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四十一)

《净世之炎》


大厅里满地阳光,一排排座椅空着没人坐,大厅周围的便利店店员打着瞌睡,极偶尔地才有乘客模样的人没头没脑地走来走去寻找检票口。


路明非安静地坐在不锈钢镂空金属椅子上,手指飞快地在白色平板的屏幕上点着什么。这次任务发布的很奇怪,总让路明非感觉不定心,明明他二年级的几门必修课程根本还没修完,完全没有资格接任务。


这是一次意外,还是说……人为的操作?


卡塞尔学院任务的分配均由人工智能EVA完成,按常理不会与学校的章程产生冲突,当然也不排除昂热、弗拉梅尔或者芬格尔这三位具有最高权限的但是成天让人搞不明白到底在想什么的奇葩混血种动用手里的权限进行修改。


不过根据诺玛给出的资料,与他交接材料的执行专员也是卡塞尔学院毕业,血统评级仅为“C”,专攻情报工作,毕业后一直留驻中国,表面职业是一个小IT公司的产品经理,实际任务是在中文互联网各个论坛搜集龙族的信息,编号“B007”。


从这点来看,这次任务的难度最高应该也不会过B级……大概吧?


15分钟后路明非就为此时天真的想法在内心自扇耳光,他就不该相信昂热校长的人品,好吧,换成弗拉梅尔副校长或者芬格尔师兄也一样,因为踏着“I cassell you….”音乐,穿着黑色T恤、黑色牛仔裤、戴着黑超,最后却被夹脚凉鞋毁了酷哥形象的B007还真给他带来了个大惊喜,或者说大惊吓。


顺带说一句,路明非觉得B007黑超底下的那对老鼠眉和闪动的小眼睛还蛮可爱的,看来他老婆也是个萌物爱好者,肚子里也孕育着个小萌物,虽然将来很有可能是带爪子的那种。


“师兄,你居然把这么重要的资料就拿一个班尼路纸袋装着?”路明非觉得自己的嗓音有些发颤。


路明非在看到袋子的一瞬间感到后脑勺被人猛地来了一下,恍惚中看到一个暗红色的衔尾蛇印章,然后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那枚印章上描绘的一条巨蛇头衔尾围绕成圈,鳞片宛然分明,中间是粗黑体的两个字母,“SS”。


照这个情况来看……似乎真的有问题?


在吸收了青铜与火之王的力量后,路明非发现自己得到了看破一切真实的能力,似乎所有的幻术在他的面前都会无所遁形,所有的障碍机关都形同虚设。按照路鸣泽的说法,火焰本身就具有烧尽一切虚假和扭曲的力量,即便是路明非足以扭曲空间和现实的言灵·空想具现,唯一扭曲不了的就是——火焰。


北欧神话中华纳神族丰饶之神弗雷(Freyr)所持有的烈焰魔剑——“莱瓦汀”(Laevatain、Laevateinn)上那可以自动识别敌人的灵性的火焰便来自龙王康斯坦丁,在青铜与火之王的这对双生子中,康斯坦丁的力量远没有没有哥哥诺顿那样的毁天灭地,与之相对的,他所得到的就是净世之炎,他的火焰能净化一切扭曲,破解所有的幻术。


在黑王尼格霍德的记忆中,桀骜跋扈的诺顿从不对敏感软弱的康斯坦丁说谎,甚至连想要吞噬弟弟的可怕想法都会全盘托出,一方面是出于诺顿对于康斯坦丁必然会服从自己的自信,而另一方面则是诺顿明白康斯坦丁能够看透世间一切的谎言,即使想要欺骗也是无用功。


就像现在,路明非看到了B007手里的纸袋,触摸到了它,然后马上明白了那到底是什么。


“别那么紧张啊,要出事早在我这个C级手上就出事了。”B007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你这个‘S’级应该潇洒一点。”


“我是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想潇洒也潇洒不起来啊。”路明非苦笑。


“哈哈哈,S级也会紧张啊。”B007挤了挤他的小黑眼睛,“多来几次就好啦,快点快点,赶紧签字吧,我还赶着回去上班呢,翘班太久要扣工资的。”


“世道艰难,挣钱不容易啊。”路明非像个小老头一样叹了口气。


“是啊是啊,咱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那不都要在老板手下讨生活。”B007心有戚戚地点点头,“闺女的嫁妆,儿子的老婆本,还不都得是我这个当爹的拼命攒?”


