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十八)

断章七《逆转因果之剑》(上)


雨滴化作一朵朵绽开的水花,在寂静的风暴中奔流四散,最终凝成了一道道荧光的细流,一起向着前方高速公路的收费站旋转着涌去。

 

“就是这里了。”

 

路明非肩膀上半朽世界树形状的红色疤痕开始隐隐发烫,痕迹却越来越淡,就快要消失了。

 

仿佛有什么力量在慢慢地涌动,高架桥000号入口的下方出现了幻像般旋转的漩涡,如同撕开了结界的封印,那黑色的涡流还在不断扩大,裂隙彼端露出了光怪陆离的影像碎片,却静谧的如同死亡。

 

这是冒险而且不理智的行为,少年比谁都清楚。

 

但是师兄不应该经历这样的事,没有一个孩子应该亲眼看着父母的死去。

 

也没有一个父亲应当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去。

 

那种感觉太痛苦了,好像你与世界联系中的一部分被深深地撕裂。

 

对不起,师兄,对不起。

 

如果那个时候我使用‘那个’的话,也许叔叔就能和我们一起逃出来了。

 

都是我不好,全都是我的错,如果还能再有一次机会的话。

 

这次一定······

 

当手指碰触到黑色漩涡的一瞬间,整个时空都改变了。就在眨眼的一刹那,路明非穿过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壁。他全神贯注地享受着这个过程,他知道自己正在通过某种界面进入尼伯龙根。

 

向周围看去,的确是奥丁的领域。

 

一眼望不到边的阔叶林在高架路的下方摇曳,世界微妙地扭曲着,风声、雨声,白光中的神明,还有那些压抑在黑影喉咙里的、婴儿哭泣般的嘶叫,冥冥中仿佛有人在窃窃私语

 

【……他来了……】

 

【……他来了……】

 

【……他来了……】

 

【好渴……好渴……好渴!】

 

说这是地狱并不为过,说前方那金色的火焰是死神的王座也不为过,一切都是那么地令人恐惧,却又庄严肃穆,这一幕有着巨大的仪式感。

 

 “是您······”

 

再次看到路明非的一瞬间,奥丁迟疑了,眼神中蕴含着的恐惧、恨意,和无法泯灭的痛苦。但是那种复杂的神色只是在他头盔下金色的独眼中一闪而过,并没有流于表面。

 

“您不该出现在这里。”

 

奥丁缓缓放下了手上长、枪,贡格尼尔上的光焰也像是火炬一样慢慢地熄灭了。

 

“属于您的时间,还没有到来。”

 

路明非疑惑了一瞬,摇了摇头。

 

 “不,你认错人了。”

 

少年抬头挺胸地站在奥丁面前,声音里感受不到一丝一毫对于神明的敬畏之心。

 

“楚叔叔,刚刚的那个男人,在哪里?”

 

奥丁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请您马上离开,作为交换,我不会对您出手。”

 

路明非静了一静,再次开口时声音已平稳如镜。

 

“······是吗?看来你是绝对不会愿意把叔叔还给我的。”

 

少年将剑尖稳稳地指向奥丁,斩钉截铁地说道:

 

“所以,我们之间,就只剩下这战斗一条路好走了。”

 

奥丁沉默着,黑压压的影子们铺天盖地的向着路明非涌来。少年没有挥剑也没有上前,他安静地站在原地,双手合十平放在了胸口,闭上了眼睛。

 

清脆的爆裂音响起。

 

路明非做了一个撕扯的动作,手掌猛地上下分开了,眼前的空间被突如其来的压力所拉扯,产生了裂纹。

 

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想象之外。

 

少年的四周,空间猛地扭曲,那是存在于物质反面的力量,以混血种的言灵为媒介显现出来的禁忌之力——

 

没有巨响,没有爆炸,也没有火焰。

 

无形的压力一瞬间浸透到周围,产生出漩涡让整个空间为之扭曲,下一瞬间,眼前的一切都像奶油一样被顺滑地切开了。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死侍大军只留下了满地的斗篷碎片。

 

【言灵·空想具现(MarblePhantasm)】

 

