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四十七)

外传——《双面猎手》


现在,疼痛成了阿明诺夫全部的感觉。


吸气很疼,呼气很疼,甚至连眨一眨眼睛都觉得很疼,更不要说移动身体了。


6厘米粗的建筑用螺纹钢筋穿过了他的肺,把卡德罗夫整个人都死死都钉在了发黄的墙壁上,被在身后的双手交叠着被一支蓝色的圆珠笔贯穿钉在了后腰,从伤口喷出的鲜血如沙子般呈现颗粒状,墙纸上粗暴地涂抹着一幅暗红色的抽象画。


无处可逃,无计可施。


阿明诺夫向着红色视野里沉默的男人摇着头,痛苦地扭动身体,因为再也无法忍受的酷刑而绝望地自暴自弃,绝望地乞求着怜悯。



坐在窗边的男人慢慢地转过头,他鬓角灰白,深得发黑的绿眼睛泛起了一点儿波澜,锐利的流光在瞳孔中滑过,一瞬间又消失不见。


“求你……发发慈悲吧……给我个痛快……”


阿明诺夫的喉头发出可怕的咯咯声,鲜血充盈了他穿孔的肺部,然后倒流进气管,至少在他因为窒息死亡之前,这样的痛苦会一直折磨着神智清醒的他,完全得不到解脱。


缓慢的死亡有时比瞬间死去更加叫人害怕和无力。


“安静,别说话。”


说完这话后,黑衣的男人轻轻地站起身子,走到餐桌前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椅子,端起桌上的白瓷茶杯,将里面残余的咖啡倒进水池,然后打开了水龙头开始洗杯子。


原本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乌玛洛娃已经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这个女人死前抓挠着地板,大口大口地吐出暗色的血块与内脏碎片,头上包着的黑纱像是死神的翅膀一样笼罩了她无神的双眼。


而那个男人就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看着抽搐着的乌玛洛娃脸色出奇的平静,边看着这可怕的死亡,眼神边带着轻蔑,只是这么冷冷地看着。


想到这里,饱受折磨的阿明诺夫突然无法克制地回想起了仅一个照面就被打碎了喉骨的卡德罗夫,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捏断了气管窒息而死,也惊恐地第一次看见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会居然会像个脆弱的孩子一样,说不出一句话地挣扎着死去。


“当——”


瓷器相撞发出的清脆声音。


男人将洗干净的杯子放到了杯托上,有些神思恍惚注视着自己的手,而后又看向气息奄奄的阿明诺夫。


那眼神就像机械一样,既没有喜悦也没有仇恨,明明不带任何感情,却有着无法遏制的杀意。


光看着这样的眼神,阿明诺夫便开始无法抑制地发抖,恐惧着自己为什么会和这样的怪物扯上关系。


再卑微的祈求都没有用了,他看见自己的死期到了。


“你……到底……是……”


阿明诺夫死前挣扎着问出了心底最大的问题。


“好问题,我也很久没有答案了。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曾经是谁——”


男人凝视着玻璃上隐约的倒影,似乎在透过那些模糊的影子,看着别的什么人,看着更遥远,更不为人知的地方。


“我曾经是一个士兵,将祖国和信仰置于生命之上,甘愿隐没在黑暗里,永远不能回到故乡。”


“我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承受罪恶,献出一切,这是我的职责,为了保卫这个国家,保卫国家中的人民……但是到了最后……”


他的声音平静安详,听不到一丝仇恨与哀怨,却让阿明诺夫的身体充满了死亡的恶寒。


“为什么会是人民先背叛了自己的国家呢。”


男人拧松了屋子里的天然气管道接口,将餐桌的随手摆着的硬皮杂志——上帝作证,二十分钟前这本普通的杂志甚至圈起来被当做武器挑飞了卡德罗夫手里的匕首——塞进了面包机,打开了开关。


“知道吗?当我找到在这个世界的羁绊时,我就变了……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但当这个人从我身边被夺走……那我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暗色的眼睛转向了已经意识模糊阿明诺夫,露出一种几近悲伤的微笑。


“所以,我还希望你能告诉我呢。”



·········································



凌晨清冷的街道上,伏尔加格勒老街区中高矮不齐的楼房投下了混乱晦涩的阴影,放眼望去满是油漆脱落的大门,残破的大楼栏杆,杂乱的垃圾堆和铁丝网栅栏,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


一个行动飘忽的黑影在这些陈旧的建筑之间如履平地般的穿梭。


借着速度,这位身手矫健的特工在楼房的缝隙之间腾挪辗转,翻过阳台,踏着护栏,甚至踩过窗台、栏杆、水管、晾衣架之类狭窄的落脚点,飞跃过屋顶与屋顶之间的缝隙,用最快的速度攀爬,在错综复杂的老楼房之间一闪而过,几步便不见了踪影。


男人在奔跑,在夜空下拼尽全力地奔跑,就像一匹黑色的骏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疾驰而过。


他的心底燃烧着炽热的火焰,过去十年来几乎已经钝化的神经和战斗意志被点燃,熊熊地燃烧着。


不过这样很好,非常好,愤怒总比绝望好,因为愤怒有用得多,这种野性的、为冲动所驱使可摧毁一切的情感,他无比熟悉。


阔日图布在攀上一户人家屋顶后突然停下了脚步,环顾四周,而后突然跃下。他踩着翻过了阳台,借着惯性沿着水管下滑,一气呵成落到了地面,顺利着陆。


他独自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中央,但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尽管阔日图布竭尽所能,可是伊万·希多连科这个富有攻击性的人格又再一次控制了他。


