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四十)

《暗流涌动的日常》


 

“哥哥,你快过来。”

 

“你在看什么,茜茜?”

 

“哥哥,小鸟。”

 

芬格尔一听到这声音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妹妹茜茜那种有一点点口齿不清的软糯话语落在他耳朵里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在哪儿呢?”

 

芬格尔一边东张西望一边牵着两匹汉诺威温血马走进了树林,一匹棕毛白蹄的小个子母马名叫“布伦丁娜”(Brentina),另一匹纯黑的高个子公马名叫“萨林诺”(Salinero),马儿们不安地打着响鼻,看上去对自己被小主人抛弃的事实很是哀怨。

 

“这儿!”

 

一个看上去只有6、7岁的德国女童拉着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亚洲男孩从树后面绕了出来,后面还跟着跑出来一条短腿的雌性腊肠犬娜思嘉。小女孩波浪似的黑色卷发从两侧被编成了整齐的麻花辫束在了脑后,辫子上还佩戴着若干缀着小花的发夹,这和她今天所穿的绣着花朵图案的衬衫非常的相配。

 

“快看快看,很可爱吧!”茜茜像献宝一样轻轻点了点路明非手里两只嫩黄色的毛团。

 

“非常可爱哦,茜茜。”芬格尔先是仔细看了一下路明非手里的雏鸟,又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妹妹身上的衣服。

 

“这是画眉的雏鸟,你们从那里找来的?彼得,别和我说你们给我爬树了。”

 

“才没有,是在那边的树底下捡到的。树上画眉鸟的巢被一只布谷鸟给占了。”

 

路明非摇摇头,而茜茜则露出了控诉的表情。

 

“这样啊。”芬格尔马上做出了一副向妹妹求饶的表情。“茜茜要养它们吗?”

 

“可以吗?”茜茜碧绿色的眼睛亮晶晶的。

 

“当然!”芬格尔拼命把胸膛拍得咚咚响。

 

“万岁,哥哥最好了!”

 

小女孩高兴地一把抱住了芬格尔的腰,而正面目睹了这样近乎引人犯罪的可爱笑容与声音攻击的傻哥哥芬格尔产生了一种连灵魂都要融化掉的感觉。

 

路明非看着茜茜纯粹喜悦的表情也觉得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心里好像被羽毛轻轻挠了挠,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胡安娜阿姨总念叨说自家女儿将来可以靠脸吃饭,萌系力量无人可挡之类的了。

 

等等,好像巴斯蒂叔叔和迪特里希爷爷还笑眯眯地问过自己将来要不要和茜茜结婚,想到这里的路明非突然脸红了,要不是手里还托着两只可怜兮兮的画眉鸟毛团,他一定会忍不住害羞到要狠命搓自己的脸了。

 

手里毛球发出的不安的啾叽声打断了路明非的神游。

 

“小宝宝是怎么了?”

 

茜茜松开了芬格尔,跑到了路明非的身边。她用小小的手掌包裹住路明非掌心里两只瑟瑟发抖的小毛团,后者一离开少年的手就在小女孩的爱抚之下亲昵地啄了啄茜茜的手指,茜茜大大的绿宝石双瞳里满是纯然的喜悦。

 

“看来除了卢格尔家的小狗宝宝们,你还真是有够不讨小动物们的喜欢啊。”

 

芬格尔朝着被这幅美好景象排除在外的路明非挤挤眼睛露出一个坏笑,把那匹黑色骏马的缰绳递给了他。

 

“你就别笑话我了,哥哥(Brother)。”

 

路明非苦笑着做了个鬼脸,接过了缰绳,安慰地拍了拍黑马“萨林诺”(Salinero)的脖子,后者却很骄傲地给了他一个不屑转头,这又惹得芬格尔哈哈大笑起来。

 

说实在的,路明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不讨动物们的喜欢,如果要说是混血种体内的龙之因子会对其他动物产生威慑也很说不通啊。

 

看看和自然亲近到出门散个步随手就能捡到小可爱们回家的茜茜;再看看休息时喜欢拎着胡萝卜和自己爱马“波拿巴特”(Bonaparte)开玩笑的芬格尔;还有就算嘴上说自己招动物嫌弃,回头就能骑着庄园里性子年纪最大,性格最为桀骜不驯的白马“萨奇摩”(Satchmo)在围场里表演盛装舞步的哈特曼;然后想想自己十三岁时第一次去弗林斯庄园附近的森林里瞬间“千山鸟飞绝,万径兽踪灭”的场景就想扶额。

 

