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十四)

断章四《雨中小调》


【2007年7月3日】




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窗上。水花溅开,水沿着玻璃哗哗得往下流,形成一层透明的水膜。


 “哟,师兄。”


楚子航回过头,看见路明非笑嘻嘻的站在他身后。


“等了很久吗?抱歉抱歉~”


男孩的眼睛亮晶晶的,道歉的同时还微微偏着头,小心地窥探着楚子航的表情。


 “没关系。”


楚子航摇摇头,伸手帮男孩把因为奔跑而弄得有些乱的衣领整好。


 “我先不走。”


“哦,那师兄我陪你一会儿吧。”


说着路明非把伞收起来挂在了栏杆上面,接着他伸了个懒腰,轻快地跳上了室内花坛的台阶玩起了跳房子的游戏,嘴里还轻轻地哼着一首英文歌。


I'm singing in the rain.

(我在雨中歌唱)

Just singing in the rain.

(就这么唱着)

What a glorious feeling.

(这是多么骄傲的感觉)


I'm happy again.

(我再次快乐起来)

I walk down the lane with a happy refrain.

(我唱着欢快的歌走在小巷中)

I'm singing, singing in the rain

(我在雨中歌唱,歌唱)


In the rain

(在雨中)

In the rain

(在雨中)


看着自娱自乐很开心的路明非,楚子航也受到了感染,嘴角微微弯起,露出淡淡的笑容。胸口堵着的一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消散了,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好可爱。


楚子航默默地想着。


就像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鹿。


楚子航一直记得自己与路明非的第一次相遇。


那是在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放学途中,骑着自行车的路明非和准备一个人回家的楚子航一起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


然后,路明非忽然推着车走到楚子航面前自我介绍道:“我叫路明非。”


明亮、坦率、勇敢、有活力、生机勃勃。


就这样,这个叫做路明非的孩子,成了楚子航唯一的朋友。他们所念的仕兰中学是当地很有名的私立贵族学校,学费高昂,老师严苛,豪车如流水,美女如流云。而在那之中,楚子航和路明非仍然是两个极为显眼的角色。


楚子航出名的原因很简单,他是言情小说中标准的王子型人物,虽然只有高中一年级,但平日里的举手投足间透出一种超越其年龄的成熟和冷静,再加上有些酷酷的个性,在仕兰中学是男神一样的存在,非常的女生受欢迎,位列男生全校“此獠当诛”的榜首。


路明非则和酷酷的楚子航相反,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他有着一张温和而又可爱的脸庞,栗子色的头发总是无视地心引力的四处乱翘。平日里打扮平凡,在仕兰中学一大群极力表现自我的大少爷和大小姐之中,他还极力维持着一种干净平凡的气息,真可以说是极度罕见的珍品。


比起楚子航,路明非其实一点儿都不完美,学校大合唱时会走调,排练节目上时动作也会不知不觉的和别人相反。事实上路明非的资质并不算差,这从他优秀的学习成绩来看可见一斑,但是在符合标准和随大流这两块看,明显是才能欠缺。


不过他总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大概就是因为如此,在女生眼里,路明非就是萌萌的小动物或者讨人喜欢的邻家小弟,就算犯错的时候也一样可爱。


即使是那些喜欢以大欺小的男生,看到用像小狗崽一样湿漉漉的眼神望着他们的路明非,也会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感到欺负他是一件很有罪恶感的事情。


嘛,毕竟都还是一群在青春期被荷尔蒙冲昏头脑的傻小子,被呆萌的路明非歪着头疑惑地盯了一会儿以后,就都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走开了。


 “你爸爸不来接吗?”


自始至终一直看着路明非在台阶上跳房子的楚子航终于移开了视线,轻声问道。


“诶?我吗?”


