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十三)

断章三《胎动之始》



【2001年10月16日】


【北纬69°40  东经37 °35】


【水下108米】



墨绿色的海水卷着一个个白色颗粒漂浮而过,好似圣诞节绵绵密密的小雪。在探照灯的照射下,“巨人4号”打捞公司的成员基本可以看清沉没船体的轮廓。


不,那不是船。


尾翼、推进器、螺旋桨、细长高耸的雷达桅杆,还有圆柱形光滑的船体,这是科幻和惊悚小说中常出现的形状,这是尘封在战争记忆里的形状,是象征力量的形状。


是潜艇。


俄罗斯949A型核动力潜艇,隶属北方舰队第41巡.航.导.弹核潜艇大队,编号K-141,库尔斯克号。


2000年8月12日,库尔斯克号在巴伦支海参加军事演习时发生爆炸并沉没,艇上118名官兵全体遇难。


“等等,那是什么?”


船长亨克·杨森胸口不住地起伏,他的衣服臂章上绣着一棵半朽的世界树。


“那是看上去像是大理石,还是石英?”


大副埃尔曼德·德波尔摇摇头,“但那形状······鲸鱼的骨架吗?”


“长了四只脚的鲸鱼?”二副格罗特·德森反唇相讥,“把镜头拉远些,伙计。”


技术员听到他的话后点点头,开始操作水下机器人,准备将眼前泛着白色荧光的物体全部纳入镜头。


好长一段时间,所有的人都一动不动。


眼前呈现的实在是过分野性和怪诞不过的场景,黑色泥沙中半掩埋着一副巨大的骨架,肖似鳄鱼一般的上颚紧紧地闭着,上面布满了锯齿状的牙齿。尖利而带着弯钩的爪子之上是粗壮有力的肢骨,骨节分明的脊椎犹如绵延的城墙,带着尖刺的尾骨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


洁白而又残破的骨十字架。


“这是在开玩笑吗?这是真的吗?”德森忍不住大叫起来,“哦,天啊!噢,他妈的!喔,上帝啊!”


“这可真是个大发现。”德波尔咽了口唾沫,“初代种!”


德波尔的话还没说完,机器人传回影像的屏幕冒出了雪花。


“怎么了?”


水流好像突然苏醒了过来,不断地旋转着,并从四面八方冲击着。流速是那样地猛烈,简直就像是巨龙发出的怒吼,一个沉睡多年、刚刚苏醒的庞大的战争机器发出的咆哮。


汹涌的涡流猛烈地冲击着一切,暴怒地卷裹着水下机器人,把它向着骨架的另一端冲去,机器人金属的操作手臂慢慢凝结出了霜花。


“嗨,斯托姆!斯托姆!听着,把机器人拉上来!”船长杨森大声喊着,后者一直呆在舵手室。


过了整整三十分钟,他们才把因超低温而严重受损的水下机器人拉了上来,然后吃惊的发现上面竟然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霜。


“这里是终年不冻的巴伦支海南部。”德森喃喃自语,“难不成是······”


他把“龙”这个字咽了下去。


他们现在的身份只是俄罗斯政府委托打捞库尔斯克号残骸的荷兰打捞公司,船上根本没有装备大火力的武器或者其他的屠龙装备,别说是初代种了,就算来一只四代种都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返航,马上向学院报告。”杨森船长做出了决定。


他们焦虑不安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但一直到“巨人4号”返航,巴伦支海始终风平浪静,根本看不出有龙类复苏的迹象。



~~~~~~~~~~~~~~~~~~~~~~~~~~~~~~~~~~~~~~~~~~~~~~~~~~~~~~~~~~~~~~~~~~~~~~~~~~~~~~~~~~~~



【距库尔斯克号潜艇失事135km处】


【谢维尔摩尔斯克】



一个黑影破水而出,然后慢慢站直了身体,沿着海浪拍打的水线上端向前走着。他的步子跨得很慢,姿势也有些僵硬,看上去像是一个机器人。


冷清的月光下,男人一张英俊的脸惨白得如同石膏,让人怀疑是否还有血液在他的体内流动。


深棕色的软发零乱的贴着额头,眼窝深陷,眼睛也紧紧闭着,两颊处细密的蓝色鳞片反射着金属的光泽。身上蓝色棉质的苏联海军军服已经被海水浸泡的发白褪色,胸口镰刀和红星的铜制徽章锈迹斑斑,衣服下摆上也布满了细小的冰凌。


男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毫无血色的嘴唇轻轻地蠕动,似乎说了什么,但声音瞬间就被涛声吞没了。



~~~~~~~~~~~~~~~~~~~~~~~~~~~~~~~~~~~~~~~~~~~~~~~~~~~~~~~~~~~~~~~~~~~~~~~~~~~~~~~~~~~~


【2001年 12月】


【北极圈  格陵兰冰海】


“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混蛋!为什么偏偏是你!诺玛!诺玛!诺玛!”


