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二十七)

前传《盗梦空间》(盗墓笔记Crossover)中



沙沙沙——

 

模模糊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吴邪渐渐恢复了意识,虽然闭着眼睛,他仍然可以感觉到透过玻璃窗射进来的阳光。

 

“下午好,莱茵斯。”

 

吴邪努力集中精神,或许是因为阳光太刺眼的关系,只能模糊地看到对方的身影。

 

刷啦——

 

窗帘被人拉上了,房间暗了下来。

 

吴邪眯起眼睛。

 

“哈特曼教授?”

 

沿着头骨传递到耳蜗的声音嘶哑的令人吃惊,想要起身却觉得脖子上像是坠着铅块。

 

我这是怎么了?

 

“不要乱动。”枕头被垫高了些,吴邪别扭地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勉强靠着。

 

“我这是怎么了?”他发现自己将疑惑问出了声。

 

哈特曼没有正面回答他。

 

“你还记得什么?”

 

还记得什么?

 

他记得自己坐在飞机上,邻座是一个执行部的专员,对方的样子很痛苦,从他的怀里掉出了一个雷云纹的匣子,自己听到了心跳声,尝试着放出言灵去探查,然后——

 

吴邪猛地死死抱住脑袋,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整件病号服湿透了一遍。

 

哈特曼见状马上拧开了吗啡的阀门,调高了止痛剂的用量。

 

“虽说混血种总是和奇怪的事情打交道,你还真是······该怎么说呢?运气真的不好。”

 

吴邪喘息着,过了十分钟才慢慢缓过来。

 

“我······”

 

“后续的处理不用担心,雅史处理这类事情很有经验。”

 

“那我的处分呢?”

 

吴邪感觉嘴巴很苦,虽然还只是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但这不意味着他是个傻瓜。卡塞尔学院保守着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秘密,他们也不会吝惜采取任何手段确保秘密的安全。整座学院就是一座钢铁的堡垒,从他开始签署亚伯拉罕血契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与血和火相连。

 

虽然从他过来进修的2002年起卡塞尔学院开始实行非军事化管理,但是延续了一个世纪的普鲁士军官团的痕迹也没有那么快消除,他仍然能够感受到那种无处不在的冷肃感。高年级的学生依然保持着传统的军人作风,外出执行任务时甚至还被配发了自杀所用的剧毒氰化物。如果有必要,低年级的学生也被允许配枪,并拥有为了保密当场射杀无关人士的权利,当然,前提是你能够被军事法庭宣判无罪。

 

天啊,想想他干的事情,在美国芝加哥人流最繁忙的机场上演雨林狂蟒之灾的戏码,这可不是被关上个一个星期禁闭可以了结的事。毕竟上一个在公开场合使用了大范围杀伤性言灵以及在联合国大会上泄露龙族秘密的学生没经过审判会就都被关进了精神病院,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事情,而两个人听说到现在还没有被放出来。

 

“莱茵斯,我可以叫你吴邪吗?”哈特曼的德语换成了字正腔圆的中国话,杭州人的吴邪甚至从他的话里捕捉到了江南水乡特有的软糯感。

 

“啊······当然可以,教授!”吴邪被吓了一跳,这时候哈特曼教授还能这么和声和气的说话往往意味着更大的暴风雨。

 

“别紧张,这件事说到底不能算你的错。”哈特曼摇摇头。“看来以后学院也要给学生开个讲座解释一下不明炼金物品的处理问题。”

 

“那么······”吴邪卡壳了,他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那个执行专员的名字,甚至连容貌都模糊不清。

 

“海耶,西蒙·海耶。”哈特曼挑挑眉。“不是你的问题,海耶受过这样的训练,他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隐藏自己,渗透、破坏甚至暗杀,他已经把这些技术转化成了本能一样的东西。”

 

“不过这次他也栽了,居然在转职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接下来的6个月就别想有薪水拿了。”哈特曼摇摇头。“不说这个了——”

 

下一秒,吴邪感觉有什么热烘烘软绵绵的东西落到了他的怀里,他下意识的把它搂住了。

 

“听说带宠物来会让病人心情舒畅,这样恢复的也会快些。来,给这个小家伙打个招呼吧,这是卢格尔(德语:Luger)。”

 

油光顺滑的皮毛,细长的短吻,短小的四肢,富有弹性的肉垫,下垂的长耳朵。

 

是一只幼年的腊肠犬。

 

“我记得你喜欢狗,是吧?”哈特曼笑眯眯地看着卢格尔欢快地舔着吴邪的下巴。“你还记得切尔西(俄语:Челси)?卢格尔是她去年生的宝宝。

 

