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十六)

断章五 《剑花的挥舞者》(下)


下一刻,少年动了。

 

路明非不急不缓地向前走着,速度越来越快,然后奔跑了起来。他的动作和姿态是那么的优美,如同一匹冲出战阵,勇往直前,向着敌人奔去的骏马。

 

刷——

 

细剑挥舞时的那一闪,就像一束光一样的闪亮。银色的闪光穿透了黑色的斗篷,然后影子被一切为二,倒在了地面上。

 

一闪,两闪,三闪,银光持续地闪耀着。

 

黑色的死侍大潮被撕开了一条口子,路明非如同一只闯入乌鸦群的小鹰一般,踩着让人摸不着规律的步子盘旋着。

 

不过,他并不是在做徒劳的无用功,而是借着一系列的如同舞蹈般的动作,甩开了死侍的纠缠。

 

路明非默念着哈特曼交给他的口诀。

 

【第一步:观察】

 

【第二步:判断】

 

【第三步:攻击】

 

【第四步:迅速脱离或者暂停攻击】

 

在感到危险时迅速拉开双方的距离,感到时机成熟时再抓住空隙刺出必杀的一击。

 

【胜利的诀窍有二,一是速战速决,二是动作简洁。】

 

看着路明非挥剑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你会忍不住随着他的转身和舞动打着节拍,然后注视着他将黑色的影子撕成碎片。

 

【开始发动攻击后,尽可能地靠近你的敌人,然后用力挥下】

 

纤细如少女但强如怪物的臂力,不输给杂技师的柔软度,虽然这个剑花的挥舞者还相当的稚嫩,而且在挥剑的过程中也掺杂了很多不必要的假动作……但只要这个少年继续磨练下去,有朝一日必然能够熟谙运用自己混血种的天赋才能,成就无人能挡的凌厉攻势。

 

男人也是一样,墨黑色里男人的刀光偏转,飞燕一样的轻灵。

 

楚子航看着那两个人英姿飒爽的身影,咀嚼着自己才能明了的苦涩以及紧张,体会到了一种深深的不甘心。

 

太弱了。

 

太弱了。

 

自己弱到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回复了正常,男人还是一脚踩在手提箱上,抖手挥去刀上的血迹,回头冲着路明非竖起大拇指。

 

影子们想从地上爬起来,却跌跌撞撞地不断倒下,他们在低声哀嚎,有的折断了腰,有的没有了腿。

 

楚子航从未想到一个男人会这样的威风,而这个男人是他的……爸爸。

 

还有路明非——

 

“师兄,你没事吧?”

 

路明非小跑回到他的身边,一边调整着急促的呼吸,一边将接近八十公分长的细剑举在胸前。

 

楚子航看着他,像是第一次见面那样注视着路明非,这个印象里时常迷迷糊糊的需要他照顾的小学弟已经变成了他完全不认识的人了。

 

楚子航沉默地点点头,任凭路明非拉着他的胳膊翻来覆去地检查,甚至还习惯性的腾出手帮对方拨了拨凌乱的额发。也许是今天一次性受到的刺激太多,楚子航糊涂着无法做出反应,但心底的却又奇怪地浮现出细细的喜悦。

 

 “言灵·时间零,你的血统很难得。”沉默不语的“奥丁”忽然说。

 

“多谢夸奖。”男人耸耸肩,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回头看向楚子航和路明非。

 

“听好了,下面我说‘跑’的时候,你们两个就调头往车那边跑!”

 

楚子航点头。

 

“叔叔!”路明非意识到了什么,提高了嗓音。

 

“真是个好孩子。不过我们赢不了,这点你也知道。”

 

男人握刀的手揽住楚子航,另一手则温柔地摸了摸路明非的脑袋,然后把两个孩子的手放在了一起,声音里有着一点难以察觉的犹豫。

 

“而且叔叔我啊,似乎做了一件错事,但是看样子也没机会去改正了,所以——”

 

男人笑了,那是楚子航从未见过的笑容,清明坚亮。

 

“了不起的小战士,如果可能的话,请陪在子航的身边吧,以后的路,你们两个人一起走下去!”

 

“爸······爸爸!”楚子航察觉到了男人话语里面的不详,那个一直抵在舌尖的称呼终于脱口而出。

 

“哈哈哈哈哈!”

 

男人的笑容更大了。

 

“到了这时候,你终于肯再喊我一声爸爸。”

 

 “别怕儿子,别回头!”男人拍拍他的脑袋。“你跑得会比我更快!”

 

楚子航拼命地摇头,脸色惨白,嘴唇颤抖。但是男人没再看他一眼。

 

 “东西留下,我们走,可以么?”男人直视着白光中的奥丁说道,“公平一点。”

 

 “你和我之间,是没有公平的。”“奥丁”说。

 

 “谈判破裂了,”男人低声说,“跑!”

 

楚子航想要抓住男人的衣角,想要留下来,但是男人的声音如同古刹中青铜钟撞击后发出的声音般威严,他的身体无视自己的意志发疯一样往迈巴赫那里跑。他跑得很快,他代表仕兰中学在市少年队打篮球,他是一个擅长突防的中锋。

 

他狂奔在雨中,和路明非的手紧紧交握着。路明非没有挣扎,只是回头悲伤地凝视着男人的背影。

 

迈巴赫就在前方。

 

这时候,楚子航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风筝线断了。

 

是的,他和男人之间的风筝线……断了!很长很长时间以来,他只有隔很久才会见到男人,但是有一根线在他和男人之间,这样他们不靠近、也不远离。可是忽然间这根线断了。

 

他猛地站住回头,发觉男人根本没有跟他一起往回跑,男人在奔跑……奔向奥丁!