今天捡来的两只毛团明明饿得都快没气了,结果一到他手里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地撕心裂肺地尖叫,如果这就是路鸣泽说过的王霸之气,路明非只想表示谢谢我敬谢不敏。

 

茜茜小心翼翼地将两只雏鸟放进了胸前的口袋里,然后芬格尔将茜茜抱上了“布伦丁娜”,自己也坐在后面拉好了缰绳,准备开路回庄园,只是轮到路明非那里却出了点不大不小的麻烦。

 

黑马王子“萨林诺”很傲娇地表示自己不想理会这个一年只来一、两次,每次来了还常常甩了它和别人玩儿,让它无法体会在平原上驰骋快感的负心汉,路明非走近一步它就退一步,动作优雅地简直像是表演中世纪下锚机动的衣阿华级战列舰(Iowa Class Battleship)密苏里号(USS Missouri)。

 

总之一人一马就这么原地转了三百六十度,但“萨林诺”还是死活不肯让路明非靠近它,性格得不要不要的。

 

可惜了,路明非既不是四联重火力的法国黎塞留级战列舰(Richelieu-class battleship),也不是很让美国海军犯怵的日本大和号(Yamato),所以人还没马高的路明非只能又是讨饶又是卖好地许诺了好多块麦芽糖才让绝对是高头大马的“萨林诺”乖乖地站在原地让他骑了上去,这可又让走在前面的芬格尔抱着怀里的茜茜笑了大半天,笑到路明非骑着马赶上来都没能停下来。

 

这回生气的可就是通灵性的“萨林诺”了,这匹骄傲的公马追上去直接咬了“布伦丁娜”尾巴,惊得这匹性格温顺的母马一下子撒开四蹄奔跑起来,试图避开“萨林诺”的骚扰,这下可让骑在马上的芬格尔手忙脚乱一阵子。

 

“嘿,彼得,管管你的马!”

 

“你看这它刚才听我的话没?”

 

话虽然是这么说,路明非肯定没法看着同样坐在“布伦丁娜”背上的小公主茜茜受惊,他用力收紧了缰绳,拉了拉“萨林诺”脖子上长长黑色的鬃毛,示意它别胡闹下了去了。“萨林诺”似乎也觉得欺负“布伦丁娜”没什么意思,打了个响鼻很有风度地退开了。

 

不过说真的,本该最害怕的茜茜看上去反而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没准还很喜欢这个刺激的插曲,胆子这么大,不愧是胡安娜阿姨的女儿。

 

“回去的加餐没了,真是个坏小子,居然敢咬姑娘的尾巴。”芬格尔心里YY着回去怎么折腾“萨林诺”给自己还有“布伦丁娜”报仇。

 

“求别说了,我觉得他现在看上你的辫子了。”路明非惊恐都发现“萨林诺”的兴趣似乎转向了芬格尔脑后甩来甩去的金色发辫。

 

“我擦,这马是基因变异了么!”

 

芬格尔吓得拉着“布伦丁娜”赶忙退得更远了,他只和自己的“波拿巴特”比较熟,对脾气古怪“萨林诺”实在是不熟悉,因为“萨林诺”的爸爸“萨奇摩”还真的拿他的金色头发当干草嚼,心理阴影面积实在是无法计算,芬格尔看见了绝对是有多远闪多远。

 

“我说你别跑啊,你这一跑萨林诺不是更来劲了吗!”

 

“鬼才听你的停下来呢!”

 

“哇,萨林诺要追上来了,哥哥加油!”

“哥哥······嗯,你加油。”

 

“我恨你们······”

 

在芬格尔和路明非的大呼小叫中,传来了茜茜好像银铃般的笑声。

 

·······································

 

 【2010年7月17日,中国】

 

夏日的早晨阳光灿烂,可惜闷热得很,而且树上的蝉玩命地从早叫到晚,更增添了几分烦躁之气。

 

路明非躺在床上吹空调,膝盖上的电脑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在浏览器的地址框里键入网址“www.i-cassell-you.com”。

 

伴随着明快的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序曲,网站刷出了登陆页面,一幅像极了法国农庄的3D合成图,旁边是又煽情又烂大街的楼盘广告词,“卡塞尔仲夏名邸,天安门西120公里的纯法式葡萄园,圆您坐拥水景别墅的梦想,火热订房中!”