既是官三代又是富三代的路明非莫名觉得自己膝盖上中了一箭,他囧着脸拿出了一支水笔,拔下了笔帽,但就在他准备签字的时候,空气里传来奇怪的咝咝声,好像蚊鸣一般。


路明非放下了笔,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周围的空气,拿着水笔的手捏住了挂在小臂上的黑伞。


 “怎么了?”B007注意到了路明非的异常。


“没……没什么。”路明非嘴里这么说着,眼神却变得晦暗不明。这声音落在他的耳朵里很烦人,咝咝咝咝,咝咝咝咝,说是蚊鸣,又有点像是无数细沙在金属的表面上划擦,让人坐立不安。


“行,那快签字吧。”B007B四处张望了一下,“给人发现就不好了。”


“嗯。”路明非重新低下头,只是他手里的笔刚碰到纸面,一种突如其来不舒服的感觉就袭击了他。


“奇怪。”他晃了晃脑袋,牙齿里好像沾着许多沙子似的,轻轻咬牙涩得叫人脑仁儿都难过得颤,感觉像是中暑了,好像又不应该,大厅里的温度一点不高,反而像是越来越低了。


路明非感觉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手一软,笔忽然在纸面上拉出了几厘米长的一道扭曲的线。


“糟糕。”路明非嘟囔着,那种晕眩感又来了,他在一闪而过的影像中看见了蜷缩在黑暗洞穴里的庞然大物——


金色的竖瞳、威严的茶褐色鳞甲,缓缓地摇着头,僵硬的身躯唤醒般的抖动着。即使姿态几乎完全隐没在黑暗里,那种巨大的存在感也让人无法忽视。


“———”


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在他的喉咙里转了一圈,然后被撕碎嚼烂,含混地咽了下去。


“喂喂,你没事吧?是中暑了吗?”


B007伸手想要扶住整个人都在打着摆的路明非,但是路明非却用黑伞拄地,摆摆手。


“真是服了,今天还真是诸事不宜啊。”


路明非的表情有些奇怪,他使劲地按着额头,好像看到了什么……画面。那些破裂的、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海潮般涌来,回荡在四面八方,站立在冰崖上的孤峭背影,飞溅到天空的白色冰晶,夕阳沉入黑色的云团,兀立在浩瀚冰海上的铜柱。


不过B007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他已经无暇顾及对方的不正常了。


“好……好像有什么不对!”B007脸色发白。


当然很不对劲,车站的一切都在震动,充斥着嗡鸣声,大厅里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个奇怪的变化,站起来不安地四处张望,在一声“地震了!”的尖叫声中,人群如潮水般地向外涌去。 


“是地震吗?”路明非蹲下去按着地面,自言自语。“还是说……龙族?” 

  

“参照通用救生手册避险……”B007的冷汗都快要下来了。“如果是龙类引发……”他咽了一口唾沫没能说下去。


“想不到学长你还是个学院派,没任务手册就不到该干什么了!”背对着B007蹲着的路明非似乎是笑了。


“你就别笑话我了!”这回轮到B007苦着脸了,不安地观察着已经变得空荡荡的火车站。“从接到这个任务起我就一直心神不宁的,现在果然出事了吧!”


路明非把手贴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橙金色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只是弯起的嘴角似乎是在笑着的。


【早·上·好 ~ 】


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身体中迸发出来,以路明非为中心产生了肉眼无法识别的能量波纹,如同水花的涟漪,一瞬间向外扩散开来,而后消失不见。


震动猛然间停止了,远比它出现的要突然,如同奔腾的大江被水坝强行阻截。


“停……停下来了?”B007惊魂未定地绕到了路明非的身前。“小路,你刚刚说什么了?”


“没什么,下面该怎么做呢,学长?”站起身的路明非恢复了他一贯的认真开朗。


“马上报告学院,有条件立刻进行现场调查·······呃!”镇静下来的B007说话就像背书一样的顺溜,只是仰头看了一眼,结果一下子就卡住了。


火车站巨大的玻璃天穹上出现了延伸的裂纹,那些裂纹如同藤蔓一样从四面八方向着顶部中心生长,一块又一块的强化玻璃随着框架的扭曲发出呻吟般的异响,然后“啪”一声地裂开,第一片碎玻璃落下,砸在地面上,粉碎溅开,声音惊心动魄。