切尔西也是一条腊肠犬,每天神气活现的像个守卫一样蹲在哈特曼的办公室大门口。从1983年哈特曼得到她的曾曾祖父汉索尔(德语:HanSuoer)开始,这个腊肠犬家族已经在卡塞尔快乐地繁衍了四代,每一代用德语和俄语交替起名,它们都是哈特曼重要的狗狗家人。

 

吴邪就更不要讲了,他的爷爷吴老狗本身就是长沙著名的狗王,因为他家三叔吴三省不靠谱,吴邪还是个路都走不稳的小豆丁时,他的狗狗叔叔们可是寸步不离。

 

顺带说一句,路明非后来也得到了一条,是个漂亮的小姐,卢格尔的孙女内奈。蒲公英台风事件后,哈特曼带着路明非搬到了杭州,结果后来内奈和吴邪家的小满哥整日你追我赶黏黏糊糊,搞得哈特曼总是打趣吴邪说两家迟早得做亲家。吴邪说那敢情好,他正愁没有娇滴滴的混血儿小棉袄可以抱出去炫耀,省的叶胜成天像防贼一样的担心自个儿去拐他家闺女。

 

可惜了,内奈和小满哥的宝宝全是公崽子。

 

彼时胖子口中清新脱俗的吴小官人已经千锤百炼成了沙海吴大邪帝,理论上应该无坚不摧,站在雪山之巅受众小弟膜拜,但是——

 

他每天守着吴山居醒来看见的是王盟、梨簇、苏万和杨好这四个没头脑和不高兴,哦,苏万这个王后雄信徒还是拉高了平均智商的,否则真的惨不忍睹,培智学校欢迎你。

 

坐火车溜达去长沙收账望下去下面也是一大群歪瓜裂枣、龅牙胡茬的伤眼大叔,原本还有个哑姐可以拉高颜值,等到他三叔那个不知道叫吴三省还是解连环的坑货回来后,一切都是浮云。

 

飞到北京看到的是解雨臣、黑瞎子这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心机BOY上演宫心计,就算躲到巴乃也只能和胖子这个孤终身的痴情梁山伯两两相对无语,转了一大圈就连狗崽子都是公的,一大把年纪了还没有香香软软的小棉袄可以抱在怀里治愈心灵,你说糟心不糟心?

 

这下就算每天吸上个十条烟把西湖搞成雾霾缭绕的四九城都弥补不了吴邪内心明媚的忧伤。

 

啊?你说霍秀秀和梁湾?那不算,其中一个是披了邻家小妹皮的武媚娘,老九门霍小仙姑霍当家。套用李元芳的一句话,全天下的男人没人敢把她当女人,和解语花组团就是刷遍北京的盗墓界霸王花。

 

至于另一个,那就是汪家君主立宪制下的痴汉心机凤凰女,每次吴邪看见汪家小辈那一脸期待吴蛇精入赘本家,打倒张家,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表情就胃疼。

 

你说张家人?那是谁?沙海大邪帝表示自己不认识那个专业失踪失忆的闷油瓶张起灵张大族长,不过念着另一个用的挺顺手的就不去举报那个刷绿漆装嫩的老黄瓜张海客盗版他的脸,至于那个臂上能跑马单手耍大刀的张海杏——

 

啧,爷敬那姑娘是条汉子。

 

啧啧,话题扯远了,我们现在来看看当年还是天真小郎君的吴邪好了。

 

“怎么了,哈特曼教授?”

 

哈特曼把床头柜上放着的文件夹递给了吴邪。

 

“本来这件事应该是曼斯来和你说的,毕竟他才是你的导师。不过他现在——”哈特曼清咳了一声。


“不愧是卡尔·冯·龙德施泰德将军的孙子,用性如烈火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

 

吴邪接过了文件,一种不祥感油然而生。

 

“你看看吧。”哈特曼把卢格尔抱了回来。

 

吴邪打开文件的封面,看见第一张是一份医疗表格,抬头写着他的名字,但是旁边还用德语标注着“尼伯龙根计划实验体一号”的字样,他顿了两秒继续看了下去,然后在扫到血统评级的那一栏时停住了。

 

血统等级:A

 

吴邪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但还来不及分辨内心是高兴还是迷惑时,当他翻开回形针别着的入学照片下面挡住的最终诊断意见时,整个人完全愣住了。

 

诊断意见:脑叶蛋白质受损,龙文感应微弱。

 

处理意见:清除记忆,定期监控。

 

