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二十六)

前传《那年那蛇精那些事儿》(二)


盗梦空间(盗墓笔记Crossover)上


【2003年  美国芝加哥】


“施耐德,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雨夜匆匆赶来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的执行部部长哈特曼惊讶地看见本该卧床静养的施耐德坐着轮椅出现在了机场大门口。


捂着氧气罩的施耐德点点头,他现在根本说不出话来,两年前格陵兰冰海事件中他的呼吸系统严重冻伤,只能依靠便携式的呼吸器维持生命。原本英俊的面容遍布可怖的伤疤,但这个男人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近乎病态地燃烧着不屈的火焰。



“古德里安,曼施坦因,你们两个人怎么还没拦住他一个病人!”



哈特曼看着眼前一个给施耐德打伞,一个帮施耐德推轮椅的老熟人,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拦得住吗······”



古德里安缩了缩脖子,显然他对两个小时前病房里施耐德那种‘你不带我过来我分分钟死给你看’的狠戾样子心有余悸。



哈特曼也知道施耐德一年前苏醒后性格越发地偏执,别人说什么根本听不进去,所以他也无意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现在得把精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



“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现场都乱成一锅粥了。”曼施坦因把手里的另一把伞扔给了哈特曼。


“言灵失控?”哈特曼撑起伞。


“一个放假回国的二年级学生和一个刚从中国执行完任务回来的专员,现在快速反应部队的人都被拦在飞机外面,彻底没辙。”


“怎么回事?”哈特曼眯起眼睛。



候机大厅和航楼都完好无损,没有爆炸,没有火焰,没有浓烟,没有冰雪,被校工部疏散的机场静悄悄的,完全不像一般混血种言灵暴走以后的现场。



“还记得1995年你去中国秦岭的那次任务吗?”



“那么超现实的经历我怎么会不记得。”



“Yesterday Once More(旧日重现).”



哈特曼有些疑惑,但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哦······我不得不说,这可真让人觉得不舒服。”



身着迷彩和夜视镜的海豹突击队员把机场跑道封锁了,黄色警戒带里的场景只能拿科幻片来形容。



停机坪像是变成了亚马逊雨林,联合航空蓝白相间的波音777客机被一棵巨大的青铜树缠绕着。树身上刻满了西周时代的雷云纹,扭曲分叉的枝干乍一眼看上去像是藤蔓,仔细一瞧确是无数吐着信子的青铜蛇,就连雷云纹金色的缝隙里都有一条条金色的小蛇在缓缓地游动。


哈特曼静了一会儿,然后开口。


“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被困在飞机里学生的身份、血统评级和言灵?还有,执行部这次任务又夹带了什么危险物品?”


“这点我可以说明,哈特曼教授。”


“海耶?”


哈特曼回头看见坐在救护车上披着橙色急救毯的执行部专员走了过来,他先是安慰地拍了拍施耐德的肩膀,然后对着哈特曼立正敬礼。



专员的名字叫做西蒙·海耶(Simo Hayha),与施耐德是同期,美籍芬兰人,曾祖父就是冬季战争(苏芬战争)中狙杀505人的“白色死神”西蒙·海耶。继承了曾祖父之名的他也是个神枪手,哈特曼枪械课上的得意门生,一连四年都拿到了卡塞尔狙击大赛的冠军。



“被困在里面的学生是C级,至少在我被扔出来之前还活着。”海耶用冰袋捂着自己肿起来的额头,他可是头朝下被扔到了飞机跑道上来着。



哈特曼脑中飞快地过滤着学院二年级C级学生的名单,当他开始排除假期回国名单时,思绪被海耶的后半句话抓住了。



被扔出来的?



