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二十一)

断章八《故人归》(下)


看到彩虹的一刹那,库丘林的眼神变了,原本高傲的神情消失了,眼底混合的不知是惊愕还是痛苦。


对,是该如此,库丘林有愧于弗格斯·马克·罗伊,他是你的挚友,你的兄弟,能够为你毫不犹豫舍弃性命的存在。


而库丘林背弃了弗格斯,让一个英雄在屈辱和唾骂中死去。


不明高危言灵虹天,属于天空与风之王一系,乃是阿尔斯特神话中弗格斯·马克·罗伊所持有光之剑卡拉德波加(Caladbolg)的原型,亦是达努神族在北部岛屿戈里亚斯城(Gorias)所获赠的不败神剑。


在一些威尔士的传说故事中,此剑被认为是亚瑟王传说中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的原型剑之一。


由于凯尔特神话中生与死并存,因此这把剑也存在两种不同属性的姿态——寄宿天雷之力的螺旋剑,以及蕴含着彩虹光之力的霓虹剑。


Caladbolg意为“坚固的雷电”或是“雷霆般的一击”,螺旋剑一击就能轰平阿尔斯特三座大山的山头,而霓虹剑一击也可以轻易蒸干加拿大大斯雷夫湖的湖水。


与阿尔斯特有因缘的人使用Caladbolg的时候,库丘林背负着在此剑前必定一度败北的宿命。换言之此剑也可说是库丘林的天敌。


直到1980年,哈特曼才正式再现了这一高危言灵的超凡力量,当时卡塞尔学院将其定义为排名仅次于序列112莱茵的神级言灵。


根据混血种秘党1972年最近一次修改的言灵序列表可知,现今已知的言灵共有118种,以类似元素周期表的方式排列。118种言灵分为大地与山、海洋与水、青铜与火、天空与风、精神五系,精神系为白王后裔的专属言灵,但周期表中没有黑王的专属言灵。


其中,89~100号为危险言灵,101~113号为高危言灵,114~118号为绝密言灵。序列表之上为神级言灵,但是最高阶的几种言灵,人类至今对它们所知甚少。


高阶言灵已不拘泥于形式,可以直接控制地、水、火、风、精神五大元素。言灵周期表是人类基于自己对言灵的理解而建立的表格,一定有某些言灵是在周期表之外的,所以还有言灵是在118号之上的,目前所知的序列号最高的言灵,是121位的神谕,那是专属于白王的言灵,而在言灵周期表中还没有黑王的专属言灵。


通常意义上来说,言灵序列表上杀伤性巨大的言灵通常领域较小,很少有能过二十米的,如序列89的君焰,这样高危的言灵如果不爆炸,领域范围只有有限五米。112号以上的言灵则完全不同,使用这些言灵会有极大程度的反噬,很有可能在施放的同时将施放者的生命燃烧殆尽。


例如青铜与火之王一系最高的言灵烛龙使用后摧毁了整座白帝城,但是施放这一言灵的龙王诺顿也被迫茧化陷入长眠。而莱茵能够同时运用地、火、水、风四大元素,形成以施放者为中心的大爆炸,施放时不分敌我皆会被卷入大爆炸死去。


1908年6月30日上午7时17分,一位身份未知的混血种曾使用莱茵造成了发生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通古斯大爆炸,爆炸只持续了0.3秒,但产生的蘑菇云甚至在德国的莱茵河上都能看到,因此暂名为“莱茵”。


秘党记载最后一位可能持有莱茵的混血种即为“夏之哀悼”事件中战死的初代狮心会领袖梅涅克·卡塞尔,根据当时唯一的幸存者希尔伯特·让·昂热的描述,整座卡塞尔庄园都像是高爆炸药轰平了。


虹天的对施放者造成的危险性比起烛龙和莱茵要小的多,而且它具有极其特殊的属性,就像古代拥有这一言灵的达努神族所发现的那样,言灵虹天中雷电与光的力量能够压缩贮存在特定的炼金武器中,等到攻击时再释放出来,实行精确的定点打击。


遗憾的是,能够承载虹天力量的炼金武器数量极其稀少,一旦遇上需要使用言灵的情况,普通的精钢长剑那绝对就是用一把碎一把,用一把扔一把,所以哈特曼当年讨伐龙族时每次身上都要背上七八把剑,活脱脱就是一个移动的武器架子。