听见对方的询问,路明非停下脚步,稍稍转动了下身体望向楚子航。


“老爸早上出远门了,今天有台风,估计晚上回不来。”


路明非口中的老爸是一个叫做曼弗雷德•哈特曼的德国人。路明非是仕兰中学里少见的归国子女,而且很稀奇的有个外国人的养父。


楚子航记得路明非提到过,自己的父母因为一直都在国外考古所以常年不着家,只能把自己托给了住在中国的外国同事照顾。那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德国人既年轻又帅气,每次来学校都会惹得大批女生们的围观。


路明非入学的时候,是和自己金发碧眼的养父一起骑着自行车来报道的。当时仕兰中学门口停满了豪车,也站满了衣着光鲜的精英和贵妇,但是这一大一小两个人推着车往校门口一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到他们身上,完全就像是英伦童话里走出来的精灵。


哈特曼的中文十分优秀,不仅从来没有缺席过一次家长会,而且只要有空,他就会来接路明非放学。楚子航放学时常常看见两个人一边用外语聊着天,一边慢悠悠的像是散步一样推着自行车回家。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两个人却是那样的亲近,这让楚子航十分羡慕。


“所以你今天是一个人?”楚子航似乎表示不赞同而皱起了眉。


“哎••••••对啊。”


路明非慌忙站直了身体,视线正好与楚子航的定格在了一起。对视了两秒后,路明非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对方的视线,摸了摸鼻子。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说着他跳了下来,把手伸到外面感受屋檐上挂下的水帘。


“没事的啦,师兄,就一天而已。”


路明非看上去还想拍着胸口保证,但是老天显然很不给这小孩面子,话还没说完一个响雷就从天上砸了下来在两个人耳边轰然爆响,随后是一片空白。


雨瞬间下的更大了,顺着大风刮进了楼道,毕竟这不是一般的暴雨,是“蒲公英”号台风来袭的产物。


“不用这样吧。”


冷不防被扫了一脸水的路明非悻悻然地嘟囔着,百般不情愿地往后退。


楚子航看着乌云将时不时划过的闪电,伸手握住路明非的手把人往教室里拉。


“师兄?”


路明非吃惊地睁大了眼,别扭的跟着楚子航一起走进了教室。等到路明非坐下来以后,楚子航摘下自己脖子那条Burberry的格子围巾给他擦脸。


路明非乖乖地坐着不动,像只小猫一样眯起了眼睛,沾了水的额发软绵绵地耷了下来,注意到这一点的楚子航眼里露出了几缕笑意。


“你和我一块儿走吧。”


“啊?好。”


楚子航很干脆地丢下这句话后,拿起手机很快地输入了一条短信。路明非还有些迷糊,但还是条件反射性地点点头。


(雨下的很大,能来接我一下吗?)


楚子航默默的念一遍,确定语气无误,发出。接下来的几十秒钟里他攥紧手机,一言不发。路明非也把身体靠在水泥墙上,安静地闭上眼,继续轻声哼着那首《Singing in the rain》。


“叮”的一声,短信进来,楚子航打开手机,“我这里刚完事,你在学校等着,一会就到。”


楚子航看了一会,删除了信息。


当路明非无聊到趴在桌子上用手指敲着《Blood On The Risers》欢快的调子时,雨幕里响起了低沉的鸣笛声,楚子航扭头看向外面,氙灯拉出雪亮的光束,照的人几乎睁不开眼。


一辆纯黑色的轿车,车头上三角形的框里,两个M重叠为山形。一辆迈巴赫62,奢华Maybach品牌,奔驰车场顶级车中的顶级车。


雨刷器挂去前挡风玻璃的上的一层又一层仿佛永无止境的雨水,每次有短暂的半秒钟,楚子航能看见里面驾驶座上中年男人的脸,使劲冲着他的招手,满脸笑意。


楚子航抿了下唇,捏了捏路明非的肩膀。


“走吧。”


“诶?好。”


路明非一手拿起那把黑色的大伞,一手拎着书包就往外走。楚子航在路明非背书包的时候从他手里接过伞替他打开撑在两个人的头顶。黑色的伞面上螺旋形地勾勒着黄色郁金香的花纹,楚子航奇怪的觉得这把伞掂在手上的分量要比想象的重得多。


“师兄?”