正如其名,是将空想具现化的能力,是对世界中一切存在事物的相移干涉。

 

言灵发动的那一刻,路明非将自己的意志与世界接通,使得世界依照自己的想象改变。简单来说,就是使心中描绘的事现实化,从无中生出有来。

 

空想具象可以使物体燃烧或者浸水,在特定的空间填充或消除空气,扭曲物体,使高速飞行的子弹静止,开门,引爆物体,制造能量力场,偏转攻击,加速或减缓物质的腐坏,漂浮物体等等。

 

更加惊人的是,这个言灵理论上甚至还能改变分子结构,物质形态,改变物理层面的法则,释放或是消除其他言灵攻击的能量。

 

简直是神才有的能力,完全是禁忌的力量。

 

这一次,路明非将视野中无处不在的空气层想象成了被菜刀一刀一刀切着的白萝卜。就这样,大气以及被包裹在其中的死侍像薄片一样被一层一层地抽离和碾碎,最终眼前的空间形成了完全真空的状态,由于绝对不可能存在“无”以外的任何事物,死侍当然也会彻底被消灭。

 

如果路明非想象着连沥青的路面也被斩裂的话,这些死侍就连地上的斗篷碎片都不可能留下来。

 

另外,这个言灵还能够干涉众多现象发生的“机率”,强行地使本来不可能的现象发生。正因为这是干渉现象发生机率而产生出的结果,所以能够具现化的东西不限于自然的物体。

 

遗憾的是,这个言灵也只能干涉使用者所能理解的人工事物。因此,即使路明非能够空想具现出一台奔驰,如果不明白汽车的构造,那台车也只会是个空壳子,完全发动不了。

 

而且这个言灵最大的弱点在于,它的施放受制于使用者眼前所能看到的事物,以及使用能力时的身体与精神状态。

 

比如说现在,死侍的大军消失了,奥丁御下的八足神马“斯莱普尼斯”(Sleipnir)也在翻滚和嘶鸣中被撕成了白骨碎片,原本高高在上的神和凡人一样落到了地上。

 

奥丁白色的盔甲上满是裂纹,但本人却安然无恙。

 

隐藏不贞的头盔(Secret of Pedigree)。

 

英文意思是【血统的秘密】,不列颠的亚瑟王手下圆桌骑士团成员之一,红龙王亚瑟的私生子,白骑士高文异父弟弟莫德雷德所持有的宝具。其母亲奥尼克王后,魔女摩高斯连同【绝对不可以摘掉】这句话一起赠予莫德雷德,是能够把真名、宝具和固有技能这类重要的部分隐藏到底。

 

所以眼前的奥丁,决非通常意义上那个在神话时代,其丰功伟绩留为传说,已成宗教信仰对象的神灵。

 

因此,如果以北欧神“奥丁”作为对象施展言灵·空想具现,是无法杀死对方的。

 

果然还是太冲动了,应该先搞清楚对方到底是谁的。

 

路明非满嘴苦涩,他的体力已经不足以再次施展一次空想具现了。

 

毫无疑问,这个属于神级言灵范畴的言灵给路明非造成极其严重的精神负担,他捂着剧烈疼痛脑袋,虚弱地跪倒在了地上,红色的视野里看到奥丁缓缓地举起了贡格尼尔。

 

路明非可以看见对方的白银面具上反射着寒冷的光,贡格尼尔上的金色光焰呼吸般涨落。

 

“大神的宣言”、“流星的使者”、“必中之枪”。

 

“我很抱歉,老爸。”

 

耳朵里像灌了沙子一样隆隆作响,路明非压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金色的灼眼摇曳着。

 

“我很抱歉,师兄。”

 

这个时候想要说的话,几乎能把整个心胸都尽数填满,想对哈特曼说的,想对师兄说的,明明有那么多的话还没有说。

 

“没能把叔叔带回来。”

 

还有不知道在哪里的爸爸妈妈,看到这样的我,他们会说什么呢?莫名其妙的,路明非觉得自己的脸变得很烫,视野中也渗了水,完全就是一塌糊涂。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哥哥······”

 

是谁?