芬格尔·冯·弗林斯跪在甲板上,朝着大海痛苦地嘶吼着。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我不在那里为什么啊!”


他的手指深深地插入了铁灰色的头发,深蓝色的眼睛里浸满了泪水。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到底算是极度的悲伤还是悔恨,但是有一点很清楚,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深处被完全抽干了的空虚感。


“我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没有陪着你,诺玛”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变成了呜咽。在无数情感的纠结下,芬格尔决绝地闭上了眼睛,然后慢慢地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食指颤抖着扣住了扳机。


很近的距离,只要开枪,就能再见到她了。


咔——令人意外的,清脆的声音。


芬格尔的手腕拧脱臼了,在他还没来得及呼痛之前,就感到自己后颈的一个地方被人用力按了一下,眼前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直挺挺地向前倒了下去。


穿着海员制服的男人轻巧地将手枪从芬格尔的手中取了下来,然后从对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他研究了一会儿,然后尝试着按了几个键。


嘟嘟嘟嘟——


下一秒响起了机械合成的电子女声。


“欢迎,这里是卡塞尔学院。”



~~~~~~~~~~~~~~~~~~~~~~~~~~~~~~~~~~~~~~~~~~~~~~~~~~~~~~~~~~~~~~~~~~~~~~~~~~~~~~~~~~~



【卡塞尔地下控制中心室】


“喂?”


“希尔伯特·让·昂热。”


听着耳边冷冰冰而又笃定的男声,昂热依然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控制中心的大屏幕,不远处正在指挥紧急救援的古德里安与曼施坦因似乎都没有发现这里的异样。


“请问阁下是?”


“1962年,马托奇金沙尔海峡。”


“原来是你。”


“好了,长话短说。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昂热的表情忽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惹得弗拉梅尔奇怪的朝这里望了一眼。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和我们是一样的,不要以为对付叶利钦的手段对他同样有效。”


昂热笑着摸了摸下巴,他终于知道在海关带走龙骨十字的神秘人是谁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才避免了“巨人4号”被俄罗斯海军扣押,混血种秘密暴露的危险。


“看来我必须谢谢你。”


“你是个聪明人,但是有心人还是能在狼的身上看见龙的影子。”


“那么,你是属于哪一边的?”


对方似乎哼了一声,然后继续开口道:


“水下的六个,已经没救了。一个还在喘气。”


昂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痛苦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看来我又要欠你一个人情了。”


“我没做什么,他的运气不太坏。”


“七”这个数字很幸运,当然“八”也不错,不过三个“六”就是启示录了。


阔日图布瞥了一眼还昏迷着的芬格尔和施耐德。


真是见了鬼的运气,活着的未必认为自己很幸运。


芬格尔只是被打晕了,不过失去挚爱的心情足以把一个正常人逼疯。而施耐德——


格陵兰海冰床上的那枚古龙胚胎是大海与水之王的双生子之一所化,龙的胚胎有自我保护的领域,能够制造幻觉,但凡心理防线出现一丝缝隙,就会被幻觉压垮。秘党一直都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性,但是他们太想要得到初代种的卵了,甚至不介意拿年轻人的性命来冒险。


下潜小组的六个学生虽然优秀,但是没有哪一个血统纯度超过A级,刚刚接近古龙胚胎,大脑就被对方强大的精神力搅得一团糟,简单的说,他们都变成了脑死亡的植物人。


更糟糕是,受到打扰的古龙胚胎孵化了,结果随后下潜试图拯救自己学生的施耐德也遭到了攻击,水系初代龙王的冰之吹息给他造成了严重的冻伤,而严重的呼吸道损伤更是让他不得不戴上呼吸器苟延残喘。


正在水下记录青铜柱上龙文的阔日图布出手帮了他们一把,他利用自己的【言灵·冰河世纪】瞬间制造出了可以按命令行动的冰之傀儡。


这条外形像海蛇的巨龙冰偶强壮的后肢踩在了海床上,细长的身体盘在了青铜柱上,然后用巨大的头颅向着大海与水之王猛地撞了过去。


海床上的冰成岩被自上而下的巨大冲击彻底打碎,岩石碎片如同落叶一般在海水中飞舞着。刚刚孵化出的初代种面对冰之傀儡气势汹汹的攻击不得不避让开来,然后冰龙趁机叼住了潜水器翻身迅速地向上游去。


阔日图布把受到龙血污染而昏迷的施耐德放到活动冰偶空洞的嘴里,合拢,接着抓住一根有一人合抱粗的冰之獠牙一起浮出了海面。


“不来见他么?”


昂热没有说出那个名字,但是双方心知肚明都知道说的是谁。


“不,现在暂时还不行。”


阔日图布是真心为此感到歉疚。


只是在他从‘非人’变回‘人’之前,绝对不可以。


“那么”


嘟嘟嘟嘟——


在昂热想要继续问下去之前,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他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这下可伤脑筋了。”



