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十九)

断章七《逆转因果之剑》(下)


轰隆隆隆——

 

面对依然试图穿透盔甲的贡格尼尔,路鸣泽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呈“之”字形弯曲的华丽的匕首,嘴角浮起一丝讥讽。

 

【Rule Breaker(万物破戒之符)】

 

叮——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敲击,贡格尼尔枪尖金色的火焰猛然熄灭了。

 

“吓到了吗?别紧张,说是符,实际上就是一把装饰品的匕首,作为武器的性能几乎没有。就像你看到的,它只拥有小刀程度的杀伤力。不过呐——”

 

小恶魔吻了吻手中华丽的古希腊匕首,又敲了一下贡格尼尔。

 

叮——

 

第二下敲击过后,奥丁发现自己失去了与宝具的感应,而本应该彻底刺穿路明非心脏的突袭偏离了。

 

“这是一把否定这世界上所有的炼金术,象征着背叛与否定的剑······”

 

路鸣泽完美地俯身为礼,笑盈盈地看着面前第一次出现剧烈情感起伏的奥丁。

 

“无论是多么极致的炼金宝具,亦或是以炼金术强化的物体甚至生命,都可以藉由契约关系的解除,将其还原到【变化之前】的状态。”

 

“这就是背叛的魔女美狄亚所持有的宝具——万物破戒之符,具体呈现背叛魔女神性的魔术兵装。”

 

“ich hasse dich!(我恨你!)”

 

路鸣泽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更加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路明非的身边响起,还带着极为少见的尖锐口气。

 

路明非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张口结舌地看着不知何时挡在他面前握住了贡格尼尔的哈特曼。本应该彻底刺穿路明非肩膀的突袭偏转到了哈特曼的手臂上,他的右臂发出“咔咔”的骨折声,手掌上滴下的鲜血还没落到地上就被高温蒸发了。

 

“路鸣泽!你这家伙就不能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完再装逼吗······Miststück(混蛋)!我的手快要断了!”

 

“遵旨,小的这就来!”

 

路鸣泽的声音里听不出多少歉意,但是他还是很快地用匕首第三次敲了敲贡格尼尔。

 

 

珰啷——

 

流星之枪的光彻底熄灭了,化作一根晶莹剔透的树枝落在了地上。

 

“很好。”哈特曼撕开衬衫的袖子当做布条吊起了自己受伤的右臂。“现在该轮到我了。”

 

“Ibar——”

 

“——‘后发先至(Answerer)’!”

 

哈特曼身前悬浮的银色球体开始展开,浮现出一把被某种咒力,亦或是某种概念所守护的神之短剑。

 

逆光剑,或者说是逆行时光之剑——弗拉加拉克(Flagalac),已经锁定了奥丁的心脏。

 

叮——

 

不起眼的银色短剑击中了奥丁,下一秒,大地崩裂的声音伴随着难以置信的冲击波,路面在这威力下裂开了,同时掀起了大量的烟尘和强风。

 

这是一把可以把所有攻击都无效化的逆行之魔剑,展现的是以时间为武器,让必杀技对拼无效的神之特技。

 

逆光剑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是歪曲因果,把自己的攻击改写为【先行攻击到对方的攻击】,因为就算敌人拥有再怎么强大的宝具,对于死者来说却是无法发挥出那个力量的,因此对于先被打倒的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机会。

 

在奥丁使用贡格尼尔后就会立刻发动,无论流星之枪以怎么样的高速袭来,逆光剑必然都会以更快的速度命中对方,让敌人绝命当场。

 

弗拉加拉克正是将上述的事实更加夸张化的炼金礼装,有着歪曲命运这种概念的诅咒,因而比起神之剑,还是魔剑这个称呼更加适合它。

 

这把剑所斩断刺穿的并不只有敌人的心脏而已,最可怕的是能够把两者对拼的命运一刀两断,可谓是必胜的魔剑。

 

而且,逆光剑一旦发动,理论上就没有破解它的手段,除非敌人拥有像宙斯之子赫拉克利斯那样拥有【死了以后还能复活十二次】的属性。

 

