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二十五)

前传《那年那蛇精那些事儿》(一)


【1983年】

 

【智利蒙特港以北100km】

 

远方海平面上黑压压的乌云向着海岸线移动,叶衡趴在岸边的礁石上举着望远镜脸色发青。

 

“我说,咱们这回是死定了,对吧。”

 

叶衡放下望远镜,决定死都不要再看那些奇形怪状的镰鼬一眼。

 

酒德利家没有说话,拿出了两把麦克米兰TAC-50狙击步枪。

 

“就剩这个了?”叶衡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嗯!”

 

酒德利家把惜字如金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当然也许他只是不好意思刚刚自己武装泅渡时把喷火器和白磷燃烧弹之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掉海里了。

 

“算了,我迟早得死你手上。”叶衡已经无力吐槽了,他接过枪,拿出自己战术包中的16倍瞄准镜装了上去。

 

“我说利家,以前光见你用刀了,枪法怎么样?”

 

“练过,第一名。”酒德利家终于说出了让叶衡热泪盈眶的话。

 

“好兄弟,上了!”

 

叶衡冲酒德利家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转心校准瞄准用的光学窥镜,就在他准备好射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呃,不对啊,每年卡塞尔狙击大赛的第一名不是德国人就是芬兰人,再下来就是乌克兰人,没听说过有亚洲人进前三的啊?

 

“利家,你是什么时候的第一名啊?”叶衡的声音有些发颤。

 

“Okinawa,Natsu Camp.”酒德利家吐出了个叶衡完全没听过的词汇。

 

“哦,Nastu Camp.”叶衡完全没反应过来,他像鹦鹉学舌那样重复了一遍。“那是什么,冲绳的童子军训练营吗?”

 

“翻译成英语,我想大概是Summer Camp吧。”

 

叶衡卡住了,他像个机器人一样一节节地转过了脑袋。

 

“你是说Summer Camp?”

 

“嗯,Nastu Camp,SummerCamp,Natsu Camp,Summer Camp,对,是Summer Camp。”似乎觉得发音有些别扭,酒德利家还用日语重复了一遍。

 

“夏キャンプ。(日语:夏令营)”

 

“呵呵,Summer Camp。”叶衡的表情简直难以形容。

 

Summer Camp你个头,利家你生下就是为了气死我的吗!谁管你是Nastu Camp还是Summer Camp啦!真是被你这个天然呆搞死了!这次要是活着回去绝对要和学院申请换搭档,做独行侠都比和你在一组好!完了完了,气昏头了,我怎么也给自己立死亡FLAG了,绝对都是酒德利家你的错!呜呜呜呜,我还没向女朋友求婚呐!老叶家香香软软的小棉袄还在路上啊!

 

“别担心,叶君。”

 

酒德利家完全没有GET到叶衡内心汹涌澎湃情感的重点,他用力捏了捏对方的肩膀。

 

“我们一定会活着回去的。”

 

 “你和这些妖怪们说去吧,我们只有两个人,而它们——”叶衡的表情一片灰暗。

 

“一比两百我都觉得算少了。”

 

“我们会平安回去的。”酒德利家重复着,语气是那样的坚定,让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他的话。“伦子已经怀孕了,我不能让我的儿子一出生就看不到父亲。”

 

“诶诶诶,我说利家,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一般说了这话的家伙绝对回不去。”叶衡摸了摸下巴。“不过看你笑的那么梦幻,你到底有多爱你老婆啊?”

 

“你是说伦子?不,我说的是国松。”酒德利家摸了摸绷直的嘴角,疑惑地看着叶衡。

 

“这才几个月你就把名字都取好了,算了,不和你说这个,它们来了。”

 

叶衡屏住了呼吸,原本像蝗虫群一样模糊的镰鼬大军已经近在眼前了,叶衡和酒德利家两个人不用光学瞄准镜都能够数清楚风妖骨质面具下复眼的对数。

 

“这次回去,我请你喝酒,伦子的手艺很好。”酒德利家突然冒出一句。

 

“好啊,那我就等着了。”叶衡没有动,嘴角上挑露出一个惯有的坏笑。

 

至于两个人最后有没有领便当?结果是很清楚的,不然二十几年后卡塞尔学院的那对傻瓜情侣是怎么来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叶衡当时吐槽的诅咒,酒德利家期待中继承家业的儿子国松没有了,叶衡梦想中香香软软的小棉袄也没了。老叶家多了一个三天两头上房揭瓦的混小子,酒德家也只有一对性格迥异的姐妹花。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是天然呆的酒德利家总是把叶衡气的跳脚,而十八年后的叶胜总像个混小子一样管酒德亚纪叫短腿妹,把短发娴静的少女气的满脸通红。

 

至于酒德利家和叶衡当了多少年酒友,这从酒德太太不到三十就孀居和改嫁,大女儿麻衣离家出走,小女儿亚纪被家人视作不祥之人的情况来看,恐怕只能说一句,很遗憾。

 

三十年后,回国隐居多年而不再过问混血种事务的叶衡再次坐上了飞往美国伊利诺斯州的飞机。

 

当他坐在教堂里看着身有残疾,却依然笑得幸福的叶胜和酒德亚纪,看着两个孩子从伴郎吴邪和伴娘酒德麻衣手里接过戒指交换时,叶衡终于可以平静地向先他一步去往另一个世界的老友问好。



PS1:这章和第一章《极光之剑》接上了,讲的是叶胜和酒德亚纪父辈的故事,原著里我可喜欢这对傻瓜夫妇了,结果江南就是不给情侣好结局。


PS2:故事里“夏令营”的梗取自美国爆米花电影《超级战舰》,从头到尾看得我打瞌睡,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日本舰长和男主角讨论英语翻译,总之战场上翻译理解错误真是比表错情还可怕。


PS3:1980年美国麦克米兰推出TAC-50狙击枪老神奇了,它是世界上射程最远的狙击步、枪,但是没有规定瞄准镜,对,你没看错,身为狙击枪它没有固定的瞄准镜,连机械照门都没有,各国自己发挥好了。叶衡用的光学瞄准镜是加拿大军方的配置。


PS4:最后一个彩蛋,盗墓里的吴邪出场了,读作傻瓜夫妇的伴郎【写作麻衣的前男友】。


【小剧场】


鸭梨看了看一个电话就坐飞机越洋赶过来,不仅腰细腿长胸大脸蛋好,而且能说会道,整一个艳光四射的有钱大美人酒德麻衣,再想想把老板折腾成蛇精还要往长白山倒贴钱的失忆失踪专业户闷油瓶张大族长,捂脸不说话了。



哈特曼喝了口龙井:吴邪,虽然你和麻衣分手了,要是没有再续前缘的打算话,我记得叶胜家还有个妹子来着,古灵精怪小黄蓉类型的,绝对是你的菜。对了,她是B级,血统稳定,执行部精英。虽然比你小十岁,不过我们混血种命长,不用管这个。


吴邪笑骂:别别别,我一直想把他家小闺女讨来做儿媳妇呢,你来这一手我还怎么搞?


哈特曼偷偷瞄了眼好像在发呆的张起灵OS:还儿媳妇,你小子先突出重围把儿子弄出来再说。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