手上一轻,原来是路明非抓住了伞柄往上提了提。


“没事。”


楚子航点点头,把伞往路明非那边靠了靠,两个人一起走进了白茫茫的雨幕中。


•••••••••••••••••••••••••••••••••••••••••••••••••••••••••••••••••••••••••••••••


“你是子航的同学吗?叫什么名字啊?”男人一边笑呵呵地打着方向盘,一边还在唠唠叨叨,车内音响回荡着爱尔兰乐队Altan的《Daily  Growing》,浑厚的女声和沧桑的男声对话。



路面上满是积水,车辆侧溅起的水如同水墙,楚子航默默的看着窗外,没有人搭理男人的任何话,而路明非却意外地和男人很聊得来。


“我叫路明非,叔叔。比师兄小一届,今年初三。”


路明非很高兴地和男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小脑袋跟着音乐的旋律轻轻地摇摆着。


The trees they geow high,the leaves they do grow green,

(树在长高,也在变绿。)

Many is the time my love l ve seen,

(许多次,我看到他的可爱。)

Many an hour l have watched him all alone,

(几多时,我独自对他长久凝视。)

He s young but he s daily growing.

(他还小,但他还在长大。)

      

Father,dear father,you ve done me great wrong,

(爸爸,亲爱的爸爸,你对你的女儿犯下伟大的错。)

You have married me to a boy who is too toung,

(你把我嫁给没有成人的男孩。)

l am twice twelve and he is but fourteen,

(我二十四,他十四,)

He s young but he s dily growing.

(他还小,但他在长大。)


 “不错吧不错吧?他们都说是张好碟我才买的,讲父爱的!”男人显得有些得意洋洋。


楚子航对于神经大条的男人有点哭笑不得,“你听不出来吗?是个女孩和父亲的对话。你放给我听不合适,


 “生男生女有什么不一样?都是父爱吗。”男人一愣,“你能听得懂吗?我听人说你英语在你们中学里顶呱呱,竞赛得奖了……可你妈都不跟我说一声。


“第一名在这里。”楚子航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


大概是身为归国子女的关系,路明非的英语十分优秀,刚开学老师就让他做了英语课代表,不过楚子航还知道路明非很擅长德语和俄语,有一次两个人一起放学回家时,路明非还给他用这两种语言朗诵过海涅和普希金的诗。


“哎?是吗?比我们家子航还要厉害!”男人一脸惊奇。


“没有啦,我小时候住在美国,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路明非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师兄才是真的厉害。”


“国外回来的啊?你是混血儿吗?”


“看得出来?”路明非笑了,“我妈妈是混血儿,爸爸是中国人,我只能算是四分之一。”


“对啊。你皮肤很白,眼睛的颜色也有些淡。”男人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楚子航难得听到路明非说起自己的家人,所以一直默默听着。听到男人的话后仔细观察了一下路明非的脸,他还第一次发现对方的虹膜是紫色的。


“怪不得英语那么好。”男人一脸‘我就说嘛’的表情,“还是国内好啊,在国外也就学点英语,你英语已经很好了不是么?国内现在发展多快啊,遍地都是机会,将来你还要出国吗?不出去的话就和我们家子航一起考个清华北大什么的,你和子航关系那么好,顶多到时候叫他后爹找找关系……”


(我想留在国内也不行啊,我已经被内定去美国研究远古爬行类动物了,真考上清华北大,对方那个纯暴力机关搞不好会把这两所百年名校给炸了,我还是积点德吧。)


现在变得哭笑不得的是路明非了,他从来不知道惜字如金的面瘫师兄居然有个如此啰嗦的亲生父亲。


“你闭嘴!”