B007紧张地四顾,“长椅地下!躲在长椅底下!”说完一把拉着路明非就飞扑到长椅下,而就在他们扑出的瞬间,玻璃穹顶发出一声犹如锐声哭泣的长音,所有的裂缝汇聚到穹顶中央,所有压力集中于那一点,崩裂是一瞬间的事,几千片强化玻璃裂为几十万片玻璃碎片,透过玻璃穹顶的阳光凌乱了,碎片坠落如雨,千千万万片坚硬的、锋利的光芒翻转着下落……


“妈的,多亏我还有点急智。”


B007仰头看着玻璃碎片坠落在他们的前后左右,细碎的渣子在地面上跳跃、闪烁,溅的很高,如同绚烂的水晶。只不过这样美丽的水晶背后都掩藏着致命的杀机,那些锋利的碎片边缘渴求着鲜血,择人欲噬,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子弹一样向着躲在长椅底下的两个人扑来。


路明非一把按下了还想要探头探脑的B007,然后撑开了他的大黑伞。漆黑的伞面如同坚不可摧的盾牌一样阻挡了飞溅过来的玻璃碎片,打在伞面上发出咚咚的声响。


言灵·空想具现(Marble Phantasm)——


路明非发动了言灵,两个人周围的空气发生了质变,由气体转化为了固体,没有被黑伞和金属长椅挡住的玻璃碎片在靠近的一瞬间像是进入了粘稠的胶质物里一样放慢了速度,接着越来越慢,最后如同失重一样地悬浮在半空。


“这是……言灵?好厉害!”B007梦幻地注视着晶莹的玻璃碎片悬浮于四周的奇景,甚至还好奇地伸出手去戳了戳。


“学长,你的心还真宽啊。”路明非有些哭笑不得,打了个响指,悬浮着的玻璃碎片哗啦啦地全部落在了地上。”我们可都是差点都没命了啊。”


B007被吓了一跳,讪讪地缩回了手。


“这不是有你嘛,不愧是S级!”爬起身的B007猛地顿住了,他注意到崭新长椅中央狭长的开裂,一块看起来薄且脆的玻璃碎片居然直接贯穿了厚实的复合木板,要不是路明非的言灵消除了玻璃碎片的下落势能,他的后脑勺估计和这椅子同一个下场。


“那啥,小路学弟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说吧,要什么哥都给,哪怕你要我这身肉我都给你论斤称了白送。”B007把胸脯拍得咚咚响。


“放过我吧学长,有人会教我分分钟重新做人的,还有,学长不怕嫂子会哭到流产呐。”路明非用手指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带着笑意回答,“不过我还真的有事需要学长帮忙哦。”


“什么事?”B007看向路明非,下一秒就被对方眼中奇异的光芒摄去了心智。


“不是什么大事,请学长先睡一会儿吧。”路明非用不符合他爽朗性情的嗓音低声说着。



·········································



被清空的火车南站候车大厅里还有第三个人,一个一直潜伏着的人。路明非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种强烈的存在感,就在周围,不远的地方。那种仿佛日食时月球的影子投在地球表面的存在感你看不见,可你知道那个人就在这里。


这个第三人一直潜伏着,然后在混乱中抢走了装着机密文件的“班尼路”的纸袋!


“我知道你在这里。”路明非的声音自信而笃定,“是你自己出来,还是要我把你抓出来?”


“车站已经被我封闭了……你走不了的。”


像是在证明他的话,车站内凌乱是一切都像是被按了“一键还原”一样恢复了原状,车站的卷帘门降下了,逃生通道的大门自动弯曲上锁,浮起的玻璃像拼图一样的黏合回了原位,就连通风管口都金属板都被融化焊死了。


路明非谨慎地观察着四周,手里黑伞伞柄内隐藏着的短剑已经弹出,突然他感到一阵劲风迎面扑来。于是他下意识的就地一滚,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那一记劈斩。


偷袭者一击未能命中,马上就来了第二下。路明非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隐形的偷袭者已经再次向他冲了过来,速度快的如同劈开夜幕而来闪电。


还真是老熟人啊这是。


言灵·冥照在他的视觉里根本毫无用处,路明非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偷袭自己的人果然就是那位红衣黑发的日本美女——酒德麻衣,看样子她也手下留情了,手中所持不是惯常用的一对武士刀而是无刃的长棍。胭脂色眼影下的眸子中闪现的满是戏谑,黑色的马尾随着主人干净利落的动作高高扬起,看上去宛如鹭鸶一般的优雅美丽。


不过路明非没什么心情去欣赏就是了,因为德麻衣手中的接近三米的黑色长棍已经率先向自己的头顶劈来,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手持长度不到一米柳叶细剑的路明非除了拉开距离根本毫无办法可想。


他将手并作掌状,朝着面前用力一推。


“梆!”


