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的踏浪者

外传《来自极北之地的哀歌》



六、遥远的歌(上)



就算是混血种,站在一艘一大半浸没在零点温度以下海水且成40度倾斜的铁桶里,那也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冲出水面潜艇的上半部分卡在冰里,脱落的舱盖、折断的对海搜索雷达、救生浮标的碎片散落在冰原四周。昏暗的天空下,艇身在冰雪的发光中黑漆漆的如同巨大的阴影。

 

喀啦喀啦——

 

声音很微弱,但是昂热的异于普通人的双耳敏锐地捕捉到了潜艇压迫浮冰一点一点沉入海底的声音。

 

冰面开始变薄了,显然无论是谁,推测应当是A级以上的混血种,利用言灵制造出来的如此大范围的浮冰就要消失了。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过不了半个小时潜艇就会重新沉入海中,或者在那之前潜艇内的幸存者——如果说还有幸存者的话——就会被突如其来的降温活生生地冻死。

 

等昂热靠近潜艇,才发现情况比他想的还要糟,装备避碰声呐和航行灯的塔台已经完全断裂,寒风顺着被炸开的缺口直接吹进了下面的控制中心。在这样零度天气下,按照潜艇官兵日常工作时穿着的常服厚度来看,他们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真是不明智的决定,昂热一边试图用折刀劈开变形的出入舱口,一面心里这么想着。

 

完全无法推测苏联的救援舰队何时会达到事故地点,当然堪察加半岛的海军基地肯定尚未收到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失事的消息。

 

这艘外星与列宁共青团号如出一辙的627型N级核潜艇遇难前必然是在执行什么高度机密的任务,在外界看来根本不应该存在于这片海域,如果北方舰队真的赶来救援,那么曾经身为美国海军一员的昂热铁定逃不过被灭口的命运,甚至一个搞不好就是点燃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引线。

 

更何况那是一艘核动力的潜艇,如果反应堆在事故中发生了泄露,即使是混血种也会在高剂量的核辐射中死去。

 

但昂热还是做出了极为冒险的决定,他要进入这艘潜艇的残骸中搜寻幸存者。

 

因为潜艇上有混血种,是血统纯度极高的混血种,而且不止一个。

 

且不说那令如此大范围的海面封冻的奇迹,光是之前那一击就将天空与风之王打成重伤的极光给人留下的影响也太过深刻了。

 

毫无疑问,那是言灵的效果,而且必然是序列100以上的高危言灵,昂热有理由相信,那一击还不是这个攻击系言灵的全部威力。

 

对于即将到来的混血种与龙的战争,这将会是极大的助力。

 

这想法刚刚冒头,昂热就苦笑了起来,眼前的事情还没解决就开始想以后了,再怎么说那两个混血种都是苏联军人,信奉共产主义,在这两个东西两大阵营对立的时代,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跟着自己这个英国人走。

 

想到这里,昂热又叹了口气,自沙皇彼得大帝继位以来,俄罗斯帝国与德意志诸邦国之间的联姻长达两个多世纪,就连卡塞尔伯爵家祖上都有几个来自基辅和诺夫哥罗德的姻亲。

 

可是十月革命后,罗曼诺夫王朝终结,尼古拉二世全家被枪决,连带整个俄国的贵族都遭到了布尔什维克的清洗,再加上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那些曾在东欧盛极一时的混血种家族彻底与秘党断了联系,不然也轮不上意大利的加图索家族坐上第一把交椅。

 

而到了现在,昂热摇摇头,用力将割开的舱门踢了下去,只有上帝他老人家才知道冷战开始后他有多久没看到一个巴尔干半岛以东来的混血种了。

 

一股极度冰冷的气息顺着缺口冒了出来,潜艇内部已经完全结冰了。

 

昂热思考了一会儿,拧开了手电筒。

 

入目满是纯白的冰雪。

 

一个仅仅回响着风声的死亡世界。

 

昂热顺着扶梯慢慢爬了下去,刚刚落脚就不小心踢到了什么硬的东西,低头一看,顿住了。

 

那是一具已经完全结冰的水兵尸体。

 

这个死去的苏联水兵不过二十出头,他倚靠在控制台上,一动不动地坐着。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的尸体被水系的言灵封冰冻在了冰块里,保存的十分完好,也没有发出什么难闻的气味。如果不是脸上痛苦的表情,简直就像睡着了一样。

 

顺着水兵的尸体向前望去,前方满是或坐或躺的潜艇官兵,他们都坚守在了自己的战斗岗位直到最后一刻。

 

昂热的眼眶有些发热,站直了身体,向着这些虽然信奉不同的意识形态但是同样伟大的军人致敬。

 

这个男人亲身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曾亲眼目睹过战士们阵亡的过程,也知道不论是混血种还是人类,他们宝贵的生命在一个充满战争的疯狂世界里是多么的脆弱不堪。

 

他也曾亲眼看到过为了保卫祖国而牺牲的年轻生命,也知道无论发动战争的国家是出于政治目的还是为了维护正义,阵亡的将士都应该得到尊重。

 

如果昂热能够看到核反应堆室的情境,他会更加受到触动。

 

这艘苏联的核潜艇——K-13-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由于遭到龙的外力撞击,增压器冷却管产生了裂缝,两个反应堆中的一个反应堆的第一回路已经形成泄漏。

