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踏浪者(三)

外传《来自极北之地的哀歌》


二、龙影初现


1962年      科拉半岛    北摩尔曼斯克   Kolskiy Zaliv河口

 

深度100m  N级核动力攻击型潜艇(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


 

在俄国有句俗语,舰船的一生从命名开始。

 

那么以那位在卫国战争中英勇战死的骑兵大将——约瑟夫·罗季奥诺维奇·阿帕纳先科司令之名命名的潜艇,或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为成为海底灵柩的命运。

 

巨大的潜水舰中,所有人都沉默而立。

 

“祈祷!”

 

舰长康斯坦丁·哈宾斯基脱下帽子,低下头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

 

“脱帽!”

 

大副谢尔盖·贝鲁科耶夫苍白着脸,回头对着指挥室内的军官们点点头,然后打开了手中的《圣经》。

 

【万能之主】

 

【彼之救世主】

 

【宽恕微仆求聆听求保护】

 

【宽恕我们的罪过】

 

嘎啦——轰隆隆——

 

祷告被打断了。

 

“来了,在左舷。”

 

来不及了。

 

那“东西”追上来了,而且从侧面给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来了一下狠的,潜艇差点180度上下颠倒了个儿。

 

“怎么会?”

 

声纳员费多尔·邦达尔丘克仰天摔在了地上,漂亮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错愕。

 

这可不常见,这个年仅17岁的日耳曼裔的“黄金耳”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除了轮班,其余时间安静的像一个影子,言谈举止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好像一个机器人。

 

舰长哈宾斯基曾经听到自己勤务兵安德烈·克拉夫库克和其他水兵笑嘻嘻地议论这个莫斯科来的金发娃娃是不是克格勃人体试验制造出来的产物,甚至还半开玩笑对想要扒开对方的衣服找找是不是有个开关。

 

不过这些家伙很快就被闻讯而来的、货真价实KGB出身的二副见习官伊凡·尼基维托奇·阔日图布教训了一顿。

 

“那到底是什么怪物!”

 

大副贝鲁科耶夫喃喃自语道。

 

那明明是从很远处传来的微弱的、类似尾鳍拍打海水的声音,若不是舰长准备让潜艇下沉静止以避开对方的话(舰艇越安静,被敌方声呐员察觉的危险就越小,但这不适用于龙),恐怕声纳员邦达尔丘克自己都会漏过那个声音。

 

恐惧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和列宁共青团号一样是北方舰队的骄傲,洗练的核反应堆,新机轴的缸喷射式推进装置,极尽精致的声纳和攻击系统——

 

海中钢铁的巨兽。

 

所有的自信在见到自然孕育出的货真价实的怪兽后被击得粉碎。

 

另一个声纳员,伊克拉伊·布里列耶夫突然站了起来,狠狠地拉下头戴式耳机扔在地上,抱着头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而邦达尔丘克却闭上了眼睛,双手搭在耳机上。

 

他听到了,巨大的心跳声,那心跳声奇异的与自己产生了共鸣,呼唤着他。

 

曼弗雷德——

 

那是谁?

 

曼弗雷德·阿伯莱希特——

 

对了,我知道这个名字。

 

曼弗雷德·阿伯莱希特·哈特曼——

 

如同教堂宏伟圣歌一般的共鸣。

 

邦达尔丘克的精神游离了,趴在操作台上失去了意识,任凭旁边的阔日图布怎么拍他的脸都喊不醒。

 

“冷静,各位!”

 

尖锐的警报声响彻了船舱。

 

 “全体备战!”

 

“全体备战,注意!”

 

“紧急上浮!”

 

“下令紧急上浮!”

 

“下令全速前进!”

 

“全速前进!”

 

“舵手全速前进!”

 

“战斗岗位,松缆!”

 

只剩下一枚鱼雷了,第一次遭遇战时的惨痛教训还在眼前。

 

对方是灵活而富有智慧的怪物,它的速度比“帕帕”级都要快,而身体却比‘俾斯麦’级还要坚固。

 

“它到右舷了。”

 

“停车!”

 

“准备倒车!”

 

一声沉重的“咚”响彻舰内,接下来听到像是砂纸摩擦在岩石上还是金属上的尖锐的“沙沙”声。

 

“为什么慢了下来?”

 

“轮机舱,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我们慢了下来?”

 

“冷却剂泄漏了。”

 

无线电的另一头传来了轮机长盖达尔·贝劳耶夫惊恐的声音。

 

冷却剂泄漏极容易导致核反应堆堆芯熔毁,然后引发他们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故——核泄漏。

 

巨大的咆哮声,不用声纳就能够听到的野兽的咆哮声从海水中传来,它抓住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了,潜艇侧壁开始发出一些怪异的”吱吱嘎嘎”的声响。

 

“保持稳定!”

 

巨大的冲击下,哈宾斯基跪在了地上。

 

“哈宾斯基同志,舰桥受损!”

 

“炮手换岗,三号炮手上主炮!”

 

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就像大王乌贼和抹香鲸搏斗时会伸出触手堵住抹香鲸的头顶的气孔一样,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的鱼雷发射口也被怪物堵住了。

 

“活靶子。”大副贝鲁科耶夫满脸苦涩。

 

“是的,就等对方下嘴了。”舰长哈宾斯基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不,不是还有那个么。”

 

二副阔日图布把邦达尔丘克放到了安全的三角区,抬起头冷冷一笑。

 

“不,绝对不行!”


大副贝鲁科耶夫瞪大了眼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是战争的钥匙!”

 

“这已经是战争了,贝鲁科耶夫同志!”

 

阔日图布微眯双眼,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邦达尔丘克,然后向在场的所有人宣告道:

 

“现在看来,那个怪物已经把我们当做的猎物了。不过呢,各位,它想要把我们吃掉也得做好咯掉牙的准备,我们尊贵的阿帕纳先科共青团号战舰,他才是统治着大海深处亡灵的,至高无上的沙皇陛下!“

 

他稍稍停顿了片刻,看向了唯一能做主的哈宾斯基。

 

康斯坦丁·哈宾斯基深深地看着这个他从来都不相信的男人。

 

阔日图布的眼神没有动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哈宾斯基发现对方眼底有金色的流光一闪而过。

 

“我们不能把怪物带到摩尔曼斯克。”

 

“那是我们的家。”

 

所有人都沉默了。



PS:下一章昂热就要出场了,毕竟那是杀死了梅涅克·卡塞尔的大海与水之王啊!

     潜艇上两个混血种,一个就是我们后来的S级,应该很明显吧。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