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三十四)

《外语课上的黑魔鬼》(上)


【1981年 美国卡塞尔学院 安泊馆】

 

嘀——

 

尖锐的哨声在宿舍的走廊中响起。

 

“大队,起床!!!”

 

伴随着一阵兵荒马乱的动静,完全军事化管理的卡塞尔学院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我还以为你会像施莱费尔一样扔垃圾桶叫人起来。”

 

和哈特曼一起上楼查勤的曼斯·龙德施泰德对着走廊等身的落地镜抚平了军服上的皱褶,带正了帽子,这个出身阿舍斯瓦本传统军人世家的教员无论何时都要求自己保证仪容的整洁。

 

哈特曼放下哨子,白了曼斯一眼。

 

“这地板是橡木的,砸坏了你赔?”

 

“怪不得校长把人调走了。”

 

“不,只是爱他爱到死也不肯放手的女朋友快要生了。”

 

曼斯感到了一阵恶寒,显然他还记得施莱费尔那个占有欲恐怖到爆棚的女朋友。

 

学院军士长马克思·施莱费尔进入卡塞尔学院进修前曾在德意志联邦国防军服役,别人去当兵三年总担心会碰上女朋友跑了或者老婆出轨之类的糟心事,至于施莱费尔——

 

他的情况是完全倒过来的,他去当兵只是为了能在结婚前有几年清净日子可以过,就连理由都高大上伟光正到无法反驳,总得有男人站出来保家卫国嘛。

 

然后,就在马克思·施莱费尔从国防军退役的那一天,一个身材脸蛋好到可以与阿芙罗狄忒女神媲美的金发妞出现在了军营的表彰会场外,一路上所有雄性生物的眼珠子都粘在了这个金发妞的身上摘都摘不下来,只有我们英勇无畏的施莱费尔中士的表情活像是见了鬼。

 

“瓦勒斯卡······”

 

“马克思~”

 

未来的施莱费尔太太瓦勒斯卡款款地向着施莱费尔先生走近,为我们僵在原地的中士献上了香吻,然后瞬间用手指死死地拧住了施莱费尔先生想要说什么的嘴唇。

 

“嘘,别说了马克思,我都明白的,你是爱我的。我可不是那种轻易就放弃的女孩,我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不得到你我誓不罢休,我们两个海誓山盟,我就是你心中的明灯,永远为你指明方向,永远都会跟在你身后,我们两个形影不离,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马克思!”

 

后面有些话太过渎神和十八禁了,请容许作者我在这里打上十八禁。

 

大概是女神一秒变女巫的效果太过震撼了,在场的那些可怜的大兵们都主动选择性失忆了,毕竟上帝总得给他们留下些认识其她女孩们的勇气。当时负责去招募的人就是曼斯,想象一下壮实都像头北极熊的施莱费尔连滚带爬地向毕业没几年还像棵小白杨一样的瘦的曼斯扑了过去,然后满脸惊恐地死命摇着对方肩膀的样子。

 

“你说的协议呢,我签,我马上签!”

 

上帝保佑这个最后还是陷入婚姻牢笼的不幸男人,无视自己几天前才刚被家族逼婚的曼斯在心里划着十字,他总想找机会去测试一下施莱费尔太太对龙文是不是也会有反应。

 

宿舍的房门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打开了,哈特曼摘下耳塞,看着手表读秒。

 

“速度太慢了,放个假回来骨头都散了。”

 

“你能拿这些大少爷们和我们当年比?话说你这耳朵早该去治治了,今天毕业生演习怎么办?”

 

“该怎么办还怎么办,过去几年不都这样过来了么。”

 

“你这样拖着叫什么事儿啊。”

 

“没什么好担心的曼斯,我又不是听不见。”

 

“好吧,你总说没问题。”曼斯摇摇头,“对了,昂热让你找个副官的事情怎么说?”

 

“副官?”哈特曼抬头,“我一个中尉配什么副官?给个勤务兵算顶天了。再说了,找谁?找你?”

 

“我倒是想,可惜我只比你低一级,不过听校董会的口气是优秀学员随便你挑。”

 

“啧,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居然这么大动干戈。”

 

“下个月你的晋升报告就该批下来了,找个副官有那么麻烦么?随便挑个听话的,你就能自由外出了,到时候要不要把人踹掉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哈特曼转过身,看上去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件事。

 

“那我就要胡安娜了,要不然把海耶叫回来也行。”

 

“放过我吧,曼弗雷德。都说是学员了。”曼斯被哈特曼的胡搅蛮缠气乐了。“还有古德里安、曼施坦因都不行,给你当了副官出外勤就别想有空进修了,我听说曼施坦因就连毕业论文都是抄古德里安的。”

 

“立正!”

 

从宿舍冲出来的几十名学员打断了两个军官之间的闲谈。年轻的学生们一个接着一个地靠着走廊的墙壁站好,立正踢靴子的声音勉强可以称得上整齐划一,至少都在哈特曼和龙德施泰德的接受范围之内,毕竟你不能指望这些孩子花个一年的功夫就能成为职业军人。

 

“报告长官!二年级全体学员列队完毕,请指示!”

 

“做得好,二等联络官默滕斯。”哈特曼点点头。

 

“解散!”

