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三十二)

《返乡起航》(上)


【康巴落  熔岩池】

 

一靠近这座黑色的山体,一股巨大的热气就扑面而来,哈特曼和曼斯已经把自己脱得上半身只剩下衬衫,不过下半身的裤子和靴子还都是整整齐齐的。

 

你当然不能指望这两个家伙会像之前进山的吴邪和胖子那样剥得光溜溜的,他们可是大夏天就算会被晒晕在卡塞尔学院的演习场上,也要在学生面前从帽子、军服、到靴子一应俱全,就连扣子都不肯松开一颗透气的老容克。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哈特曼探路,曼斯压阵,小心警惕着四周。道路周围不是悬崖就是之前张海杏用手榴弹炸出的乱石堆,完全就是一旦有埋伏就无路可退的地形。不过哈特曼和曼斯本就不打算逃跑,卡塞尔的人来这里,除了屠龙还能是为了什么呢?

 

“所以,还是按照原计划。”曼斯咬着嘴里的雪茄。

 

“嗯,一人一个。”哈特曼二话没说拔出了剑。

 

“曼弗雷德,你感觉到了?”曼斯拉开了沙漠之鹰的枪栓。

 

“啊,非常近,她就在旁边观察我们。”哈特曼点点头。

 

“那么——”曼斯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就被岩石堆崩落的声音淹没了。

 

一个人形的黑影从黑色的岩石上重重地落到了地面,激起大片的尘埃。透过蒙蒙的灰雾,两个人马上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康巴落村阎王骑尸的女孩儿——格桑梅朵。

 

明明是有着花一样美丽的名字,但扭曲可怖的容貌已经看不出哪个董灿深爱过的藏族女孩的影子了,甚至要说她身上还有什么部分可以称之为“人”的,恐怕都得拿显微镜来观察了。

 

梅朵已经爬了起来,她用肘部和膝盖撑着地,发出了比野兽受伤吼叫时还要粗哑恐怖的声音,然后全速向着两个人冲来。阎王骑尸用肘部和膝盖爬行的速度十分迅速,简直要比哈特曼全速奔跑时的速度还要快。

 

“曼斯,交给你了。”哈特曼向曼斯丢下这句话就抓着剑跑到悬崖边,接着像是要跳崖自尽一样地跃了出去。

 

“喂!”被哈特曼惊呆的曼斯还没来得及大骂老朋友不打招呼就玩特技要吓死自己,阎王骑尸的袭击就到了。

 

曼斯险之又险地避过梅朵打过来的拳头,看着对方击碎岩石的力道暗暗咋舌。他将登山杖插进岩壁的缝隙中支撑住身体,然后疯狂地射击。子弹一发不落地全部击中了阎王骑尸,但是被龙血污染后强化的肉体如同死侍,让这个怪物即使被子弹打中也能够不知疼痛地继续攻击,曼斯差点就被打了个正着。

 

“好吧,我的家教不允许做出打女孩这样的事情来。”曼斯扔掉雪茄和打空了子弹的沙漠之鹰。“不过上面也说了,打了就必须要打回去。”

 

曼斯并不能算魁梧的身体里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气,他的眼睛也变成了金色。阎王骑尸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发出了凄厉的尖叫。曼斯用力蹬了一下岩壁,借势高高跳起,凭借落下来的巨大势能压在了想要转身逃走的阎王骑尸的身体上,他手里的鲁格手枪直直地抵住对方的后脑,扣动了扳机。

 

炼金的弗丽嘉子弹从头顶到下巴贯穿了阎王骑尸的头颅,它凄厉地惨叫着,身体剧烈地扭动,将曼斯甩飞了出去。

 

曼斯一手紧紧地抓住登山杖,另一只手迅速护住自己的脑袋,整个人撞在一块大石头上,他的左手因为骨折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五脏六腑更是觉得要翻过来了。这让曼斯感叹自己果然还是老了,毕竟不是所有混血种都能像S级的哈特曼与弗拉梅尔那样永葆青春,要换十年前他根本不会被甩下来。