 

“哥哥,才不会就这么结束的哦。”一个男孩的笑声在路明非耳边回荡,“我在这里。”

 

“我不会让哥哥死的,因为——”

 

不屑的轻笑,银铃般的童声在空气中回荡着。

 

“凡仇视我们的,凡悖逆我们的······”

 

贡格尼尔仿佛流星一般,划出了直线的轨迹,向着路明非冲来。

 

“必将死去!”

 

时间忽然变慢了,奥丁的动作凝滞在贡格尼尔出手的一刻,路明非的唇形停留在“对不起”的那个“起”字上。贡格尼尔慢悠悠地飞行着,长。枪和路明非之间,多了一个穿黑色西装打白色领结的小男孩。

 

男孩伸出如同一团白茶花一样的小拳头,然后张开。

 

【Law Aias!(炽天覆七重圆环)】

 

来源于希腊神话的特洛伊战争中埃阿斯(Ajax)用来挡下赫克托耳(Hector)的投枪的包有七层牛皮的青铜盾。

 

Law Aias的外形如同有着七片花瓣的莲花,每一片花瓣都拥有超高防御,足以和古代城墙匹敌。在此后千年内历代的吟游诗人们的口口传颂中,已经化身为对投掷兵器拥有绝对防御力而自豪的“概念武装”。

 

贡格尼尔每刺破一片花瓣就会发出轰然的巨响,一片,两片,三片······第六片。

 

炽天覆七重圆环……突破!光明的碎片四处飞溅。

 

那轰鸣近乎龙的咆哮,是能够贯穿军阵的一击,即使千万人阻挡,也可以粉碎贯穿的穿刺。被如此流星之雨击中了的话,无论是谁都毫无疑问的会被碾压成碎片吧?

 

看来光是自己一个还是不行啊。男孩轻轻地叹气,后退倾身抱住了跪在地上的路明非。

 

路鸣泽将伸出双臂环抱着路明非的脖子,后者的身上瞬间被散发着太阳光辉的金色甲胄所包裹。

 

【日轮呀,请化作甲胄(kavacha kundala

 

迦尔纳的黄金盔甲。

 

迦尔纳是凡人女孩贡蒂与太阳神苏利耶而诞下的半神英雄,印度古史诗《摩诃婆罗多》中的大英雄,摩诃婆罗多的核心英雄阿周那的劲敌,亦是异父兄弟。

由于迦尔纳的母亲昆蒂对成为未婚母亲感到恐惧,为了保护儿子而向苏利耶请求授予的黄金之铠和耳环。由于是光本身所化成的存在,因此即使是众神也难以破坏。

 

太阳的黄金甲是与迦尔纳的肉体一体化,是能够放出太阳光辉的强力防御型宝具。能将所有敌对干涉(物理攻击、魔术、诅咒等干涉概念)都能削减,将其九成的效果无效化,使主人所遭受的伤害只有十分之一。

 

防御性能惊人,在通常战斗中即使遭受伤害也可通过自我治愈的机能进行恢复,即便是承受对军宝具的一击,也不会影响行动。在魔力供给充盈情况下,黄金之铠足以忽视任何伤害。

 

流星之雨汇聚了,贡格尼尔化为了光的箭矢,却被阻隔在了太阳的盔甲之外。

 

但这样还不够——

 

“站起来,哥哥!”

 

路鸣泽凑到路明非的耳边低语,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

 

“抓住它!”

 

如同做梦一般,双眼紧闭的路明非直起身,正面对上了贡格尼尔,如同慢动作一样准备伸手抓住流星的枪尖!

 

(在任何法则都无法影响的世界的夹缝)

 

(一望无垠的广阔星空,仿佛被吸入了星空一般悬浮着巨大的黑龙)

 

(如水晶一般晶莹,如钢铁一般坚硬,漆黑的龙尾上飘舞着跳动的磷火)

 

(黄金的双眸张开了,凝视着象征无人在位的、空荡荡的王座)

 

(虚空中黑龙之影旋转着淡去,直至像朵水墨花般烟消云散)

 

(身披甲胄的少年猛然转身,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败者的兵器,鲜血熔铸的王座)

  

(睥睨着群星,少年的唇角漾起了冰冷的笑意)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