 

学员们整齐地列队小跑去食堂吃饭,二级中士默滕斯分别向哈特曼与曼斯敬完礼后才转身跟着队伍下楼。

 

你说哈特曼为什么才毕业就在学院里窝着?这是个好问题。

 

鉴于哈特曼差点肄业,卡塞尔执行部拒绝了他的入部申请,(其实回绝的理由很占不住脚,你不能指望一个昏迷了十年的植物人还能按时给你去上课和考试,换句话说,要是哈特曼的假死闹成了真死,谁TM还管你有没有毕业证?)完全无视了哈特曼在两年内修完剩余三年课程,并以144的高学分荣登当年毕业生榜首的事实。

 

可怜卡塞尔建校75年来第一个S级就这样成了个家里蹲,每天窝在办公室里和一大堆有的没的报表和报告打交道,人力资源浪费到天怒人怨。

 

虽然处于秘党的变相软禁监视下,哈特曼本人看上去倒是很想得开,每天坚持五点半起床,绕着维达树海跑上个两圈,然后回去冲个澡,端上一杯黑咖啡开始折腾学院各个部门交上来的各种杂七杂八的报表和报告。

 

下午过的比较精彩,有空就去约上海耶到靶场打靶,要么和施耐德下棋,再不济还能去Danger Room把校工队的那帮肌肉男收拾得叫苦连天。晚上去图书馆看上三四个小时的书,十一点准时熄灯睡觉。

 

哈特曼如此健康到不能再健康的生活方式,秘党很满意,校董会很满意,但是卡塞尔学院的教授们总觉得有哪里不太正常。这也难怪,平静的海面下总是隐藏着汹涌的暗流。一年以后,转机来了,哈特曼搭上了装备部的那帮疯子。

 

原本昂热和弗拉梅尔都很高兴,想着哈特曼总算找到喜欢的事情做了,不过这美好的想法也只持续到这帮疯子实验新型炸药把学院的南翼塔楼炸飞之前。

 

人员倒是没有伤亡,不过财产损失差点让财务处的会计心痛到昏死过去。


炼金术与科学工程应用研究所,也就是后来的装备部,因为自身实验的危险性最初是被独立安放在学院主体建筑三公里外的地下深处,地表塔楼用来安放大型天文观测望远镜和军用雷达,毕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侦查卫星接连上天后,混血种的秘密也不是那么的万无一失。

 

在装备部实验失控后,哈特曼当机立断地用言灵(也亏得他不受同为S级弗拉梅尔言灵·戒律的压制)将爆炸产生的能量团硬生生地向上打飞了出去,一加一大于二是势能与热能彻底摧毁了南翼塔楼50米的地下通道外加百米的地表建筑,价值几千万美元的天文望远镜和雷达之类的也就不要指望还在了,而学院后来也多了个名为“阿瓦隆”的大型人工湖泊。

 

后来卡塞尔学院的小情侣们在阿瓦隆湖约会约得挺开心,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那些知道这湖由来的前辈们总是一副郁闷的表情。

 

这件事后,装备部搬迁至学院地下120米的终极堡垒——瓦尔特海姆,其防御性能和深度都远超过安放禁忌之物的地下冰窖与人工智能EVA中枢所在地的三女神建筑群,装备部彻底成了非常人和神人的集中地,妹子退散的单身汉集中营。

 

至于哈特曼?还能怎么办?既然秘党那些黑心的教育家们舍不得干掉这个战斗力超群的S级,又不愿放他出去祸害龙族,那就另外给他找事情干咯。


就这样,哈特曼就成了卡塞尔学院第一个刚毕业不满两年就被打包塞回学院教书的学院,而且他教的内容和龙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教外语。

 

对,你没听错,他教外语,不是龙文。

 

哈特曼本身会说15种外语,请注意,是15种,也就是说他随便遇上哪个国家的人他都能聊上个几句。不过在如此特殊的才能背后,是一个正常人差点被克格勃搞出精神分裂是事实。

 

然后,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们在哈特曼上课的第一天体会到了——来自南方黑魔鬼的恐怖。

 

 

PS1:前面有读者提到路明非报的俄罗斯地名和现实不符合,其实这不是BUG,对俄国历史有一定了解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这些地名全是俄国古代公国的名称,这是路明非记忆里黑王代行体去过的地方,明妃在蒲公英台风事件后已经不是个单纯的人类小孩啦~


PS2:因为原著说卡塞尔学院十年前还像是个军营,所以我这章设定卡塞尔管理制度在80年代和军校没什么两样。


至于学分,我记得美国海军学院最初要求学员每年必须修满140分以上才能毕业,后来因为难度太大,降为133分,你看我们的主人公多苏~真学霸!


PS3:这章出现了一个新人物——二等联络官默滕斯,全名是宗克维茨·比梅尔·默滕斯,他的家族与哈特曼的过去有着很深的因缘,哈特曼和自己的最初的人生开始逐渐有了联系。


宗克的爷爷比梅尔·默滕斯是埃里希·哈特曼二战飞行大队中的专属机械师,好基友,比梅尔也曾是埃里希为长子彼得(也就是曼弗雷德)择定的教父。


PS4:“南方来的黑魔鬼”,父子两个绰号一样,虽然来源不同,但是给人的心理阴影都很大⊙﹏⊙b汗


PS5:哈特曼自杀的后续影响不小,秘党把他列为不安定分子监视了长达十五年的时间。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