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四十二)


《旧日变奏曲》(上)


黄昏时分,黑瞎子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准备去给四合院的大门落锁,刚下完锁,就觉得后面有人拍了他一下,回头还没看清楚是谁,就被壁咚了。


对,是被壁咚了,还是被一个腰细腿长颜正的大美女壁咚。


黑瞎子瞥了一眼踢在他脸颊旁边镶着亮晶晶锋利银饰的女靴以及靴子后跟上尖锐的马刺,额头滑下一滴冷汗,顿时觉得寒意从脚底冒上全身,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像个小媳妇一样不停地往下缩。


“哟~,酒德家的丫头。”


“好久不见,黑瞎子前辈。”


酒德麻衣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瞎子前辈,现在有空?”


“呃,有。”


“你能先换个姿势吗?女孩子腿不能翘那么高,你这姿势的信息量太大,我暂时有点接受不了。”


黑瞎子恨不得地上马上裂一条缝,而且这缝还得大点儿,因为得装得下他整个人。


“哦,失礼了。”话是这么说,酒德麻衣优雅地放下腿,似乎完全没觉得刚才女上男下的姿势有什么问题。


“你已经脑补出什么不健康的画面了么?”麻衣靴子上的银饰叮当作响,黑瞎子有些担心自己会被眼前这个没良心的丫头一脚踹成哈士奇。


“好吧,我们现在不要讨论这个了。”


黑瞎子举手表示投降,说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过去貌若好女、心如恶魔的夏尔·洛朗男爵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他见麻衣这种既美艳又气场强的魔女型姑娘就犯怵,不信你看看他见上门讨债的霍秀秀也像慈禧太后身边的李莲英。


“来看小三爷?”蹲在角落长舒一口气的黑瞎子摸出一支烟,点上,慢慢地吸了一口。


酒德麻衣好似听到犬笛的猎犬一样,利刃一样尖锐的视线直直地刺向黑瞎子被墨镜遮挡的眼睛。


“小三爷,那是谁?”


“——哎?你刚才说啥?”黑瞎子叼着烟愣住了。


“我问你,你说的小三爷是谁啊?”酒德麻衣看上去真的不知道黑眼镜在说什么。


“吴家小三爷,吴邪啊,吴邪!”黑瞎子把烟一扔猛地站了起来。


“你这丫头,该不会是小三爷变化太大,你没认出来吧?”


看到黑眼镜一脸惊讶的表情,酒德麻衣嘴角挑了挑微微一笑,宛若月下垂露的海棠,却在恍惚中狰狞如般若之鬼。


“我的吴邪还没醒,他睡着了,只有外部的器官还在活动,靠着虚假的记忆维持人类机能的人偶。”


“……”


虽然黑瞎子早就察觉到酒德麻衣对吴邪怀抱着何等病态而扭曲的执着,但是现在听到她亲口诉说的这些话语远远超过了黑瞎子起初的想象。


黑瞎子沉默着无言以对,一个疯一个狂,酒德麻衣和现在的吴邪还真是绝配,念着过去不多的交情,黑瞎子觉得张大族长还是继续呆在青铜门里种蘑菇好了,他绝对相信眼前这个可怕的女人疯起来会把张起灵活撕生吞了的。


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回荡在大院里,当黑瞎子意识到这是酒德麻衣的笑声之后,他猛然回到了现实。酒德麻衣不停地摇着头,完全是发自真心在笑着,只是这样子落在黑瞎子眼里实在是相当的吓人。


“哦,瞎子前辈……”


酒德麻衣用手肘抱着肚子,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笑声,简直都要捶墙了。“知道吗,你比恩曦都好骗,你看不出来我压根儿是在胡说八道吗?” 


“……哈?”黑瞎子一脸诡异地看着酒德麻衣。


“当然不是真的!”


