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龙族】黎明踏浪者(一)

断章一《极光之剑》

 

时间:《龙族I 火之晨曦》 

 

地点:长江三峡

 

曼斯·龙德施泰德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色怪物,下定了决心。

 

言灵·无尘之地

 

轰隆隆——

 

刹那间,变故横生——

 

那是一股足以撼动山川大地的力量。

 

虹色的极光从摩尼亚赫号眼前的江流狂涌而上,不断吞没着周围的一切,并迅速向外扩散。

 

 “那是!?”

 

极光在水面上描绘出奇异的图腾,巨大的圆型光球闪耀着虹色的光芒,简直是想要同时掀翻摩尼亚赫号和参孙一样从水中升起。

 

曼斯停下了,而龙侍参孙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反射性地向后退开了。但在水下参孙的影子还没离开前,还卡在船闸内地半截身子已经被虹色的光之箭矢连续击中,发生了爆炸。在冲击波的作用下,就连河床上的岩石都顷刻间化为齑粉,在弥漫的水雾中崩毁了。

 

在火焰与水汽中,有什么东西踩着船舷的栏杆,轻巧地跃到了甲板上。

雾气散开了。

 

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人站在甲板上,白色的制式短袖被污浊的江水打湿了贴在身上,斜肩吊着的跨套里配着一把带护手的西洋剑。

 

两边鬓角的金发像被刀裁过一样,整整齐齐地贴着脸颊,后脑下方到耳根的头发也都被推得很短,典型的德意志军官发型。

 

说实在的,这种发型真的说不上好看,但配上眼前这个年轻人古典而带着少许稚气的脸庞,却给人以清爽整齐的感觉,甚至还有些天真烂漫的味道。

 

曼斯原本绷紧的脸上露出了堪称愉悦的笑容。

 

“我需要医护兵。”

 

年轻人开口了,他的肩上扛着叶胜,胳膊下夹着亚纪,塞尔玛勉强靠着他坐在地上。

 

叶胜断了一只胳膊,亚纪断了一条腿,塞尔玛肩膀上血肉模糊,血水顺着整齐平滑的伤口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曼斯冲了上去,通过三个人起伏的胸口判断出自己的学生们还活着的事实,三位副官帮着曼斯把受伤的学生平放到了担架上,随即火速送往医务室。

 

这并没有多大的用处,船上的医疗条件有限,如果不尽快打倒参孙,叶胜和酒德亚纪,或者说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只有死亡这条路好走。

 

“抱歉曼斯,时间来不及。”年轻人侧过脸冲曼斯摇摇头,大副注意到年轻人的太阳穴上有一大块暗红色的瘢痕。

 

“不,时间刚好。”

 

曼斯激动地走上去拥抱了一下年轻人。

 

“好久不见,老朋友。”

 

呜呜呜嗷嗷嗷啊啊啊阿啊啊——

 

年轻人侧过头看向水面。

 

参孙冲着摩尼亚赫号怒吼着,一张巨口完全张开,两个怒黄色的,弯刀般的利齿足长一米,其他的排牙也牙密如荆棘。

 

“看来今天不是叙旧的好时机。”

 

“带了这么久的孩子,身手退步了吗?”曼斯死死地盯着水里参孙,嘴里却说着近乎玩笑的话。

 

年轻人没有回头,看着围绕着摩尼亚赫号游动的参孙皱了皱眉,最后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那么就验收一下好了。”

 

制式的黑色长靴迅速地擦过了满是血水的甲板,年轻人踩着栏杆跃了下去。

 

“我说——”

 

大副惊得根本没能拦住他。

 

曼斯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惊讶的样子,他又一次点燃了雪茄。

 

“好好睁大眼睛看看,那也许是你一生仅能看到一次的奇迹。”

 

大副扑了过去,惊愕的发现年轻人就这么站在水面之上,不,那不仅仅是站着,他如同在庭院中漫步一样顺着参孙尾巴搅出的波浪向前踩了一步。

 

那信直伫立,英气凛然的姿态充满了压倒性的存在感。

 

“帮个忙如何?”

 

看着眼前停驻不前的参孙,年轻人脸上露出了怜悯的神色。


 

他拔出长剑直刺苍穹,剑刃如同展开的极光的羽翼,似光非光,似焰非焰。

 

 

随后,轻轻挥下——


言灵·虹天

 

一直线的虹光从剑尖炸裂,巨大的爆炸声顺着雾气散播开来,回声响彻了山麓。

 

炫目的光之洪流向前正面撞击了龙侍,然后继续向前,切切实实地吞没整条江流,在虹光差一点就要撞上大坝之时,突然熄灭了。

 

如同《出埃及记》中摩西分海的神迹,长江之水被一分为二,原本雨季就要超过警戒线的水位瞬间下降到最低线,河底的深深凹陷进去的岩床被灼烧的一片漆黑。

 

龙侍参孙被歼灭了,只有零星的鳞甲碎片证明它确实存在过。

 

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宏伟场景冲击得说不出话来。

 

“真是,学谁不好,非要学那匹烈马。”

 

曼斯抖了抖烟灰,苦笑着打破了沉默。

 

“曼弗雷德·阿伯莱希特·哈特曼。”

 

被叫到全名的年轻人回过头,原本如矢车菊一般湛蓝的眼睛变成了流光溢彩的金色,深处是如爬行类一般的竖瞳。

 

但脸上浮现的,却是再像人类不过的微笑。

 

 


评论(1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