 

图片下面有两个选项,分别是“业主登陆”,以及“访客浏览”。路明非点击“业主登陆”,在ID框中键入“Peter.H.Lu,”然后摸出一张密保卡来,按照提示键入了上面的12组数字,每组2位。

 

回车键一敲,门德尔松优美的音乐瞬间给掐了,界面从上而下高速刷新,墨绿色的操作页面,无数线条简洁的细框,一眼看不过来的按钮,极其刚硬的科技风格,浏览器的左上角标注了这个页面的名称——“卡塞尔学院假期日常报告表”。路明非伸了个懒腰,开始挨个勾选和键入。

 

“是否检测到未知龙类?”

 

选项是“监测到觉醒的纯血龙类”、“监测到觉醒的混血龙类”、“监测到未觉醒的纯血龙类”、“监测到未觉醒的混血龙类”、“没有”。

 

路明非在“没有”那栏打了个勾,的确,现实里没有,但是有一条白龙路鸣泽夜夜入梦相会。

 

“是否使用言灵?”

 

路明非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在“没有”那栏打了个勾,特还记得昂热校长一脸懵逼地对他说用空想具现煮饭洗衣服之类的事情可以不用上报了,而一个礼拜前因为火系言灵失控烧了房间的事情,咳咳,谢谢,他还不想做小白鼠。

 

“是否对新的龙文有灵视感?”

 

路明非继续在“没有”那栏打了个勾。

 

其实有,他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成功地使用君焰和炽日,他见过楚子航和胡安娜发动火系言灵的效果,那种感觉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可以发动“烛龙”这样级别的禁咒了。

 

“是否有发现疑似炼金设备?”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路明非的鼠标麻利的在屏幕上游走,选择性地忽视了阔日图布从莫斯科卢比扬卡托运回来的几个黑箱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路明非的大学一年级暑假,他这是在做日常。

 

所谓“日常”是卡塞尔学院的校规,放假期间每天学生都要在线向北美本部报告当天的状况,这些统统会被学院归档,离校期间良好的记录会提升绩点,而且绝不能谎报,在日常报告中撒谎,等同于考试作弊。

 

在卡塞尔的人性化制度下,作弊不会被开除学籍,只会降低阶级,而降低阶级带来的不便会让学生在学院里窘迫如狗。

 

对于普通大学来说,平时把学生关在校园里填鸭,假期还要求每天写报告简直没人性,什么校长敢下这样的校长令立刻会被学生集体轰爆。但是卡塞尔学院不同,这是一所本该比军校更军校的特殊学院,没有组织纪律性,鬼知道学生们会捅出什么娄子。学院里的每个学生都是龙族混血种,天才到处爬,精英傍地走,校史上还颇有几个够格毁灭世界的。如果不强化纪律严肃管理,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自从校长昂热祭出“离校期间日常报告”的杀手锏,需要学院出面善后的意外事件少了80%之多。“外紧内松”,这是昂热校长对校规的评价,“狗、娘养的哪个孙子制定校规的”,这是芬格尔师兄的原话。谁叫弗林斯庄园在德国不莱梅的乡下,上网不是很方便,可怜芬格尔每天都得骑着马跑到镇子上找电脑上网做日常。

 

想到这里路明非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前天哈特曼打了个越洋长途说他和阔日图布出任务去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琢磨着估计到八月底都回不来,问他要不要去不莱梅过暑假,芬格尔会来接机,而且茜茜也很想他,两个人生日前后只差两个礼拜,索性一起庆祝好了。

 

路明非本来想说点头,但是看到楚子航给他发的邮件就拒绝了,可怜师兄放假家里也只有一个人,两个单身汪就互相抱团好了,而听到芬格尔做日常的惨样,他很庆幸自己今年放假没有跟着芬格尔回老家,改天有空去师兄家两个人打地铺看足球赛也不错。

 

哈特曼要知道路明非这想法非得戳他脑门不可,软软萌萌的茜茜小公主有哪里比不上那条姓楚的大灰狼,你居然还赶着往人家嘴里送。

 

填完最后一个选项了以后,路明非点下“发送日常报告”的按钮,准备继续研究寄给茜茜的生日礼物,就在这个时候,邮件提示音又响了。

Peter.H .Lu,您有未读的邮件1,您有未处理的任务1。

 

屏幕上跳出新窗口。

 

路明非楞了一下,未读的邮件倒是隔三岔五有,未处理的任务则是从未有过,他先打开邮件窗口。

 

Peter:

 

    这是一封生日祝贺邮件,根据入学资料,你出生于1991年07月17日,祝贺你在这一天满19岁。

 

    对于任何在学院本部过生日的学生,按照规定可以在学院餐厅领取生日蛋糕一份,但根据日常记录,你目前在中国休暑假,所以免费生日蛋糕服务取消。

 

    希望你在这一天里能收到朋友们的祝福,希望你在这一天里感到开心。

 