吴邪没有说话,他也知不道怎么说,现在他完全不知作何反应。他感到一阵一阵的晕眩,脑子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他要被清除记忆了,他想要逃跑,想要大喊大叫,说着这不公平,他犯下的错还不值得被这样对待。但他内心深处又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反驳,异常代表危险,危险就必须清除,秘党一千年来都是这么做的,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吴邪发誓他可以保守混血种的秘密,不再接触和龙族有关的一切,但是被人随意地摆弄大脑,消除记忆?他真的无法接受。

 

必须得离开,要想办法逃跑。

 

等一下——

 

为什么要把这份文件给他看?如果真的打算消除他的记忆,只要让富山教员趁着他昏迷的时候做好了,他什么都不会记得,只会当做自己去美国进修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昏迷了一年多而已。

 

一发现这个问题,吴邪倒是释然了,反正现在也什么都做不了,那就没必要急着逃跑或是反抗之类的。

 

哈特曼笑着点了点头。

 

“你脑子转的很快。”

 

吴邪努力深呼吸了几口,努力是自己平静下来,抬头看向哈特曼。

 

“下面该怎么做?”

 

“这世上永远都有个Plan B。”哈特曼打了个响指,卢格尔从他的膝头跳了下来,迈着四条小短腿哒哒哒地跑到窗台下绕着深色的窗帘布打转。

 

“酒德麻衣学员,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个好习惯。”

 

“麻衣!?”

 

吴邪循声望去,像是变色龙转换身体颜色一般,落地窗帘的角落里慢慢浮现出一个少女的身影。

 

犹如乌檀木般漆黑的黑发长至腰部,额前的刘海修剪的整整齐齐,白皙的脸蛋精致小巧,细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充满了玲珑精致的美感。

 

在酒德麻衣的身上,清纯与妩媚,和风与洋风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简直是日本《源氏物语》中如花朵般纤细美丽的宫廷女御和凯尔特神话中梦幻妖娆的湖中仙女相结合的造物。

 

要知道,当年这个A级大小姐接受吴邪这个进修生的追求时,摔碎了学院里不知道多少个少男心。

 

“原来你的言灵是冥照,嗯?”

 

哈特曼的注意力被酒德麻衣胸口挂着的绿宝石戒指吸引了。

 

“你这古董戒指可是个稀罕货。”哈特曼打量着由四条镶嵌着绿宝石眼睛的银蛇互相盘绞而成的戒指。


“公元10世纪铸造的阿尔·拉齐(Ar-Razi)之戒,能够削弱甚至消除龙族言灵效果的炼金戒指,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

 

酒德麻衣沉默地向哈特曼鞠了个三十度的躬,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吴邪顺势拦住了麻衣的肩膀,而麻衣也牢牢握住了吴邪的另一只手。

 

“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酒德麻衣?”哈特曼在心里暗暗骂了远方那个小恶魔一句挖墙脚的奸商。

 

酒德麻衣点点头,恢复了往常那种明艳的气势。

 

“当然,吴邪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好吧,那就一起听好了。”哈特曼扯了扯嘴角。“当时的情况很不妙,吴邪,无论那盒子里是什么,它是活的,有意识的,然后把你的大脑当做宿主寄生了。”

 

吴邪觉得浑身发寒,酒德麻衣也惊地收紧了握着吴邪的手,捏的他指骨都在发痛。

 

“别担心。”哈特曼注意到这对小情侣心里翻腾的厉害。“它被摧毁了,干干净净的。”

 

“能够确定吗?”酒德麻衣盯着哈特曼的眼睛,似乎只愿意接受肯定的答复。

 

“除非那种东西的存在超过了卡塞尔现有的检测水平,不过理论上就算是四大君主也无法承受虹天的正面一击,是我动的手,所以多少也有些感觉。”

 

“是吗。”麻衣和吴邪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你该谢谢曼施坦因教授,是他不顾危险利用自己的言灵把你的意识叫了回来,医疗部的人才能在给予你最小伤害的同时清除掉那玩意儿。”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场景,哈特曼的脸色有些凝重。

 

“什么伤害?”吴邪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又绷紧了。

 

哈特曼吸了口气,坐正身体,蓝色的瞳孔燃烧起一圈金光。

 

【赞颂我王的苏醒,毁灭即是新生!】

 

不属于此世之音从哈特曼的嘴里迸发出来,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发音方式,那古老的句子带着君王般的威严,仿佛教堂的钟鸣一般。

 

酒德麻衣捂住了耳朵,脸上流露出极度悲伤和畏惧的神情,身体一软倒在了吴邪的怀里。

 

但吴邪只是觉得心脏猛地一跳,入学时那种颤栗到想要下跪的臣服从感再也没有出现,更加可怕的是,他已经无法理解这句龙文的含义了。

 

“怎么会这样?”吴邪茫然地抱着麻衣,他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和龙文的共鸣。

 