 

阎王骑尸已经变得极度衰弱,曼斯致命的射击让她的未来只有死亡,但它还在挣扎着向曼斯爬来,似乎杀死曼斯是她生命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情。

 

“该上路了。”曼斯摇晃着站起来,开始咏唱言灵。

 

无尘之地——

 

炫目的白色闪光爆炸了,高温的尘埃从阎王骑尸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喷发,能量从外到内被压缩排斥,而后膨胀炸裂。内部被高温气体灼烧的阎王骑尸倒了下去,发出轰然的声响。

 

格桑梅朵死了,她解脱了。

 

曼斯谨慎地走上前,用哀怜的目光看着已经恢复正常容貌的格桑梅朵,蹲下/身温柔地阖上了她的眼睛。

 

”睡吧,小姑娘。”

 

曼斯叹了口气,将手掌盖在了这个不幸藏族女孩儿的额头上,开始磕磕巴巴地用中文背诵入藏前强记的《地藏经》。

 

曼斯·龙德施泰德曾经是个天主教徒,所以如果这个多元宇宙之外真的存在一位超越一切的万物之父,曼斯想要恳求他,对他所有的子女施予怜悯。

 

 

(《山海经·北大荒经》曰: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令应龙攻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

 

【神北行!】

 

【脸部和身体涂着赭色的油彩,衣服上织着鲜艳羽毛的祭司在跳舞,身着青衣的女子捂着脸哭泣着,一路向着赤水走去。】

 

【女子水草一样茂密的长发变得干枯,皮肤变得粗糙、失去弹性,四肢更是渐渐开始变得畸形。】

 

【神北行!神北行!神北行!】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让我能有个地方留下来’】

 

【女子平扶在地,哭泣着,以撕心裂肺的声音疯狂地叫喊着,声音是如此的惊心动魄,悲哀是如此的真实,但她的眼泪还没落下来就被热气蒸发了。】

 

【‘来人可是黄帝四女——赤水女子淳于献?’】

 

【几个水球落到了女子的背上,如同被火焰烧伤一样的皮肤愈合了。恢复俏丽容貌的青衣女子抬起头,惊讶而又欣喜地看着浮出西北海面的蓝色应龙。】

 

【‘阿献。’】

 

 

 

 

 

“言灵·风王之瞳。”

 

空气震动着,卷起了清爽的风,随后这种还只是微风程度的气流变成了剧烈的风之漩涡,但圆心漩涡中心却是平静的,哈特曼被气流包围了起来稳稳地落到了地上,大气的流动有如开始时一样突然静止了。

 

序列74·风王之瞳,天空与风之王一系辅助型言灵,以施放者为中心控制大量空气围绕自身形成小型的旋风,操控能力高者可实现短暂的飞行。

 

不同于卡塞尔学院08级的俄罗斯学员蕾娜塔,不对,现在应该叫她零。她的言灵·镜瞳可以拷贝大量序列80以下的低危言灵,哈特曼是真真正正的拥有两个言灵——攻击系的虹天与辅助系的风王之瞳,这在混血种的历史上还是头一回出现。

 

从悬崖到地下河的距离比想象的还要远,哈特曼不得不使用风王之瞳减缓了下坠的力量。只是还没等他观察完地形,缓缓流动的河水突然龙卷般地向天卷起,从中浮出了一只巨大的生物。

 

是一头有着水草般青绿色双翼、露出青白色腹部的蓝龙,淡淡光线勾勒出轮廓的应龙的双眼闪现出金色的光辉。

 

《后汉书·张衡传》曾载:“夫女魃而北而应龙翔,洪鼎声而军容息。”

 

如今女魃已逝,应龙也成了雪山部落百姓口口相传的怪物。哈特曼眼底闪过一丝悲哀,将剑指向了应龙的咽喉。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吗。】

 