酒德麻衣仍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笑声,她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释放出了一个深呼吸:“今天我刺激受大了,过来和你开个玩笑乐呵乐呵。”


“……哦。”


黑瞎子还是只会发出一个单字,眼前这女人一知道吴邪到他手下来找虐,那脾气马上变得比比四九城的天气还要多变,谁知道哪片云底下就有雨,自己踩了她的痛脚被雷劈了也只能捏着鼻子自认倒霉,因为吴邪这个大白馒头已经奔跑在变成芝麻包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了,他要敢现在作死,将来那画面真是美得不敢看。


顺带说一句,黑瞎子内心还暗搓搓地期待着日后青铜门里刑满释放的张起灵PK酒德麻衣的戏码,砸锅卖铁当裤子他都要买年票去看。


“现在说正事。”酒德麻衣眨了眨眼睛,虽然脸上还是那副自信张扬的样子,但是黑瞎子发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丫头,出了什么事?”黑瞎子立马变得正经起来,麻衣被吓成这样子的情况可不多见。


酒德麻衣想极力抗议黑瞎子对自己幼稚的称呼,但考虑到退学后导师哈特曼教授就把年少无知的自己扔给眼前这个年龄三位数的老不死特训得半死不活,她的抗议大概没有啥用。同时麻衣也很担心,要是她这么做了黑瞎子会不会回头在失忆的吴邪面前大翻特翻自己的黑历史,而三观尚未重建完成的吴邪绝对会牢牢记在心底一辈子都忘不了,所以最后之前被路明非惊吓得差点路都不会走的麻衣决定闭嘴。


酒德麻衣从她自己自中午开始就没正常过的混杂思绪中抽身出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边缘被火烤得发黑变脆的纸团向着黑瞎子扔了过去。


“接着。”


黑瞎子接住纸团后脸色变了好几变,最后嘴角卷起了一个微小而又神秘的笑容,他抬头对麻衣道:“进来说。”



·········································



众所周知,黑瞎子是道上有了名的职业盗墓者,姓名不详,会易容,本名未知。总是带着一副墨镜,是个无论何时脸上都带着不明意味笑容的怪人,甚至在被蛇群围攻时也是一副轻松的笑模样,身手极好。


然后,咳咳,天天被老九门霍家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讨房租追得满四九城乱窜。


原因就在于现在黑瞎子和酒德麻衣呆着的四合院,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僧王府”。


黑瞎子的曾祖父僧格林沁承袭科尔沁左翼后旗扎萨克郡王,因军功加封博多勒噶台亲王、食双俸,因此将原先的郡王府累年扩建改建而成了后来几乎占了整条胡同的“世袭罔替”的亲王府。


所谓富不过三代,虎父犬子的例子更是多得数不胜数,祖宗创下了基业,可惜子孙后代守不住。咸丰十年(1860年)九月,直隶、山东及河间府一带捻军四起,僧格林沁率一万余清军赴山东与捻军作战,最终于同治四年(1865年)五月战死于曹州西北的吴家店,家族开始由鼎盛走向衰落。


黑瞎子一母同胞的弟弟阿穆尔灵圭设计哥哥夺取嗣爵后也着实风光了一阵,清末曾任清廷銮仪卫大臣,清廷退位后又曾任民国的国会议员,可惜阿尔穆灵圭大本事没多少,只会耍些小手段,因而家道日趋衰落。阿穆尔灵圭死后,因欠族中赡养费而被控告,法院受理公开拍卖了王府。就这样,一座显赫的王府未及百年便被分割得七零八落。


酒德麻衣跟在黑瞎子后面绕过四合院里七曲八弯的回廊,等到瞎子推开后院另一扇朱红色大门后,眼前的景象让她觉得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兽形的门锁铜环位于大门的内侧,进入院内,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座反面对着府门大照壁,两侧的上马石也奇特地摆放在了府门的内侧,上马石旁背对着墙壁安置了一对雕石矗灯,一切陈设的摆放都与现实中相反着来。


府门里的两厢放置着兵器架,后器架上插着两排头缠黑皮,两侧横系鹿角的“阿虎枪”,面阔五间的腰厅和垂花门、后罩房等均有抄手廊相连,院内还坐落着假山、水池、爬山廊、游廊、花厅、亭、台等大大小小的建筑。


最引人注目的是大照壁厚的正殿,汉白玉的台阶共有五层,台阶石雕花纹四周为缠枝莲花,下部为海水江牙,中间雕刻流云。正殿举架高大,装饰着金灿灿的黄铜脊兽,每间面阔一丈有余,进深超过两丈。


殿内用打磨得如镜面一般发亮的御窑金砖铺地,正对着殿门的墙面上挂着一幅油画像,上面描绘一位头戴秋帽、身穿“巴图鲁”鹿皮坎肩的蒙古亲王,正是黑瞎子的曾祖父——扎萨克郡王、博多勒噶台亲王、湍多巴图鲁僧格林沁。


