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踏浪者(五)

外传——《来自极北之地的哀歌》


五、生与死的呐喊(下)


浸泡在几分钟后就会全身麻痹,最后死去的冰冷海水中,费多尔•邦达尔丘克睁开了眼睛。


潜艇并不是被外力打破的,事实上外壁完好无损,只是内舱的空气被一瞬间抽干了。


不仅如此,海水也凭空出现在潜艇内部,顺着鼻子、耳朵、嘴巴灌入肺部,昏迷的艇员们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的窒息死亡。


龙族所值得夸耀的从来都不是物理层面的力量。


由死转生的炼金术,还有能够制造出各种超出常理现象的——


言灵


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被黑洞一样的力量抓住了。


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拖下去了。


【啊,这就是最后了吗】


痛苦地挣扎,想要游出去,却没有足够的力气。


【死】


没有力气划动冰冷的海水。


【我,要死了】


理智告诉他,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游上海面。


【我,将死在这里】


费多尔能够感受到那个杀死他们的庞然大物就在潜艇之外游曳。


【怪物】


银蓝色鳞片的巨龙。


【它,在看着我】


这样躺在地上,除了躺在地上什么也做不到。


【它,在注视着我】


那种无力感又来了,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还是站不起来。


【它,在笑】


只能这么躺在地上,只能这样看着,只能这么等待死亡。


【它,在嘲笑我】


我就是一个不争气的男孩子,只会把自己埋入懦弱和心如死灰的泥潭。


【我,好痛苦】


把所有一切不合理的东西都破坏掉,把眼前的怪物杀掉,嘲笑它、撕碎它、毁灭它——


【我,好恨】


黑暗里出现了如萤火虫般星星点点的微光,彩色的光之粒子如雾气一般环绕着男孩的身体。


【好恨】


费多尔挤出残留在濒死身体上的所有力量挣扎着。


【去死】


为了打破这个噩梦,他喊叫着。


【去死吧】


血液在燃烧。


身体的周围形成了光的漩涡,喷涌而出的力量给他一种上升的感觉。


【去死啊啊啊啊啊啊】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他实实在在地——


咆哮着。




天空与风之王的脊柱扭曲了,双翼的骨骼也都折断了,腹部和四肢的鳞片上满是灼烧的瘢痕。


神级言灵•序列112•莱茵——


梅涅克•卡塞尔拼死给天空与风之王留下的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现在它又一次受伤了,黑铁的面具被打碎了,鲜血顺着龙王的上颚簌簌而下,腹部的旧伤也开裂了,它狂乱地扭动着身体,痛苦地嘶吼着,勉强打开了骨折的双翼。


它想要逃跑。


突如其来的狂喜与仇恨充斥着昂热的内心,但他已经恢复了平静,然后举起了鲜红的折刀。


沙沙沙——


龙王没能飞起来。


海水开始结冰了,只是几秒的功夫,雪线就蔓延到了昂热的脚边,船上满是冰凌,被彻彻底底地冻在了冰面上。





哐——


在海里响起了把某种坚硬的巨大物体打碎的声音。


艇身发生了倾斜,身体能够感受到不断涌入的海水,迷蒙中看见操作台的仪表上凝出了霜花。


海水带着冰屑灌入了口鼻,作为残酷而真实的死亡正顺着咽喉进入肺部,火辣辣地烧着。


【痛••••••好痛,好难受】


头上有一块阴影罩了下来,费多尔抬勉强眼望去,是一双灼灼发亮的黄金瞳。


阔日图布。


【啊,你还活着】


阔日图布低下头将氧气渡给半昏迷的费多尔,脸颊蓝色的鳞片在男孩的眼角刮出了几条血丝。


费多尔微微睁开眼,也是一模一样的金色,不,那要亮得多,如同初升的朝阳。


阔日图布把一样东西塞到了费多尔的手里。


是一柄老式的军用刺刀。


阔日图布的祖父瓦西里耶维奇参加克里米亚战争时缴获的战利品,一柄用稀有的黑色陨铁打造的英国步枪刺刀。


阔日图布抱起了费多尔,顺着被某种神秘力量炸开的舱门往外游。


【再来一次】


阔日图布在他手里轻轻地写着。


什么?


在费多尔的大脑理解对方的意思之前,身体就如同往常训练的一样先服从了命令。


他握住了刺刀,彩色的光雾缠绕到了刀刃上,形成一条漂浮在海水中的光带,环绕着在水中互相拥抱着的两个人。


瑰丽的光带顺着水流摇曳着,如同光轮,任谁都能看得出其中蕴含着的惊人的破坏力。似乎是在膨胀,光芒从四面八方照亮了漆黑一片的指挥舱。


毫无疑问——


尸体。


惨白的皮肤,扭曲的表情,失去光彩的眼睛。


那是死的具象化。


发现了世界的真相••••••然后由此得到的结果。


【Qua Vadis?】


【神啊,您往何处去】


费多尔内心在绝望地叫喊着,幼年时做过的梦又重现在脑海。


【想要上去】


身处广阔无边的苍穹。


【想要到海面上去】


天是那么的蓝,蓝的想要融化在里面。


【想要到更高的地方去】


阳光也是那么的耀眼。


【我,想要死在有光的地方】


如此渴求着,像是在回应他的心情,光轮的光芒更加耀眼了,破坏力向着一个方向凝聚。


【所以••••••不要来阻挡我!】


瞬间——


世界响起了天崩地裂的轰鸣。




啪喀——


响起了空气被压缩的钝响,接着冰面下方爆发出彩虹的光辉,弥漫在视野里的光柱不久就卷着漩涡凝聚在一块儿炸裂开来,那华丽且具有非凡破坏力的光毫不迟疑地径直撞向了天空与风之王,爆炸开来。


惊人的爆炸卷起一阵无烟的烈火,灼热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那是••••••言灵!?”昂热吃惊不已。


那光芒,毫不费力地穿过龙王的脊柱把翅膀打得粉碎,然后如极光一般横跨了北极圈的天空,在旁人看来,简直是如同奇迹一般鲜艳华丽的光景。


但是,此时作为唯一一个能够看到这份景象的人,昂热却完全没有细细欣赏的心思,他被爆炸的余波震得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在了冰上。


等昂然爬起身来,龙王消失了,只剩下冰面被炸出的巨大缺口与满地的龙血。


下一秒。


一个巨大的黑色纺锤形物体冲了出来,直直地撞在了冰面后滑行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


N-627 K-13 ——“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


PS:费多尔就是曼弗雷德,龙之血脉承自天空与风之王;而阔日图布血脉承        自大海与水之王,让海面结冰就是他言灵的杰作。


PS2:昂热爷爷对不起,您老其实也不年轻了~


PS3:这故事就和《龙族3 黑月之潮》前传差不多,论龙是怎么被车轮战搞死的。原著中那柄杀死了龙的刺刀就有了出处。(材质也许和小哥手里的黑金古刀一样呐,后期串盗墓)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