    此外提醒,暑假小学期将在2010年07月20日开始,学院已经为你安排返回本部的机票,请随时准备出发。

 

 

 

                                                         你真诚的,

 

                                                              诺玛

 

然后手机的短信提示也“叮”地响了一声,显示了一条未读短信。

 

“生日快乐,路明非。楚子航”

 

简洁的跟楚子航那张很少有笑容的脸一样,不过自认识以来,每年生日的第一条祝贺短信总是来自楚子航的。当然这里没有算上哈特曼和弗林斯一家,帅气爸爸每年的生日礼物和祝福总是提前给了,哪怕当时人隔了半个地球,巴斯蒂、胡安娜和茜茜的礼物开学会让芬格尔一起带到学校来。

 

路明非接着点开任务窗口。

 

Peter.H.Lu:

 

    执行部对你分配了一项临时任务,你需要在今天早晨10:00之前赶到火车南站,和执行部专员B007交接一份重要资料,并带着它返回学院本部,你的返程机票被预订在2010年07月18日凌晨。

 

                                                              诺玛

 

路明非的脑袋盯着屏幕愣了几秒,临时任务?搞错了吧?就算是S级,学院的正式任务也不能越过其他执行部的转员直接交给一个准二年级学生吧?

 

而且······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过了八点,家门口没有直达地铁,想要在10:00赶到火车南站现在就得出发了,想到这里路明非取下门背后黑色的长柄雨伞匆匆地推门离开了。

 

他走得太急了,没注意到在他离开后,本来关机到一半的电脑又重新启动了,黑色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只独眼的苏联苏利莫夫犬。

 

嘴里叼着一只折断了翅膀的黑鹰。

 

·······································

 

 【2010年7月18日,俄罗斯索契】

 

阔日图布坐在湖区的长椅上,静静地注视着远处巍峨挺拔的雪山。大高加索山脉抵挡了西伯利亚吹来的冷空气,而黑海犹如一个聚热盆,把储存的热气慢慢散发,使得这个北国之地犹如塞上江南。

 

一个老人坐到了阔日图布的身边,他看上去大概60出头,走路的姿势很稳健,看得出他的军人出身,而且眉宇间依然可以看得出他年轻时的英俊。

 

阔日图布微微偏了偏头,打开了手里的小说。

 

伊利亚·库利亚金专心看着手里的报纸,视线落到阔日图布手里小说扉页上的苏利莫夫犬时凝固了。

 

阔日图布没有说话,手抚在书页的边缘,手指在衣袖的掩饰下下敲打着一种这世上只有三个人才能领会的密码。 

 

(“好久不见了,伊利亚。”)

 

(“您不该回来这里。”)

 

(“你告诉我他已经死了。”)

 

(“很抱歉,我没能对您说真话。”)

 

(“你有什么应该告诉我的吗?”)

 

(“是的,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猎犬与幼鹰相斗。猎犬得胜,鹰遁逃。仇怨皆铸于过往。猎人持枪,捕猎犬,鹰终得返。”


PS1:下面的故事分了两条线,第一条是路明非单刷大地与山之王的副本,没有哈特曼的帮助;第二条是哈特曼与阔日图布调查黑天鹅港事件时遭遇过去的阴影,每个人都必须需靠自己的努力,为自己而战。


PS2:路明非电脑屏幕上的苏里莫夫犬是狗与胡狼杂交的俄罗斯本土犬类,而将狗与胡狼杂交的想法最早是由苏联生物学家克里姆·苏里莫夫(Klim Sulimov)在上世纪80年代末提出的,当时他还在内务部(比KGB还要权力大的秘密警察机构)工作。也因为如此,这个杂交品种有时也被称为苏里莫夫犬。


文中最后的隐喻了三个人,猎犬就是前文中提到的,把哈特曼差点搞成残废的瓦列里安·尼科诺夫,黑鹰是哈特曼,因为德意志军旗上就是鹰,而且埃里希·哈特曼飞行大队莫尔德斯的标示就是一只山鹫,也是鹰,而猎人是阔日图布。


别担心哈特曼,瓦列里安没那么下品,虽然会吃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会自己逃出来。所以耽美文里常见的小受被很黄很□□的场景没有,他们两个是专业的,无论是谁,只有一个疏忽就会被对方咬断喉咙。


PS:下锚机动,海战术语,萨林诺的的动作详情可见《超级战舰》里密苏里号的神级漂移,尼玛,那可是二战重型战列舰,57000吨的重量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的舰首居然没被链子扯掉。反正路明非是船锚,萨林诺是密苏里号。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