长棍撞在透明的空气壁障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路明非听着都觉得牙酸,苦着脸看向笑的更欢的酒德麻衣,不用言灵而光论近身战,他可从来没打赢过眼前这位剽悍的大姐,每次都被揍得抱头鼠窜。


“怎么了路小弟,不想要这个了?”


酒德麻衣一击未中后退了几步站定,她晃着手里的班尼路袋子,声音完全可以拿莺声燕语这样柔美的词语来形容。


“我说麻衣姐,您这又是想干什么啊?”路明非摆出了自己无往不利的卖萌表情。


“干什么啊?”酒德麻衣挑挑眉,看样子对路明非甜甜地叫自己姐姐很高兴。


“做师姐的想要试试小师弟的本事有什么问题吗?”


“好吧,师姐你想要指导我随时奉陪,但是这份文件……”路明非双手合十。


“拜托了师姐,我还不想第一次做任务就把事情搞砸。”


“那就自己抢过来啊。”酒德麻衣甩了甩高高的马尾辫,娇美的容颜上的表情却是在认真不过了。“想要,那就抢过来。”


说着,她按了按黑色长棍上的一个机括,棍子断为了两截,酒德麻衣从中慢慢抽出了两柄锋利的武士刀。


“嘶——”路明非吸了一口凉气,脸都青了。“麻衣姐,你这回是要打我打多疼啊!”


酒德麻衣别有用心地微笑着点点头。“那就要看路小弟你到底有多固执啦,乖乖地解开言灵放师姐走,不然师姐自己打出去。”


路明非抿起嘴唇定定地注视了酒德麻衣几秒,然后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坚毅而不可动摇。


“那可不行,麻衣姐,要走你先得把东西留下来。”


话音落下的同时,路明非白皙的颈部皮肤上浮现出如同鳞片一般的纹路,这些纹路一直向上蔓延到了下巴,如同凤凰的尾羽一般在面颊的边缘向着两侧眼角伸展了开来。


与此同时,少年手里的细剑上也发出了赤色的流光,剑刃的形态在无数的金色咒文围绕中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一把双手骑士剑,无尽的火焰从剑柄处溢出,形成了诡异的螺旋状,中心的火舌从超高温的白色向着靛青、赤红和橙黄辐射。而后火花绽开如同不死鸟张开的羽翼,这把剑也脱离主人之手独立悬浮在半空,巨大的气势让酒德麻衣的笑容为之一凝,俏丽的脸上满是汗水。


“Laevatain……”


酒德麻衣呢喃着弗雷之剑的真名,几乎是充满敬畏地抬头看了看漂浮在半空的这把火焰之剑。


胜利之剑、破灭之枝、烈焰魔剑、灾厄之杖,无论以何种名字称呼于它,莱瓦汀都是北欧神话中与雷神索尔的雷神之锤(mjolnir)、众神奥丁之父的流星之枪(Gungnir)并列的武器。


莱瓦汀通常传为北欧神话中丰饶之神Freyr的配剑,无论谁掌握了这把剑,都会被赋予所向无敌的神力,而且这剑会随着持剑者的希望,独自在战场上飞舞杀戮敌人。据传之后成为北欧神话中最后一个出现的火焰巨人苏尔特(Surtr)的武器。火焰巨人苏尔特于“诸神的黄昏”一战结束时持此剑焚毁了整个世界,随后苏尔特失踪,莱瓦汀亦随之消失。


烈焰魔剑莱瓦汀具有【必胜】的属性,北欧神话是无论人神都可能【死去】、【败北】的神话,但莱瓦汀在北欧神话中却连一次失败的描述都没有过。


更加充满讽刺意味的是,莱瓦汀也正是后来斩断了世界树(Yggdrasil)的根、烧毁世界的火焰魔剑,这与咬断的世界之树之根的毒龙尼格霍德也在相配不过了。


路明非的神情在火焰的映照下并不可辨,奇异的僵硬,空白一片,他是古老的、强大的、冰冷的、如同钢铁般缺少感情而又坚不可摧。


酒德麻衣感到冷汗顺着额角滑下,她发现自己好像放出了什么不得了的怪物了。


火焰中心的少年捂着额头,似乎是从梦里醒过来的一般,睁着朦胧的眼睛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喂喂喂,这可是作弊啊,路小弟。”酒德麻衣咬紧了殷红的嘴唇,脸上终于失去那种惯常的从容优雅。“居然二对一。”