 

时间再次变慢,但是男人没有变慢……奥丁也没有!奥丁击出了贡格尼尔,一瞬之间无数次刺击,这支神话里永远命中的长枪,它的每一记突刺都带着暗金色的微光,弧形的光线围绕着男人,向着他的不同要害,仿佛密集的流星雨。

 

男人在流星雨中闪避,挥着刀旋转,高跳起来劈斩,向着奥丁,那个神的头颅。

 

他坠落下去,因为被他闪过的流星仿佛萤火虫回旋飞行,从后背击中了他,鲜血四溅。

 

时间再次恢复正常。

 

 “子航!子航!开车走……开车……走!”男人嘶哑地吼叫着,浑身蒸腾起浓郁的、血红色的雾气。

 

楚子航呆呆地站着,感觉到那些“流星”都刺在自己身体里的……剧痛!

 

 “要听话!”男人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楚子航,“往前走……别回头!”

 

打开车门,两个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撞进了迈巴赫里。楚子航看着没有钥匙孔的中控台。

 

 “启……动!”他试着对迈巴赫喊。

 

楚子航倒档起步,车飞速后退,男人偷偷教过他开车,用的就是这台迈巴赫,他们曾打开天窗奔跑在春天郊外的土路上。

 

旋转的暴风雨拍打在车身上,四周的水壁挤压过来,拼命吼叫的6.0升V12达到了最大功率,却无法推动车身离开这里,雨水形成一个可怕的领域把车子封死了。

 

 “芝麻开门!”

 

男人高喊着把手中的长刀掷向八足骏马的马头,同时,他被再次袭来的“流星”包围,在空中爆成一团血花。

 

水壁的力量瞬间减弱,迈巴赫平咆哮着冲破了它,远离这片诡异的空间。

  

楚子航趴在方向盘上嘶哑地抽泣着,最后留在记忆里的影像,是路明非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紧紧拥抱着自己,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没事的,师兄,我在这里。”

 

“我会把叔叔带回来的。”

 

 

PS1:明非使用的细剑可以参考《冰与火之歌》中艾丽娅·斯塔克的“缝衣针”,这种剑很适合现在年纪还小,力气不足的明非使用。不过这剑可不是曼弗雷德·哈特曼送的哦~是阔日图布,看来为了攻略目标已经开始讨好小的了。


前面设定中阔日图布的祖母是梅涅克·卡塞尔的姑姑,艾丽娅·卡塞尔(其实我更想取名莉亚娜来着,《冰与火之歌》中艾丽娅的姑姑,内德的妹妹,北方的冰雪玫瑰,这和嫁到冰天雪地沙俄的卡塞尔伯爵家的小姐不是很适合吗?)所以这把剑实际上是女子用的,而且材质和梅涅克家传的亚坎特长刀一样(昂热折刀的原材料),足以屠龙。(总觉得写成了黑森林的狼家)


明非挥剑时也以自己的快速和敏捷还有假动作来弥补自己的不足,这也解释了之前明非为什么节奏感不行,他擅长的是打乱对手的节奏。虽然看上去很美很厉害,但是遇上真正的剑术高手就会吃亏,要达到哈特曼那样不动如山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PS2:明非之所以会大笑,是因为战斗的兴奋。新兵无论受到多么良好的训练,上阵时总有一个槛,要么害怕的不知所措,要么就开始渴求战斗,明非已经很顺利地跨过去了。


PS3:每天饭后上三里下三里是《兄弟连》的一个梗,E连你们去诺曼底之前居然没得盲肠炎真是幸运。(虽然多了一个屁股中弹的传统)明非能够那么流畅的攻击,天分有,更多的是哈特曼日复一日严格的训练。


PS4:本文的明非就和原著不同了,这里的他不再浑浑噩噩,什么时候去死都无所谓,他要自己想,自己决定。他不想做羊圈里的羊,被牧羊犬傻傻保护着,一旦羊圈被毁坏了,会可悲到连自己什么时候死,怎么死,为什么死都不知道。


这里哈特曼和楚天骄这两位爸爸的教育方式是一种对比,谁都没错,都很爱孩子,都很伟大。


哈特曼的爱是军人的爱,战士的爱,身为父亲,我要为你的将来负责,我要教会你生存所必要的技术,让你在无论何等危险的情况下都能活下去,不能因为一时的心软,而挥霍掉你未来可以和平安宁生活的机会。


如果是普通人,楚爹的爱更加合适,那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之间的爱,无论是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要背上很痛苦的包袱活着吧?


PS5:战斗的口诀是二战ACE中的ACE的埃里希·哈特曼和一战顶级王牌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总结出的空战诀窍,他们开创了空战的新时代,优雅地飞翔,美丽地战斗。


明非和曼弗雷德的话,可以想象他们对上龙族或者死侍时,就像“雨燕”京特·拉尔或者“空中骑士”埃里希·哈特曼驾驶着梅塞施密特杀入一整个轰炸机编队那样,迅速攻击,然后脱离,如同老鹰调戏大雁群,敌人虽然笨重和强大,但你却更加轻盈灵动。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