~~~~~~~~~~~~~~~~~~~~~~~~~~~~~~~~~~~~~~~~~~~~~~~~~~~~~~~~~~~~~~~~~~~~~~~~~~~~~~~~~~~~



【1956年 4月1日】



【乌拉尔山脉 东坡】



林中的雪地白茫茫的一片,阔日图布穿着灰蓝色的军用大衣慢悠悠地走着,时不时地绕开几个猎人制作的简陋陷阱。


然后,他在一颗阔叶松前面停住了,蹲下身在雪推里摸着什么。


“也不怕就这么给埋了。”


阔日图布用力掀起了一块用几根小臂粗的树枝捆扎起来的木筏,露出了一个挖好的散兵坑,坑里有一个用黑色毛毡裹起来的大毛球。


“醒醒了。”


阔日图布抓起一把雪捏成雪球扔了进去。


毛毡动了动,然后猛地被掀开了。


“你说过我今天可以休息了,伊凡·尼基托维奇!”哈特曼还有些迷糊,他用力晃了晃头,眼神很快恢复了清明。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已经连续120个小时没有睡过了!”


“我知道,但是别睡在这里。”阔日图布带着点责备的语气说道。


“你生气了?”


“当然了,你的样子可不算好。”


阔日图布说的是实话,哈特曼的肌肤如同白蜡一般缺少生气,原本明亮的金发也像稻草一样无精打采地支棱着,让人怀疑是否还有人的体温。


当然,哈特曼本身的确没什么大问题,因为混血种本身就具有比人类更强的抗寒能力,阔日图布在零下20度的天气里也只穿了一件棉袄就在山里走。而龙族血统接近50%哈特曼在肉体构造上比起人类来说更加靠近龙类,因此对于冷热的差别并没有那么大的反应,直接裹了一条毛毡就睡在了雪地里。


“你也不能变出壁炉来给我烤火啊。”


哈特曼也抓起一个雪球往对方身上砸。


“好吧,生日快乐!”


阔日图布轻松地躲开了,从怀里取出一个铝制饭盒打开,里面热气腾腾的飘出一阵白烟。


哈特曼迷惑了一小会儿,脸上浮现出类似惊讶的表情。


哈特曼是真的没想起来,他结结巴巴的打不定主意该说些什么好。阔日图布看着对方犹豫不决的样子,直接把饭盒塞进了哈特曼的毛毡里。


“赶紧吃,要凉了。”


哈特曼吸了吸鼻子,终于笑了起来,只不过着高兴劲儿在他打开饭盒盒盖后就戛然而止了。


混着鹿血的鹿血肠。


“我能扔掉这盒烂肉吗?”


“季米特里,给我吃下去。”


阔日图布提高了声音,伸手拿出了切好的一小段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冲养子点点头。


哈特曼面无表情地抓起肉就往嘴里塞,只是眼睛看天看地就是不肯看鹿血肠一眼,给人的感觉活脱脱像是在上刑。


哈特曼的样子好像娱乐了阔日图布,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挑起,一直等到对方把鹿血肠吃的一点都不剩以后,才慢吞吞地拿出了真正的生日大餐。


鳕鱼肉夹心的馅饼。


“你是故意的。”


哈特曼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但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沮丧的气息。


他不是吃不下,而是压根儿不能吃。


库利亚金训练他时反复叮嘱过,越是喜欢吃的东西越是要忍住不吃,而越是讨厌的东西越要像喜欢的东西一样吃下去,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真正的喜好。


“没关系,今天是你的生日。”