低沉的男性声音响起,大半部分隐在黑暗中的应龙低下了头,眼睛中的光渐渐黯淡了下去。为了镇守蚩尤的剑冢,应龙被黄帝困在了这里无法离开,甚至让他心爱的女子在寂寞中死去。

 

【我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个时刻·····】

 

封印他的从来不是董灿,更加不会是任何一个张家人。让他作茧自缚的东西是——爱情。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也是唯一一种不伦是龙与人还是人都能感知到的,超越了时间与维度的东西。

 

【真的太久、太久了。】

 

因为这份爱,应龙收敛了残忍的本性,对着赤水女子垂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也因为失去了这份爱,应龙陷入了难以言喻的疯狂。可即便如此,在他面对着康巴落献上的如同昔日旱神女魃般既美丽又丑陋的阎王骑尸时,他在毁灭与沉睡中选择了后者。

 

因为他宁可忍受那无边的永夜,也不愿再看到有另外一个女子遭受与他所爱之人一样不幸的命运。

 

【杀了我······】

 

“如您所愿。”

 

哈特曼的剑尖正正地指向应龙张开的嘴,砂金色的光点向着剑身集中,成为彩色的光球的同时向着所指的目标直线飞去,在撞上应龙身体的那一刹那放出了炫目的光辉。

 

【阿献······】

 

重新降临的黑暗使得溶洞化为白昼的宏伟的光之葬拉下了帷幕。

 

 

【中国 杭州】

 

梨簇觉得自己浑身都疼,汪家那群挨千刀的变态把他浑身的骨头都拆了一遍,就连脑壳都被打了个洞,鸭梨觉得自己已经看到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在冲他招手。

 

嗯?

 

有什么东西在舔他的脸。

 

他妈的,汪家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来折腾他了?那不成是把他扔进蛇堆里了?不是吧,他能读蛇的费洛蒙不代表他真是白娘子或者小青啊!这些个蛇兄蛇弟蛇姐蛇妹的和他真不是亲戚啊!吴蛇精、解人妖,你们这回真的是把我给坑惨了。

 

哎······不对啊,蛇是没长脚的冷血动物,可蹲在他胸口的软绵绵又热烘烘的家伙有四只小爪子。

 

梨簇疑惑地睁眼,结果和一嘴狗牙对了个正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梨簇在楼上发出高分贝的惨叫时,路明非正在一楼的厨房舀了一勺刚煮沸的罗宋汤尝味道,而楚子航则在浴室里一手拎着花洒,一手捏着不听话小狗崽子们的后颈皮往浴盆里扔。

 

结果鸭梨突然嚎了这么一嗓子,房子里彻底乱套了。

 

第一个遭殃的是路明非,他的门牙猛地磕到了金属的勺子上,震得他从门牙到鼻子一路酸爽无比,汤还没吹凉就被一口吞了下去,那滋味,呵呵,看现在眼泪都下来的路明非满厨房团团乱转找冰水救命的样子就知道了。

 

接下来中招的就是和不愿洗澡的狗宝宝们斗智斗勇的楚子航了,内奈、马蒂和索菲听到楼上妈妈娜思嘉的叫声后争先恐后地冲出澡盆往楼上跑,沐浴露的泡沫满天满地都是,溅了楚子航满头满脸,把一个好好的冷酷型帅哥整得没了形象。

 

路明非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可乐灌下去后就满血复活,接下来他从冰箱的暗格里拿出一支镇静剂慢悠悠地往楼上走,刚到楼梯口就看见楚子航一边拿浴巾擦着头发,一边提着村雨等在那里。然后两个人看见娜思嘉迈着小短腿‘啪哒啪哒啪哒’地从楼上跑了下来和它的三个女儿在客厅的地毯上滚成了一团。

 

“师兄?”路明非指了指二楼。

 

“走吧。”楚子航把毛巾扔到了沙发上。

 

 

 

【中国 西藏】

 