哈特曼环顾四周,果然发现跑道外的草坪上满是惊魂未定的旅客,富山雅史和心理部的学员一边给他们做心理疏导,一边还要给他们做清除记忆的催眠,个个忙到飞起。



机场边缘安置了电磁干扰装置,还有荷枪实弹的突击队成员来回巡逻,防止龙族的秘密被泄露出去。



看来那个言灵暴走的学生是有意识的不想伤到别人。



“到底怎么回事?”哈特曼捏了捏鼻梁。



“这次的任务很顺利,我在中国秦岭只是定期观测青铜树元素衰变和测定射线强度情况,只是临走的时候在教授您上次破坏的祭坛下面挖出了一个盒子。”



“让我猜猜,你就这么把它带回来了?”



“没错。”海耶点点头。



“盒子没有可供打开的缝隙,表面的花纹和青铜树一模一样,凭我手头的一时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我打算把盒子带回学院炼金部鉴定。”



“难道说它晕机了?”



年过四十却仍不改其逗比本质的古德里安说了个超级冷的笑话,听得坐轮椅上有气无力的施耐德都想打他。



“我说你给我正经点不行吗!”曼施坦因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古德里安一眼,他有理由相信,自己日益稀疏的头顶森林是被自己这个不着调的老友气出来的。



“这点我无法肯定。”海耶居然很认真地回答了。“但是在我碰到那个二年级返校生的时候盒子的确发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海耶似乎很难找到词语来描述。



“我觉得像是盒子里有什么东西醒过来的感觉,然后我就开始头疼,哦老天,那感觉就像有人用棍子死命敲你的后脑勺。”他皱着眉,显然回忆起当时的感觉让他感到很不舒服。“然后我把盒子掉在了地上,那个返校生想要帮我捡起来,然后——”



海耶做了个爆炸的手势。



叮铃铃——


哈特曼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看名字,然后接了起来。


“哈特曼!”


“曼斯。”


“你已经到机场了?”曼斯·龙德施泰德的声音很焦急。“知道是谁吗?”


“知道。”哈特曼叹了一口气。“是你的进修生,莱茵斯·吴(德语:reines——纯洁的)。”


“好······我马上到。”


“那待会见。”


“待会儿见。”


哈特曼放下手机,看见在场的所有人都以崇敬地目光盯着他,因为他是休假途中临时被叫过来的,根本没从EVA那里拿到情报。


哈特曼耸耸肩。



“卡塞尔02级学生包括进修在内的只有49个,C级有21个,其中这个月从本国返校的只有9个。那架飞机是波音777A-222E,来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候机大厅电子滚动屏上的显示的航线,A-222E的航线是从中国上海飞往芝加哥,那9个学生里只有一个中国人,就是从德国卡塞尔大学建筑系过来进修的莱茵斯吴,中文汉字是吴邪,这名字给我的印象很深。”



说完哈特曼仔细观察着那些焦躁不安的青铜蛇。


“曼施坦因,莱茵斯的言灵和你是一样的,对吧?”


“对,是蛇。”曼施坦因的手紧握成拳。



“原本是生物电流的虚空之蛇居然实体化了。”哈特曼无意识地用大拇指摩挲着食指关节。“不,还不完全,不过已经不是能量体了。”



哈特曼观察的很仔细,那些青铜蛇甚至青铜树的存在介于实与虚之间,落下的雨滴可以轻易地穿过藤蔓编织成的青铜网,但是海耶手里满是齿痕的步。枪显然又证明着对方是实际存在的。



这情况就像8年前他差点被困在秦岭迷宫时一样,虚实转化的墙壁让他找不到出去的路。



“我记得蛇是精神系的言灵,主要用于搜寻侦查,以C级的血统一次最多放出一条,这么多的数量盒子中的某种力量让它发生变异了吗?”



哈特曼询问曼施坦因。



“不,也许不是变异,是进化。”曼施坦因的脸色在探照灯的光下显得无比苍白。



“就像言灵刹那可以进阶成时间零,用于探查的镰鼬可以进阶成攻击系的吸血镰,我们对龙族言灵的研究还是太少了。



“但是强行进化言灵很危险,我记得Mr Wu 三个月前才刚刚觉醒言灵。”



古德里安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语气变得相当正经。“学院以前就出过精神系言灵暴走导致学生脑死亡的事件啊!”