虽然看上去不像是在测试他的样子,但是哈特曼依然没有伸出手去接。看着对方苦恼的样子,阔日图布是真的笑出了声。


不愿让对方看透自己的不成熟,即使知道是逞强也要坚持,阔日图布也有过那样幼稚的时候,因为想要成为符合他人期待的人,所以一直在为难着自己。


但是哈特曼始终没有吃那块生日馅饼,他看了阔日图布一眼,眼睛里满是警戒,接着把毛毡拉过头顶躺了回去,手里紧紧地抓着步·枪不放。


阔日图布不笑了,默默地注视着一动不动的哈特曼。


他不后悔,只是遗憾。


因为他的自私,即使是想要让对方活下去的心愿,也成为了那个男孩生命里永远无法摆脱的阴影。


他传授给哈特曼的,是杀人的技巧,还有在无论何种恶劣的环境下都能够继续战斗下去的意志。


关于这个孩子的顽强,坚忍和冷酷,即使用一万句话也不足以说完。他的未来就是现在的自己,既是一个值得赞叹的战士,也是善于忍耐的殉道者,更是令人畏惧的死神的化身。


所以,还能够看到这个孩子与年龄相符的内在,让他感到欢喜。


感谢上帝,没有让他的罪更加深。



~~~~~~~~~~~~~~~~~~~~~~~~~~~~~~~~~~~~~~~~~~~~~~~~~~~~~~~~~~~~~~~~~~~~~~~~~~~~~~~~~~~~



【2005年 4月1日】


【中国】


“老爸,生日快乐!”


大清早路明非就兴冲冲地扑到了哈特曼的怀里,然后在他左右脸颊上各自印了一个吻。


“哈?今天不是愚人节?”


哈特曼抱起路明非转了一圈放了下来,已经上初中一年级的男孩子早就不该玩举高高的游戏了。


路明非举起了手机,屏幕上赫然是诺玛发来的生日祝福短信。


“正经点,老爸。虽然说生日和愚人节在同一天是挺悲剧的,该不会因为这样害得你常常收不到生日礼物吧?”


哈特曼摇摇头,“那倒不是,只是很少过生日。”


看着养子忽然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哈特曼意识到这孩子的脑洞显然已经开到了外太空,脑补100集苦儿流浪记毫无违和感。


“胡思乱想什么呐。”


哈特曼弹了一下路明非的额头,虽然没用什么力气,对方水汪汪的眼睛显然也在表达着‘爸爸你居然打我’的控诉。


“那是······”


哈特曼注意到桌子上放着一个用白纸包着的长方形盒子。


“那个?今天早上放在邮箱里的。”路明非挠了挠后脑勺。


没有寄件人和地址。


哈特曼马上搭着路明非肩膀一直把人推到大门外,然后拿出手套和口罩带上,凑近盒子仔细听了听。


“老爸?”


路明非看着哈特曼严肃的样子有些紧张,他扒着门框,身体还在不停地往前凑,看上去想把哈特曼从桌子面前拉开。


“没事。”哈特曼回头笑了笑。


路明非没有问‘真的吗’这样的傻问题,他只是一直站在大门口一步都不肯离开。


哈特曼动作利落的用裁纸刀将白纸划开,然后小心地打开了盒盖。


“老爸?”


哈特曼没有回答,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盒子里的东西所吸引。


是一把新装了科尔尤迪拉纤维刀柄的黑色陨铁步、枪、刺、刀。



PS1:蛇精病夫夫要见面了,阔日图布先准备去看心理医生,毕竟突然发现自己是基佬对他刺激有些大,结果对象是哈特曼就更加不好了,怀疑自己是变态。毕竟苏联民风保守,被发现了是要被流放进古拉格的。

不过你在哈特曼生日送一把刺刀是什么意思,知道的是说:我回来了,保护好你自己。但是万一哈特曼隐形蛇精病发作,搞不好就会理解成一起去死好了。

【哈特曼:老子对着脑袋枪也开了,脸也丢过了,天下皆知了,你不好意思什么?再说了,洛丽塔这本书不就是俄罗斯人写的么!你当我是天真呐!人家就守着十年,我TM的都快四十年了好不好!】


PS2:普京也是KGB出身呐,搞谍报工作一把好手,话说我记得俄国权力中枢里有78名官员都是KGB原成员。


PS3:打捞库尔斯克号的时候把阔日图布搞醒了,那具龙骨就是原著邦达列夫带走但是因为攻击沉入海底的,反正巴伦支海那么大,就当被海水冲到一起去了。这里设定是天空与风之王李雾月的遗骨,为什么不是龙骨十字,呵呵,前面哈特曼已经把他的翅膀都打碎了。


PS4:格陵兰冰海事件江南没具体说,我就直接二设了。可怜的败狗师兄,为了留在变成人工智能的诺玛身边,一路从精英A级变成G级。


PS5:明妃初中一年级啦~和楚师兄要见面了,哈特曼要心塞了。【孩子有中国好师兄就不要爸爸了】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