因为路明非在场,原本一直忍着不想和父亲斗嘴的楚子航忽然像只小豹子那样低吼。



“叫你后爹给你找找关系”这句仿佛一根针扎在楚子航胸口,叫他透不过起来。做人可以有点尊严么?别那么无耻行么?


 

 “什么?”男人没听清。


 “你闭嘴。”楚子航冷冷地重复。


 “你这孩子真没礼貌,我都是为你好。”男人愣住了,“你要多听大人的意见……”


 “听你的意见有用么?听你的意见我将来能找个女孩结婚又不离婚么?听你的意见我能按时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么?听你的意见我能准点接送他上下学么?听你的意见我只是要去叫后爹帮我找找关系。”楚子航的声音很平静,一点起伏都没有。他从后视镜里看着男人的眼睛,心里有点快意,期望看到他的反应。


这样该可以了吧?每一句都像针一样扎男人一下吧?这样他就报仇了。


路明非犹豫地看着这对别扭的父子,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迈巴赫继续以时速120迈奔驰在高架上,雨水大泼大泼地洒在前挡风玻璃上,男人关掉了车内音响,一直沉默,楚子航把目光转向窗外。


 “你将来就明白了。”男人忽然说。


楚子航一愣,男人总是说着这样的话,说“你将来就明白了”、“你还小不懂”、“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骗鬼,很小的时候这两人离婚,楚子航哇哇大哭觉得仿佛世界末日,男人就安慰他说“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爸爸妈妈只是不在一起住罢了”、“星期天还带你出去玩”什么的,楚子航相信了,相信家还是这男人那女人以及自己三个人的家,结果跟着妈妈进了新家的门看见一位叔叔梳着分头穿着睡袍露着两条毛腿彬彬有礼地打开门,楚子航不知此人何方神圣,大惊之下就把手里的冰淇淋杵他脸上了……


这么些年了……还骗鬼啊?


 “一会到家你就别进去了,免得爸爸不高兴。”楚子航冷冷地说。


 “哦哦。”男人毫无心肝地说。


楚子航无可奈何地呼出一口气,他太幼稚了,小看了男人的脸皮,他针一样的话扎下去,针尾都不见了,可是还远没有触及真皮层嘞。


这时候,有人在外面敲了敲车门。


 “那么大的雨,谁还在外面呢?”楚子航愣了一下,看见一个黑影投在车窗上,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想要把车窗降下来。


忽然极大地恐惧包围了他,这辆迈巴赫正以120迈的高速飞驰在高架路上,且不说高架路上没有人行道,谁又能以追赶一辆迈巴赫的速度前进,同时伸手敲门?


门外的人再次敲门,不是一个影子,而是三个五个更多的人影聚集在车门外,仿佛隔着沾满雨水的车窗凝视楚子航,居高临下。


 “怎么了?”男人察到了楚子航的异样,回过头来。


 “是死侍。”


说话的是路明非,楚家父子惊讶地看见男孩冷色系的瞳孔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灼热滚烫的金色。




PS1:楚子航和路明非的相遇我参照了埃里希·哈特曼与妻子乌尔苏拉·佩琪的第一次见面,当时埃里希17,乌尔苏拉15。


PS2:楚师兄这个面瘫死小孩真心难写,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ㄒoㄒ)/~~


PS3:忽然觉得《龙族》里面的父母都是失格的,也许他们为了孩子可以付出所有,但是在引导孩子成长,教会他们做人的道理这块,绝对都不合格。不是拼死把孩子生下来,就是伟大的父母了。(楚子航爹妈真的只能拿极品形容,其实我原以为妈妈苏小妍是《从今天开始变魔王》里面涉谷有利妈妈类型的人物,后来发现她原来真的是没心没肺)


PS4:下一章是明妃优雅的初战,检验一下哈特曼的教育成果。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