现在哈特曼手中的这柄瓦雷利亚玄秘合金所制的军官佩剑是由卡尔·鲁道夫·格尔德·冯·龙德施泰特元帅所赠,传说在制造的过程中混入了咒语和魔法,用龙焰协助锻造,使其轻便、坚韧并且从不生锈、卷刃或折断。


剑柄尾部的皇冠和镶嵌着红宝石眼睛的金狮子象征了它来自德意志霍亨索伦王室,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由德国威廉二世亲自授予这位来自阿舍斯莱本一个延续了850年之久的军人世家的青年军官的。


咔——咔——


哈特曼的剑刃被库丘林凯尔特长剑砍出了无数缺口,再加上之前多次使用虹天的影响,此时再强行灌入言灵的力量,即将破碎的钢剑发出了悲鸣。


会打偏的,哈特曼确信。


虹天的最大的缺陷就在于全力攻击时只能走直线,一旦钢剑破碎,毫无疑问攻击的方向会发生偏离。


“明非!”哈特曼唤到。


“在。”路明非站直了身体。


“还记得那个镜子的游戏吗?”


哈特曼手中长剑上汇聚出了七彩光线的光轮,乌云散开了,漆黑的夜幕中飘动着极光女神欧若拉绿色的裙摆,呈巨大的圆形状闪耀着的虹色光芒,简直像是女神的王冠。


“啊······明白!”


路明非稍稍思考了一下就明白了,他闭上眼睛,向着天空展开双臂。天空中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无数如同钻石一样的玻璃盾牌漂浮在空中,散布在战场的各个角落。


虹天身为光之力虽然只能直线传播、不过利用反射的原理的话便可以操作方向,而且威力不会随着距离或者反射而衰减。


这些飞翔着的盾牌并非是看上去的玻璃、水晶或是钻石之类的材质,而是路明非利用空想具现幻想出的【未知物质】,由于是这个世界上所不存在的新物质,因此可以承受彩虹之力进行反射。


“虹天——!”


宝剑挥下的瞬间,剑上的光翼如同水波扩散般的反向集束,剑刃瞬间碎裂了,散开的彩虹刺破暗雾撞向了透明的盾牌,漫天乱飞的光刃如同交织的天网扑向了冲过来的库丘林。


“噢噢噢噢哦哦哦哦!”


库丘林挥舞着铁色的大剑,像是予以故人回应,脸上浮出了笑意。这笑容如同猛兽找到了想要捕捉的猎物般的,狂热的笑容。他一一击落了极光色的光刃,在天网中撕开了一条口子。


果然,哈特曼咬牙,虹天的威力分散了,这样还杀不死他。


【Caladbolg——】


突如其来的白色的破灭之光瞬间横断了整个高速公路,笔直地击向冲过来的库丘林。库丘林由于专心避开哈特曼打出的光之刃,再加上极近距离打过来的光束太过刺眼了,他闭上了眼睛,居然没能避开。


【言灵·冰河世界】


曾经属于天空与风之王双生子之一威力的伪装身份在闪光的灼热中失去了形态,接着消失了,随之而来的巨大冰莲花吐着寒气包裹了威力漆黑的身体。


半边碳化的身体,依稀还能看见天蓝色的鳞片,铁青色的龙翼。


接着,透过巨大的冰柱,哈特曼在如镜面般光滑的冰面上看到了他。


高速公路漆黑的收费站路口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看上去不像是一个中国人。他的头上带着一顶有些老气的鸭舌帽,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休闲夹克外套,脚上蹬着一双半新不旧的靴子,步履沉稳,颇有军人的气质。


男人将手中断成两截的铁弓扔到了一边,然后不急不缓地向着他们走来。


他走的并不快,但是路明非能够感觉道对方的急切,他回头看了一眼哈特曼,出乎意料地发现自己的养父正在微笑。


哈特曼是真的很平静,注视着向他走来的人影不知道在回忆着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再痛苦、再伤心的事,眼泪都流干了,他已经向前走了。


哈特曼的大拇指有些神经质地用力摩擦这食指第二个关节的指腹,就像他的导师伊利亚库里亚金愤怒时会控制不住用食指无意识地快速敲打大腿一样,哈特曼不知何时也养成了这种会暴露自己情绪的坏习惯,而且经年不改。