但也正因为逆光剑【后发先至】的这个特性,这件宝具才不可能先发制人,必须等到对峙时敌方使用王牌,才是逆光剑发动的必要条件。

 

其实,哈特曼赶在路明非的后脚就通过小魔鬼作弊一样的言灵溜进了尼伯龙根之中。

 

利用自己过去在树林和山野间捕捉鸟兽和狙击潜伏时所练出的本领,再加上酒德麻衣言灵·冥照的加护,全神贯注对战的奥丁和路明非居然都没有发现隐藏在阴影之中的哈特曼。

 

天知道哈特曼看见路明非不顾自身安危强行发动言灵·空想具现时吓得连心脏都停摆了。哈特曼的虹天完全失控最多也就是给喀尔巴阡山打个洞,蒸干一个贝尔加湖的程度,跟修改物理法则的空想具现完全不能比。

 

这个和自己的言灵·虹天一样不在秘党言灵序列表中的绝密言灵一旦失控,绝对会把施放者活生生地搞得脑死亡,万一暴走持续下去的话,现实世界搞不好会被扭曲成奇形怪状的样子。因此,除了哈特曼和路鸣泽,就连昂热都不知道空想具现这个言灵的真实力量。

 

平常路明非在练习时都将空想具象化当做了万能家务小助手来使用,比如洗完衣服一秒烘干,咖喱放进锅里一秒煮熟,搬东西不用手,切菜不用刀,开门不用锁之类奇怪的衍生技能。

 

当然战斗训练时也是很不错的辅助技巧,比如说直接让对方打过来的子弹弹飞,手枪解体,炸弹停跳之类的。但是像处理死侍大军这样精确到纳米级的削人棍技术,哈特曼回想起厨房里那些皮削得干干净净的土豆摇摇头,属性差太多了,他家儿子绝对是为爱人品大爆发啊这是!

 

呸呸呸,我这在想什么有的没的的,反正回头路鸣泽铁定得把那个叫楚子航的小鬼洗脑,棒打鸳鸯的恶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保护了这么久的小王子差点因为那对傻瓜父子栽在这里,楚天骄那白痴要是还活着,自己非得提剑去揍他一顿不可。

 

啊,没事,哈特曼忽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没准路麟城和乔薇尼会直接来一场男女混合双打来着。

 

“老爸。”

 

身后传来了路明非弱弱的声音,路鸣泽冲着哈特曼做了鬼脸,捡起地上世界树的树枝消失了。

 

哈特曼开口了。

 

 “嗯。”

 

没有回头,就说了这么短短一个字。

 

 “!!!”

 

完了完了完了,路明非心里的衰小孩泪流满面抱头蹲下,老爸这回是真的生气了。

 

“抱歉,老爸。”

 

“呵呵。”

 

很好,这回是两个字,但是总觉得后面还加上了“洗干净脖子了吗,傻逼”,路明非彻底僵了,差点连蹲都蹲不起来,可怜兮兮地捂住了脑袋。

 

“老爸。”路明非鼓起勇气,挤出了干巴巴的声音:

 

“我错了······”

 

哈特曼说话了。

 

“永远记住,一个优秀的战士应该知道进退。”

 

“啊?你是说我该逃跑?”

 

“对!如果没有把握就立即撤离。越快越好。”

 

“可是······”

 

“没有可是!明智与怯懦只有一线之隔,你这不是勇武,而是鲁莽!即使想要拼命,这还不到那样的时候。”哈特曼终于回过头,脸带冰霜,“你现在就是彩虹行动以后的德国公海舰队,根本没这资本像英国皇家海军那样‘逢敌必战’。”

 

“但是······”

 

“你知道楚子航失去父亲很痛苦,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失去你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哈特曼的声音提高了,手背上青筋暴起。“想象一下一个父亲失去儿子该是怎样的悲痛!还是说你认为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身上没有我的骨与血,所以不顾及我的心情也无所谓!你要我······你居然要我看着你·······”说到这里,他的喉咙哽住了。

 

“不,我不是······”路明非慌了,他从来没见过哈特曼那么激动,他不后悔自己来这里试图救出楚天骄的行为,他后悔的是自己的冲动给父亲造成的惊吓,后悔自己的鲁莽所可能造成的无法挽回的后果。

 

路明非现在心里乱糟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像小时候那样努力抱住哈特曼的胳膊摇晃着。

 

“嘶——”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绝对不会了!”