“敢情你钱都花在了这里。”酒德麻衣坐到了殿内的红木椅上,心不在焉地抚摸着扶手上的花饰。


“复原成这样,我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黑瞎子坐在僧格林沁画像下的八仙桌边,展开纸团凑到蜡烛边点燃,然后打开了麻衣刚刚甩给他的文件。


“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人情欠大了,谁都没和我说过小猴子变成齐天大圣孙悟空了。”麻衣似乎想起来什么很不好的事情,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好吧,我找你来不是说这个,我们现在脚下踩着的大麻烦要苏醒了。”


“居然是‘他’,也对,睡得已经够久了。”


黑瞎子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大地与山之王,大地的主宰,背负着整个世界。他掌握的元素是土,象征着无所不在的,无以伦比的力量。”


“这次来的是那些个不成器的小兔子们,所以请您这位前辈行个方便。”酒德麻衣像是在故意取笑似一样地扬了扬眉,动作优美揭开手里的青花瓷茶碗盖,吹了吹。


“昂热居然派一群牙都没长齐的小兔子,什么时候他也会向加图索家族低头了?”


黑瞎子看着手里的文件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弗斯特罗那家伙也太没耐性了,就那么渴望让自己的侄子成为齐格弗里德么?”


“当然不是,那只老狐狸精明得很,加图索家族这次只是给别人做嫁衣罢了。”麻衣喝了一口茶,“做最终决定之前有些事你应当知道,老板把宝压在了屠龙的圣乔治身上。”



“路麟城的儿子?”黑瞎子看着档案上的照片顿了顿。


“对,路山彦的玄孙。”酒德麻衣放下了手里的茶碗。


黑瞎子沉默着凝视着窗外的晚霞,随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点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是天公地道的事。”


“多谢,那路小弟就拜托你了。”


在龙文的唱颂声里,酒德麻衣的身影变得越发的漆黑,最后简直漆黑的像是一团墨。就在女郎从椅子上起身的瞬间,身影溃散,好像她原本就是一片墨迹,被一泼水从纸上洗去了。


她消失了。



PS1:这段时间线就是龙二中PK大地与山之王之前,大约是2012年,此时吴邪刚好从黑瞎子那里毕业出师找汪家人算账,吴邪的记忆已经零零散散恢复了大半,但是麻衣不敢去找他。


顺带说一句,麻衣当年从卡塞尔退学后也在黑瞎子那里学艺,他们两个有些像,都是失去了过去,带着不属于自己的面具活着的人,不过黑瞎子比麻衣洒脱多了。


PS2:把麻衣吓得半死的就是路明非,毕竟莱瓦汀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PS3:盗墓之谜,为什么黑瞎子会买不起房子还被霍秀秀追债?原因在这里,想要修复僧王府故居那可不便宜。


不过黑瞎子并没有住在这里,他只是定期回来打扫,有时秘密会见混血种也会约在这里。我设定黑瞎子死皮赖脸要租霍秀秀家房子的原因是为了监视一个人——北京琉璃厂“凤隆堂”古玩店的老板林凤隆。


读过原著的人应该知道“夏之哀悼”事件中极有可能是背叛者的林凤隆,原名弗里德里希·冯·隆,曾经是秘党成员,梅涅克·卡塞尔和希尔伯特·让·昂热的伙伴,但也是背叛秘党,带来了李雾月棺材的人。在《龙族Ⅱ悼亡者之瞳》中,弗里德里希·冯·隆化名林凤隆出现在北京,与加图索家的帕西·加图索有过接触。


黑瞎子是被迫成为死侍的,林凤隆正是少数几个还活在这个世上,能够让他报仇雪恨的仇人。所谓中国银行的旁边往往就是建设银行,肯德基对面就是麦当劳,黑瞎子天天看着仇人不能下手也很酸爽(林凤隆对昂热还有用),不过等到大地与山之王事件结束后,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复仇了。


PS4:我文中设定大海与水之王是终极BOSS(天空与风之王都被坑了好多年,路鸣泽都没发现),林凤隆和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PS5:屠龙的骑士圣乔治,温柔地对待女性和弱小,人格魅力与品质在历史上各种神话传说里都是佼佼者,我觉得很适合行为一贯符合骑士道的路明非,而且他也愿意为了拯救他人而死,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圣乔治之死的映射。

评论(1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