男人站定了。


【Дмитрий (俄语:季米特里)】


路明非靠在哈特曼的身边,好奇地端详着这个走到面前的俄国男人,他很高,高到路明非几乎要仰头才能看清楚他的脸。


他知道这个占据了哈特曼生命绝大部分的男人,虽然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真名,但是这个男人的痕迹无处不在。


他曾经是如同哈特曼父亲那样的人物,严峻冷肃,沉默寡言,但是品格高尚;他曾经是个虔诚的东正教徒,后来又成了一个布尔什维克;他读海涅和普希金的诗歌,从不抽烟却喜欢围着火炉喝伏特加;他高兴时能够一连好几个小时跳着哥萨克舞不休息,俄历新年时也会一边拉着手风琴,一边哼唱着《神圣的战争》。


还有,他很爱很爱哈特曼,就像哈特曼那么的爱他。


现在,他们两个终于面对面了,没有拥抱,没有亲吻,只是一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对方。


哈特曼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和阔日图布对视了,他的瞳孔是神奇的,风暴中舰船探照灯下海水的深绿色,包裹着不可思议的黑。


阔日图布的手轻轻托住哈特曼的脸,碰触似有若无,手指触到了太阳穴上的伤疤时顿了顿,哈特曼垂下眼。


阔日图布的食指和中指在哈特曼的脸上划着道,像是把他当作特种兵一样地涂抹着,又像是在举行什么神秘的仪式。


他是真实的,就在我面前。


抬眼就能看见他。


伸出手就能触摸到他。


实实在在的触觉让哈特曼真的笑出了声。


阔日图布也笑了,两个人的额头抵在了一起。



【男孩已经长大,而男人依旧爱他。】



【即使再过两个世纪,也无法自拔。】




PS1:曼弗雷德虽然被拐走的时候只有3岁,但是他不是笨蛋,他那张娃娃脸实在是太鹤立鸡群了,二战参加苏联空军的人多少都能看出来他像谁。(所以才要把他踢去海军,还是潜艇)乌尔苏拉给他和埃里希夭折的长子起名叫做彼得。


PS2:阔日图布按住哈特曼后颈可不是占便宜,哈特曼要是稍微表现出失控或者想逃的样子,阔日图布就会拧断他的脖子。


PS3:请看过fate的人和我一起默念一百遍【这货绝对不是库丘林,Lancer绝对不是这样的】话说英国神话里描写库丘林打架那模样,你TM是在写人吗?什么眼睛一大一下,什么七个瞳孔,尼玛妖怪啊啊啊啊啊!


PS4:哈特曼的言灵可以参照《灼眼的夏娜》中虹之翼梅利希姆的虹天剑,进化版本1.0——fate高文的转轮胜利之剑,进化版本2.0——Saber的誓约胜利之剑,进化版本3.0——金闪闪的EA。


PS5:瓦雷里亚钢剑出自《冰与火之歌》,这里定义为特殊的炼金武器。哈特曼很苏,二战的著名军人古德里安、龙德施泰德和曼施坦因都和他有关系,但是他也很衰,他之所以会和这些人认识,是为了“去苏联化”,为了抹杀过去的自己。比起如同独角兽一样稀少的苏联军官,还是传统德意志军官的后裔比较不引起学院中人们的注意。


PS6:阔日图布终于回来了,楚路都还没成年,撒糖还是撒这对好了。威力还没死,被LOVE LOVE闪光闪出棺材板了,下章才能夫夫联手刷掉他的最终形态,彻底埋葬这个家伙。


伊利亚·库里亚金一旦开始敲手指,要么汽车发动机盖子要被拆下来了,要么该扔摩托车了,要么拿破仑·索罗快被拆骨头了。


PS7:威力对哈特曼留手了,不过他必将死在哈特曼手上,哈特曼的不知道多少辈的前世是他很重要的人【玛丽苏必备梗:今生前世】文中隐晦地提到了哈特曼前世的几个身份,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我脑洞开大了开出来的,估计一时半会儿联系不起来,他是我多次提到的亚瑟王传说中的人物。


PS8:混血种寿命很长,加图索家那些老怪物和学院里那些教授不到S级都苟延残喘了两三百岁了,哈特曼和阔日图布这两个S级只要不战死,没理由不能再活两个世纪。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