听到这里,施耐德猛地抓住胸口的衣服艰难地喘息着,额头上满是冷汗。


“海耶,快,马上送医院!”哈特曼扶住因为PTSD(创伤应激综合症)发作的施耐德,海耶一把抱起人就往救护车那里跑。


“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这里只有你处理过这样的事件。”目送着卡塞尔学院的直升飞机升空,古德里安看向哈特曼。


“说真的,你问我?”哈特曼从靴子里取出一柄戈.博.刀,看着不到十公分的刀身皱眉。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


“曼施坦因,等第一波攻击完了,你给帮我个忙。”


“什么?”


“你总不想我把那个孩子搞成植物人吧。”


说完这话,哈特曼观察着那些密密麻麻到足以让人患上密集恐惧症的蛇群。


看来得先把多余的枝条修剪掉才行。


“每个人都让开!”


听到哈特曼的话,在警戒带外巡逻的突击队成员都很有职业精神的在十秒内散得干干净净。


哈特曼手里的匕首迸发出异样的光辉,注入的言灵之力让戈.博.刀的刀身发出不详的卡卡声。


好了,连削苹果的刀都用上了,这下真是要穷到连补锅的钱都不够了,又要找校长借钱补贴了。


天空中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


“哈特曼!”


曼斯龙德施泰德从卡塞尔学院的直升机上探出了身体,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细长匣子。


“用这个!”



曼斯扔东西的力气很大,哈特曼接住匣子一连后退了三步才堪堪站稳,打开发现里面是一把一战军官佩剑,银色的护手,装饰着钻石皇冠的剑柄,金色狮子的花纹。


一把用龙焰锻造的瓦雷利亚钢剑。



哈特曼向曼斯敬了个礼,然后把全身的力量注入了紧握剑柄的手中,高高举起了剑。



光在聚集,无限地凝聚,汇成一道耀眼的光束。言灵之力被哈特曼身体里的龙之因子所解放,化成无数道光刃,将缠绕在飞机上的青铜蛇一一斩断。坠落在地的蛇头和蛇身扭曲着,但是很快就被灼热的冲击分解殆尽。



哈特曼回头冲被震撼到的古德里安笑了笑。



“就这样,拔起剑,斩下去。”




PS1:我脑洞是不是被开过光啊·····看来我的要找点东西把我的脑洞补上,思维发散到外太空去了,正剧不写光写番外。


PS2:吴邪这次言灵暴走的情况就和秦岭青铜树物质化的力量很像,盒子就是张家历史里说的那个。


我设定盒子总共有两个,乾隆皇帝发现的是汪藏海或者后世想要揭露张家秘密的势力弄的假盒子,海耶拿回来的是周穆王弄的真盒子,不过管你是为了长生还是揭露世界终极什么的都没用,因为还没打开被强拆王哈特曼给报销了,他打架的宗旨就是以实力碾压过去,堂堂正正的干,反正他做得到。


想想计划了几千年的计划还没开局就卡塞尔蛇精这么搞没了,我很同情那个谁谁谁······就算是青铜门和张家古楼,来一记虹天剑就差不多了,那可是对军宝具,像莱茵、烛龙这样的大规模杀伤性言灵就是幻觉系的克星,把铃铛和机关都暴力强拆了你还搞什么?【我为什么觉得卡塞尔执行部都是中国拆迁和城管大队的?】


PS3:哈特曼活脱脱就是007,装备永远还不回来,用一个坏一个,自己都要掏钱补贴,要不是校长和路鸣泽的小金库,他穷的跟蜘蛛侠一样。【还好有养孩子的奶粉补贴】


PS4:话说,你们谁记得沙海邪帝掉下去是几几年几月来着?下一章估计可以写到路鸣泽家的娘子军团去救人了,吴邪在山洞里左拥右抱【误!】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