“我很抱歉,吴邪。”哈特曼的眼中闪烁着悲伤。“那种力量和你寄生的太紧密,医疗部试图剥离的时候出现了意外,然后······”


他摇了摇头,没再说下去。

 

“但是我明明······”吴邪想要拿报告上的血统评级反驳,但是哽住了。他听说过,有些混血种的血统纯度很高,但是继承的全部是垃圾的基因,一辈子都不会表现出什么特别之处。而有的混血种血统评级虽然很低,但是继承了少数最为纯净的基因,甚至可以能够发挥出接近纯血龙族的力量。这两种情况极为少见,但是并不是不存在。

 

简直就像是上帝在抛硬币,谁都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

 

“你本来应该是个植物人了,但是我们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把你救活了。”哈特曼挑出了报告的最后一页。

 

“你们对尼伯龙根计划知道多少?”





PS0:腊肠犬的梗来自俄罗斯拍的讲述埃里希·哈特曼的电影《心之强敌》,他们大队有一只超级可爱的腊肠犬(虽然不是哈特曼养的,不过他很喜欢狗狗)不过到现在还没上映%>_<%,只有个b站的预告片。


这人物很敏感,毕竟哈特曼纳粹德国士兵,苏联空军被他打脸打的跟什么似的,他们那个开挂的大队干掉了相当于整个欧洲空军飞机总数的战斗机,从预告片来看很公正,把他正直、勇敢、善良、公义的性格刻画的很深刻,但是那身份,真心尴尬,俄罗斯一直到2007年才宣布当年苏联政府为哈特曼定的罪不成立,要是上映了,呵呵,你懂得,河蟹爬过~



PS1:还记得原著中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尼伯龙根计划吗?由校董会在A级学生中筛选精英培养,但是根据龙四中混血种会议的讨论,似乎他们认为路明非三年级时力量的突飞猛进是靠了尼伯龙根计划,那我就姑且认为这个计划就像暴血技能一样可以提纯血统。


这章就解释了吴邪为什么中途辍学了,他成了尼伯龙根计划的试验体,但是这是医疗部违背学校校董会的意思做的,为了救他,哈特曼他们非法动用了实验素材。


我觉得可能是纯血龙族的血肉或者卵之类的,又或者是什么无法施放第二遍的大型炼金术,因为弗特罗斯和贝奥武夫他们在会上曾经以为用在路明非身上后大骂是浪费,似乎这个计划只能针对一个人实施的样子。


为了不让这个刚从鬼门关逃回来的学生又被哪个黑心的教育家给活生生解剖了,只好收拾包裹让他逃命去。曼斯去和校董会吵架了,他可是那个冬天只穿一件大衣,三进三出国防军,并且敢和希特勒拍桌子的猛男——卡尔·冯·龙德施泰德将军的孙子呐!


好了,折腾了大半天,吴邪命是保下来了,自由也挣到手了,但是必须和其他退学的学生一样消除记忆。不过这里富山雅史根据哈特曼的意思做了手脚,如果吴邪接触到和龙族有关的东西就会慢慢想起来。【不慌,盗墓笔记里那么多奇葩墓】


不过吴邪对龙文的共鸣还是失去了,无法动用言灵,无法使用炼金术,所以沙海里还是得吸蛇毒,不过不要方,血统在那里摆着,体能A,健康A,耐力A,我大邪帝成了站在人类顶端的男人。【不就是吸烟成吨也不会得肺癌么~】



PS2:麻衣大美人因为家庭破裂的关系,其实性子很凉薄,但吴邪和麻衣在最恰当的时间和最巧的地方相遇了。


此时的吴邪天真单纯,可以掏心掏肺对一个人好,而酒德麻衣之前还没遇上过这样不为什么就对自己好的人,内心也没有磨练的坚如磐石,所以两个人就撞出了火花。爱情是盲目的,初恋是最美的,即使后来两个人还是分开了,彼此都还是把对方当做极其特别的存在。【小哥你郁闷去吧】


沙海后的吴邪和麻衣就像是那种——算了,要是都老了,男未婚女未嫁,那就搭伙一起过日子好了。


PS3:我很喜欢【没有灵魂的孩子】大大的《石说》,所以盗墓线中的瓶邪绝对不甜蜜,背景设定可以参考《石说》,张起灵曾经对不起吴邪,而吴邪已经抛下过去向前走了。


这里的吴邪没有那么仙气儿,也不邪魅黑化,还很接地气,甚至有些热血,是一个命运的斗士。因为他回忆起了更加伟大的事业。现在他过去的同伴们都在为了混血种与人类的未来不惜牺牲性命战斗,自己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不过小哥该心塞了,轮到吴邪说我的事情和你无关了。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