黑色的波浪冲刷过男人的身体,心跳开始加速。


他缓慢地深呼吸,集中精神,冷却大脑,回忆起杀戮的感觉,并把对自己的憎恨释放出来,将愤怒加诸到敌人身上。


阔日图布的眼中一直有两个世界,一个异常的战争世界与眼前普通的日常的世界平行,那是伊万·希多连科的世界——不断地失去、绝望、痛苦而且致命的世界——充满了废墟、坦克、机枪、尸体和冲天的火光。


就在一个心跳的瞬间,一切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的性格这么明确地分成两个部分,因为一部分的他悲痛地几近崩溃,铺天盖地的痛苦席卷而来,口中充满了失去挚爱之影的苦涩,悲恸化为了复仇的怒火。


而另一部分的他非常的冷静,不带任何感情,客观地思考着后续的计划。


但不管是希多连科还是阔日图布,那种失去挚爱的哀痛之情都愈发地明显。


希多连科在心底冷冷地微笑,渴求着仇敌的鲜血,而阔日图布的那一部分试着集中精神,抹掉希多连科歇斯底里的情绪,克制自己不要流下眼泪。


现在没时间哀伤了,要快点想出办法才行。


现在的男人仿佛是半清醒状态,如同一个梦游的人,以另外一种方式确实地看见并体认周围的事物。


他站着端详四周,仔细呼吸着寒冷干涩的空气。


他知道这个地方——这里不是伏尔加格勒,这里是曾经是列宁格勒,而60年前它叫做斯大林格勒,伊万·希多连科曾经在这里杀人。


就在这时,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了金属与金属碰撞在一起的轰鸣,如同一阵闷雷隆隆而过。紧接着取而代之在夜空中回响的,是钢筋混凝土开始分崩离析的恐怖声音。


火光冲天而起,被异变所惊动的寂静街区,终于开始骚动起来。


“爆炸!起火了!”


十分钟前男人离开的那所低矮民房发生了爆炸,建筑的三楼好似受地面重力吸引一样地崩倒了,因为所有的外墙都向里面倒塌的原因,没有一片碎片进到外面,只有因为倒塌产生的粉尘将四周的街道湮没。


这里已经被政府划定为即将拆除的老式建筑区,所以除了流浪汉外并没有多少人居住,而两两三三赶过来看热闹的人群也居住在几个街区外。虽然他们都远离楼房爆炸可能波及到的范围,但是仍然被倒塌所产生的灰尘吹得灰头土脸,再联想起几天前卢比扬卡地铁站发生的爆炸事件,人群顿时陷入—片恐慌之中。


阔日图布看着骚动的人群,剪短的指甲嵌入掌心形成月牙形的血痕,但他无知无觉地任由伤口的血淌了下来。


施暴者和背叛者,每一个都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他现在就能抓到他们,杀掉他们,可是他不会这么做。


他会等到光线充足时,清楚地看着他们死去前的脸。


他要让他们在自己的血与泪中醒悟到曾毁掉的一切,在悔恨和无助中咽下最后一口气,后悔此生为何要唤醒伊万·希多连科。


伊万·希多连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满怀杀意、悄无声息地走出了小巷。


他的脚步很轻,安静地走着,他的身影如此孤单却不突兀,如阴影融入墙角,游鱼跃入大海,仿佛空气一般地存在,因为路边渐渐围拢过来的看热闹的人群中没有人多看这个黑衣男人一眼。


狩猎开始了。




PS:现在还在研究该怎么把龙二和原创部分衔接起来,所以先出个阔日图布的外传,讲述他在得知哈特曼在卢比扬卡地铁站爆炸中受伤后的心情(这就变态了o(╯□╰)o)。


PS1:伊凡·阔日图布和伊万·希多连科——还记不记得阔日图布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假名伊万·希多连科?原型就是现实中苏联二战时的王牌狙击手,狙杀了542人的伊万·米哈伊诺维奇·西多维克(Ivan Mikhaylovich Sidorenko),阔日图布这种情况其实还算不上精神分裂,应该只是严重的PTSD,不过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么专业的心理医生(他有也不会去看的好不好!),结果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PS2:阿明诺夫、卡德罗夫和乌玛洛娃都是北高加索分裂组织的成员,与地铁爆炸案息息相关,而阔日图布给予这三个人不同的死亡方式其实都是哈特曼在爆炸中所受的致命伤害(贯穿伤、脑震荡和中毒)。

阿明诺夫是俄罗斯人,他是车臣分裂恐怖组织在俄罗斯的联系人,是背叛者,这也是阔日图布所说的“人民背叛了国家”的含义(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思考着苏联解体的悲剧)。阔日图布用钢筋和圆珠笔钉死了他,就像耶稣被钉子钉在十字架上,用血洗去人的罪。

卡德罗夫是车臣退役军人,阔日图布给予他同为军人的尊重,是在一对一格斗中活生生地打死对方的。

乌玛洛娃是车臣黑寡妇,也是下一次爆炸案的执行者,平民一旦涉入战争就应当做好比军人更加凄惨百倍死去的准备,阔日图布遵照KGB一贯的做法,不用枪而用高剂量的反射性元素毒死了她。


PS3:天然气+面包机+杂志=L.E.D炸弹,圆珠笔、杂志、毛巾>冲锋枪、匕首等军用武器,如果你不像詹姆斯·邦德或者伊森·亨特是预算随便花的天价特工,那么这就是史上最穷但是最牛逼的特工—— Treadstone Plan NO.1Jason Bourne VS CIA杀手们的经验谈,打架杀人时抓到什么就用什么,品质有保证,让警察头痛,让你的钱包安慰,让杀伤范围将到最低,让社会公德心不再沦丧。


PS4:最近卡灵感,更新比较慢,大家不要抛弃我【尔康手~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