路明非没有马上回答他,此时他的神情看起来既可以说是一个纯洁如初生的婴儿,又可以说是一个历经风霜的老人。


“抱歉,刚才为了理解状况花了一点时间。”


放下手的少年回以表情惊诧的麻衣一个温和而无奈的耸肩,“不过我觉得……这下应该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请你把东西还给我,好吗?”他在笑着,向着麻衣伸出手,眼神却是那样的不容置疑。





PS1:这章写的就是龙二《悼亡者之瞳》中路明非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又是一个大蝴蝶的翅膀,B007没挂掉,来抢东西的不是赏金猎人荣超而是酒德麻衣(废话,换别人早被开挂的明妃揍成猪头了),档案没被盗走,也轮不到后面楚子航耍帅了(楚师兄我对不起你,又一个出场被蝴蝶了,但你至少会少受一次伤了,明妃也少心疼一次。)


PS2:麻衣来偷档案的原因有三个,一个是哈特曼临行前拜托麻衣特训一下明妃,因为大地与山之王快要觉醒了;第二个是路鸣泽的要求,楚子航是诛杀耶梦加得与芬里厄行动中不可或缺的棋子,这出自原著;第三个是档案里有黑瞎子的资料要销毁。(原著里这份档案就是中国公安记录的超自然的不可思议案件,陈墨瞳也就是诺诺、楚子航、路明非不幸成为相关人员而位列其中,黑瞎子的身份只有昂热和洛朗男爵的曾孙女伊丽莎白·洛朗知道,如果暴露,秘党和可能对2010年还是半死侍的黑瞎子处刑)


PS3:明妃还不是黑王哦,只是古早的记忆常常会出来走个过场,身为人类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对尼格霍德来说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他已经变不回神话时代的黑王了,因为时间总是向着一个方向流淌而不能回头。现在的他是一个全新的存在,路明非是他承认的名字。


PS4:我文中设定的黑王并非残忍高傲的帝王或者霸道总裁的那种类型,正因为过去的他比任何生命都要孤独,因而也有着比任何生命都要温柔的心,如同一个看尽地球变迁的老祖父。


这个灵感来源于法国战争片《灵犬雪莉(Belle et Sébastien)》(差点看哭我,配乐尤其美),原型的设计参考了《神秘博士(Doctor Who)》S5E02《在下之兽(The Beast Below)》中那头宇宙中最后的星鲸。


我设定的黑王尼格霍德有着残酷的外表,内心却是那样的温柔治愈,就像《灵犬雪莉》中的白色巨犬和德国军官,一个曾经被认为是是残忍野兽,其实是驱赶狼群保护村庄的守护者;一个被认为是残忍的侵略者,其实也是默默支持善良与正义守护者。


白色巨犬贝贝和小男孩塞巴斯蒂安带着抵抗者翻越阿尔卑斯山,而那个德国军官不顾自己的生命冒险穿越雪峰只为了通知那群无辜者们,最后那一句:

“我的人都在那边,而我已经尽快来告诉你这个消息了。”

“去吧,拯救他们。”

他快要死了,声音是那样的轻,但依然是那样的铿锵有力,无论你相不相信,正义与善良永远都在每个生命的心底存在,人性的美好永远不会消失。


《神秘博士》中的星鲸也是一样,它是自愿的牺牲自己,只是因为不忍看见孩子们哭泣。

太不可思议了不是吗?那只星鲸,它所经历的所有痛苦和孤独,竟然让它变得如此善良。

就像剧中Amy说的那样——

若是你年老不堪,善良却孤独,再无同类,更无未来,那时你还有什么不能割舍的?

你若真那般年老,那般善良,而且是种族中的最后一个,你不会忍心看着孩子们哭泣的!

“我们在高处入眠,更伟大的爱隐藏在更深处。梦终会醒,世界也将知晓,我们都依赖于下方的怪兽。“


话说,我写的如此之甜,读者大大们能接受么?因为我也是个爱做梦的天真家伙呐~


PS5:最后路明非吸收了青铜与火之王后新技能解锁——烈焰魔剑“莱瓦汀”。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