 

路明非撒娇讨饶的时候一不留神牵动了哈特曼受伤的右臂,痛得他差点叫出声。但是看到路明非因为愧疚而白了小脸的样子,哈特曼的心也软了,空出左手摸了摸路明非的脑袋。

 

“下次无论如何都要三思而后行,算了——”哈特曼自嘲着摇摇头,“我也没资格说你,但是请你做一件事之前,请无论如何考虑一下所有爱着你的人的心情。假如你也折在这里,你的楚师兄会这么想?而我又会怎么做?”说道最后一句时,他声音彻底冷了下来。

 

路明非这回是真的感到后怕了,他这个养父虽然对自己很温柔,但真的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每次都是靠作弊通过心理评估的,发起疯来绝对牵连无数!还有卡塞尔学院,失去自己这个盼望了好多年的S级,绝对会出人命的啊啊啊啊啊啊!

 

路明非只能痛苦地把脸捂住在了哈特曼的衣服里。

 

“唔啊啊啊啊!!!”

  

白色的烟气从头盔的缝隙中冒出,野兽般的怒吼伴随着升腾起的狂风吹散了浓重的烟尘。

 

当啷——当啷——哐——

 

奥丁的盔甲粉碎了,牛角型的头盔一分为二落到了地上,露出一个被白色裹尸布包裹着的不详身影。

 

“果然,光凭这样还是无法杀死你啊。”

  

白布黑色缝隙中两点金红色的光芒让人不禁心生恐惧,路明非紧张地抓住了哈特曼的胳膊,但哈特曼却愤怒地笑了。

 

“那么,就让我把你的这层皮也撕下来好了!”

 


PS1:我累个去,我怎么这么话唠,一定是天空与风之王的诅咒,居然一章还没刷完奥丁,科科科科科~我会让奥丁你翘得很符合你身份的。


PS2:哈特曼真的很爱路明非,那是之前手中只有鲜血和死亡的他唯一迎来的新生命,阔日图布有多爱哈特曼,哈特曼就有多爱路明非。路明非这么做,等于是让他重新经历了一次阿帕先纳先科共青团号的悲剧,眼睁睁的看着爱的人去死,没疯掉算好了。


PS3:明非有了个新的言灵·空想具现化,能力和奈须蘑菇《月姬》中真祖的公主爱尔奎德·布伦奈斯塔德一模一样,你可以把她想象成漫威中绯红女巫的能力。但是相对的,这种力量受到世界(地球)意识的压制,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PS4:哈特曼说的话出自《红男爵》,里希特霍芬及其飞行中队成员对自己弟弟的告诫(里希特霍芬家三兄弟都是空战王牌),电影强推,看完后好感动,一战是最后真正骑士精神的战争。


彩虹行动是一战德国战败后,德国公海舰队悲壮的自沉行动,有这样的士兵,难怪德国可以掀起两次世界大战。


PS5:这里可以说一下为什么昂热允许明非存在的原因了,参照奈须蘑菇型月的世界观,黑王是地球的UO,也就是灵长目杀手,受到世界的保护和命令。

龙族就像是《月姬》世界中吸血鬼和堕落的真祖,是会给世界造成损伤的病毒,必须杀灭。而人类和混血种,由于科技发展太快,污染和破坏环境,如果放着不管的话也可能毁灭世界,因此也是必须限制的存在。


不过,混血种人类基因占据大多数,所以属于阿赖耶(人类灵长目无意识的集合体),不愿坐视人类灭亡,即使会毁掉地球,人类也必须存续,所以混血种成为了对抗龙族和黑王的急先锋。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