 

昂热曾经亲身参加过1954年1月21日世界上第一艘核动力潜艇美国“鹦鹉螺”号的运行,他很清楚核潜艇冷却剂泄漏事故会引发的灾难。

 

冷却管的渗漏会使得反应堆内部压力迅速下降至渐进标准大气压,大气压力的下降会让反应堆内部的冷却水开始蒸发,反应堆核心无法得到良好冷却,面临熔毁的危险。

 

事实上,潜艇的反应堆在龙王发动言灵之前仍然保持着良好的运作,这是由于K-13的官兵在紧急情况下拆卸了武器系统的管道为反应堆核心降温供水,自行制造了反应堆核心紧急冷却系统。

 

K-13号潜艇上并没有装备抗辐射服,所以在反应堆室工作的艇员只能穿着防毒面具和雨衣工作。


倒在反应堆室艇员们的衣服标识表明他们都是士官,其中还有一个甚至是校官,他们都是专家,也很清楚自己面对着什么样的危险,但还是做出了这样巨大的牺牲,避免了反应堆堆芯熔毁和堆芯蒸气爆炸的危险,确保了K-13能够战斗到最后一秒。

 

(已经没有人活着了吗)

 

整个潜艇就是一具巨大的棺材,寂静的,铁与冰的棺柩。

 

(果然还是不行吗)

 

昂热痛苦地闭上眼,简直就像是1900年德国‘夏之哀悼’事件的重演,龙王肆虐过后,整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活着。

 

(等等)

 

声呐室的舱门被打开了,其中的一个位子空着,地上的血迹顺着走道一直延伸到潜艇中部黑黝黝的厨房。

 

罐头和储存食材的箱子被堆在储藏室的门口,将门内与门外的严寒隔绝开来,虽然一样冷的像冰柜,但是昂热发现整个厨房没有一点结冰的迹象。

 

(那么,就是这里了)

 

【有人在吗?】

 

从加入美国海军的第一天起,昂热就在原本非常熟练的德语和中文之外又学习了日语和俄语,一个是美利坚合众国在几年之内必将打倒的敌人,而另一个——

 

是美国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花费数以万计的精力与之对抗的强敌。

 

【同志,还活着吗?】

 

昂热用发音几近完美的俄语大声询问者,只是由于在用词上刻意地靠近当地人,反而显得有些生硬。

 

【听到请回答】

 

昂热用尽全力大声喊着,声音大的盖过了外面呼啸的巨大风声。

 

【这里】

 

里面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回答。

 

昂热马上搬开了堆在门口的杂物,看到了两个蜷缩在角落的身影。

 

两个人身上都盖满了厚实的军用大衣,确切的来说,是其中一个男人将大衣严严实实地裹在了他怀里人的身上。

 

男人看上去30多岁,典型的高加索人种,他紧紧地抱着怀中蜷着身子的另一个人,仿佛守护着他一般,嘴巴还贴在对方的耳边低低地说着什么。

 

【同志,我是来救你们的】

 

男人听到昂热的声音后抬起头,眼睛已经是爬行类的金黄竖瞳,脸颊两侧到脖子布满了深蓝色的鳞片,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渗血。

 

这是······暴血!

 

暴血是由第一代狮心会重新创造的提升自身血统的技术,通过意志力精炼血统使龙血比例暂时跨越临界血限,甚至能够达到与初代种抗衡的程度。

 

但是爆血存在时间限制,龙血退散后会十分疲惫,而且副作用较极大,不仅会减短寿命,而且当龙血比例高过终界限后会失去意识变成死侍。

 

这个男人是自己领悟出了爆血的技术么?昂热觉得一辈子的惊讶都在今天用完了。

 

【你,英国人】

 

男人闭上了眼睛,而且奇怪地长出了一口气。

 

【我······是的】

 

昂热一时间搞不清楚对方的安心感从何而来,只能僵硬地点了点头。

 

【很好】

 

男人勉强动了动身子,将怀里抱着的由于极度的寒冷而极其衰弱的人朝着昂热递过去,又用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句——

 

【带他走】

 

怀中的士兵很年轻,看上去连二十岁都没有,只能算是一个大男孩。


这个男孩也是高加索人种,比起斯拉夫人却十成十像极了一个日耳曼人,如果放在第三帝国时期都可以直接上戈培尔的宣传招贴画。

 

这种感觉太古怪了,昂热自己是一个英国人,说着俄语,站在苏联人的潜艇里,听着一个苏联人说着英语,怀里抱着一个雅利安男孩。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极为不详的声音。

 

一开始是很轻微的、类似碳酸饮料的气泡的声音。但是不久,那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不知何时起,那声音竟如同响彻大会场掌声一般的声音。

 

那是冰破裂的声音。

 

潜艇正在下沉。

 

 

PS1:这个核潜艇的事故参照了苏联历史上几次著名的核潜艇泄漏事故,这些核潜艇上的艇员为了避免战争和大规模的生态灾难而做出的伟大牺牲令人钦佩,他们中的很多人在事故后的几天或者几个月了都相继去世了。


PS2:那些冰块的棺材是阔日图布干的,为了给战友保留最后的尊严。不过阔日图布其实并不是你们表面看到的那样,他对曼弗雷德犯下过罪,扭曲了他的人生。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