吴邪现在正舒舒服服地斜靠在厚厚的毛毯上,吊脚楼里暖暖的,矮桌上还摆着热气腾腾的奶茶与酥油糌粑,如果不是止痛药效力过了喉咙痛得厉害,这小日子过得还挺美的。

 

这里是康巴落村遗民们新建的村子,距离原来的村落只有2公里远,推开窗子就能看见那座黑漆漆的熔岩山。

 

吴邪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足有一本辞海厚度的任务合集。书上的文字都是手写的,从汉字到英语、德语都有,字体分属于不同的人,有些还非常的眼熟,这些资料的记录者们有意绕开了诺玛的电子记录。

 

文件里记载了1868年至1949年,然后再从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后卡塞尔中国执行分部所收集到了中国龙族遗迹考察报告,下面还用红笔标注出了可能与张家、汪家乃至老九门相关的部分,旁边还有当时执行专员们详尽的描述。

 

因为自己的烂摊子不知道又拉了多少人下水的吴邪,带着沉甸甸的愧疚与奇妙的满足感,再次下定了决心。

 

“莱茵斯!!!!!”屋外突然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叫喊,吓得原本还在认真钻研计划书的吴邪差点把烟给吐了出来。

 

“曼斯你悠着点儿,当心胳膊!”

 

下一刻,裹挟着寒风冲进屋子的正是吴邪过去的导师曼斯·龙德施泰德教授,他现在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只发怒的公狮子,一只手的胳膊被夹板固定住吊在了脖子上,另一只手激动地挥舞着登山杖,似乎随时准备着与什么人决斗。

 

慢一拍跑进来的就是之前借口溜出去吸根烟然后一去不回头的哈特曼,他眼明手快地夺过老友手里的登山杖,生怕过于激动的曼斯打到吴邪。曼斯也发现了自己情绪的不妥,但一看到吴邪现在凄惨样子马上又是鸡血上头。

 

“这是哪个混账干的!”曼斯额角的青筋都暴了出来。“居然敢动我的学生!”

 

吴邪看着曼斯激动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拼命地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的导师,殊不知他现在样子更是火上浇油。曼斯气得整个身子都在抖个不停,下巴和嘴唇哆嗦着又在努力控制着,看上去只要吴邪说出一个名字马上就给那人一个“无尘之地”尝尝。

 

“冷静些,老伙计。”哈特曼用力按了按曼斯的肩膀。“海耶已经去做了。”

 

“需要我这把老骨头帮忙吗?”因为找到了可以发泄怒气的对象,年轻时就像一只老虎的曼斯显得有些跃跃欲试。

 

“别看我,行动总指挥在这里。”哈特曼指了指准备把烟偷偷藏起来的吴邪。

 

“莱茵斯。”曼斯一脸期待地看向与记忆里大不相同的学生。

 

“好吧,坐下来慢慢说,龙德施泰德教授,哈特曼教授。”吴邪吸了口气,望向远方雪山的表情有着一闪而逝的怜悯与蔑视,最后归于平静。

 

拿上针与线,让女神奈芙蒂斯为我的仇敌缝制寿衣。

 

PS1:阎王骑尸的女孩名字是什么,原著三叔没说,我给她取了个花一样的名字,格桑梅朵。她和董灿的故事原著说的也不详细,我把这个故事想象成了应龙与天女魃这样的爱情故事。


可惜董灿不是痴情的应龙,梅朵也没有女魃那么善良。


康巴落族人有张家人的血,张家人是黄帝的后裔,所以应龙为过去的誓言所逼,没有伤害他们,否则差不多是三代种的应龙怎么可能就被这么封印?


PS2:混血种有两种言灵是可能的,这在原著中已借昂热之口解释过。


PS3:下一章会出现鸭梨与路明非、楚子航的互动,原著里楚子航和苏万都会吹萨克斯,搬家后的路明非和鸭梨呆过同一个高中。鸭梨身上也有龙族的基因,虽然只是个D。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