的,黑王在啪啪啪打大海与水之王的脸啊,居然用水攻。还有,大家希望黑王在中国古代是谁呢?当然,根据我的脑洞是是希望在秦国的武将中挑一个【《大秦帝国》看多了的后遗症】。


PS5:我特么发现自己太爱拖剧情了,这要写到何年何月啊【大哭伏地!】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