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rmigan

【星战】永恒帝国存在到星战前传时期的脑洞讨论(前传一)

PS:同时更新两篇文——而且还是设定相似的文——果然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明明手头在写一篇文,脑子里却在构思另一篇文的设定,这样下去我离精分也要不远了,我还是回永恒帝国来找找感觉,绝地伊王师傅的那篇文先放一放好了。

 

PS2:这一章果然还是设定比较多,谁叫我文里与永恒帝国相关大部分都是二设,《星球大战:旧共和国》的时间线更是被我弄的乱七八糟了,发生的事件大致没变,但是事件发生的前后顺序做了相应的调整。我决定还是给不了解游戏的同好们解释一下,顺带也说说瓦皇与瑞文这两个见面就互相往死里怼的奇葩是怎么会搞在一起的,就当是我说好要给【庭珏】写的番外。

 

PS3:OOC那绝对是我的锅,我笔下瓦皇和瑞文的关系那真是极度的不健康,尼玛,虽然维皇和瑞文的CP我也吃,但是完全想象不能啊o(╯□╰)o!所以与其说是恋爱番,不如说是皇帝瓦基里安与皇后瑞文的建国奋斗史。

 

永恒帝国在游戏里,那就是一个开挂的存在,没有感觉的,推荐B站上旧共和国的预告片,看完就懂了。虽然我更加佩服旧共和国明明都被打成筛子了,还能够继续屹立不倒把西斯帝国拖垮。

 

果然是主角光环的保佑。

 

但是永恒帝国同时对上旧共和国和西斯帝国的战绩简直如同EU宇宙里的遇战疯人VS第二共和国,当然永恒帝国的骑士是割草机,绝地武士和西斯尊主那就是草,还是一割就倒的那种。

 

这一点,只能说是瓦基里安和瑞文调教的好,虽然瑞文后来肠子都悔青了,弄不明白怎么自己又上了那个高功能反社会的当。

 

第一次,人家套着西斯皇帝维希埃特的壳子的时候,自己被洗脑成达斯瑞文,还领着无怨无悔跟着他一起掉沟里变成西斯军队的原共和国军队的小伙伴们一起把旧共和国给打垮了。

 

第二次,自己失忆以后套着赛娅(Senya Tirall )壳子,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和还不是永恒帝国皇帝的瓦基里安成了好丽友,两个大主教级别(Exarch)的力敏武士为了部落的发展呕心沥血,常年秉烛夜谈,最后创建出了全新的原力信条,并以此为基础在永恒帝国建国后训练出了一批在战斗力方面远超普通西斯绝地的精英战士。

 

"There is no emotion."——这是一个谎言,一个不可企及的目标,强行压抑自己的情感,最后只能变成一个弱点。

 

"There is peace. " ——这是另一个难以实现的目标。拥有和平的唯一途径就是摧毁那些内在流动的东西,生活从一开始就是一种斗争,永远不会迎来和平。和平是一个谎言,情绪是一种燃料,只要有了火,它就变成了你的决心。

 

There is no ignorance.There is knowledge. " ——这更是无法达成的目标。你知晓的越多,就越是明白自己的无知。知晓越多,你也越是伤悲。这一点,就连西斯都明白,终其一生,你都是在与自己的愚昧作斗争。。

 

"There is no passion.There is serenity. " ——激情是生活乐趣的一部分。没有它,人就只是是空虚的、自我否定的傻瓜。激情只是一种情感、一种燃料、一个工具、我们的一部分。激情不能被移除,也不应该被拒绝。但是激情必须被衡量,磨练,重视,控制。

 

"There is no chaos."——最大的傲慢,宇宙本身就在混沌中沸腾,否则就不会有今日文明的发展,绝地武士怎么可能去否认这样的本质呢?谢天谢地,扎库骑士们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有那样程度的控制。

 

所以永恒帝国所属扎库骑士的原力信条重视宇宙的二元性,要求感受原力光明与黑暗的两面,强调矛盾的对立统一,这些信条后来被瓦基里安继续修改,变成了如下五条:

 

There is no harmony without chaos

There is no peace without war

There is no life without death

There is no enlightenment without sacrifice

There is no Force without Valkorion. 

 

瓦皇真是无时不刻地在和瑞文斗法,这里他又坑了瑞文一次。

 

瑞文原本是因为看到绝地与西斯的信条都太过绝对,不再适合时代的发展需要,所以想要将其革新,追求力量的平衡。让绝地武士们更多地了解别人,了解自己,了解如何成为一个更好、更完整的人,从而做到克服恐惧。但是瓦皇从最开始就对扎库骑士们做了定位——你们是战士,不是什么和平的守护者;只要是威胁到皇帝与帝国的存在,你们就要毫不犹豫地挥剑将其斩杀。

 

然后,呵呵,瑞文生的一对双胞胎儿子们西塞(Thexan)和阿坎恩(Arcann)领着这些扎库骑士们替爹妈给老家——库瑞班和科洛桑——免费做了一次大拆迁,最后连块砖头都没剩下。

 

同时教导过瑞文和放逐者的达斯克莱娅在被绝地议会放逐后领悟出的新的教义,那就是原力就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婊子,虽有黑暗与光明两面,但是不存在人们所划分的正义与邪恶,它如同日月星辰一样遵循宇宙最无情的规律运转,所以绝对不能迷信原力的意志,否则它很可能会给你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这一点在星战前传中也有体现,绝地武士团是如此迷信天选之子的预言,最后迎来的正是共和国与绝地武士团的终末。

 

而克莱娅所期望的,是一个没有原力意志,人们按照自由意志生存的宇宙。

 

放逐者的英灵在永恒帝国建立初期也参加了对于新信条的草拟,所以扎库骑士的信条中自然也不可避免地渗入了克莱娅的思想。这样的思想虽然不完全正确,但是也有可取之处,瓦基里安和瑞文对此都非常感兴趣,将其加入了扎库骑士们的训练手册中。对于扎库骑士们来说,原力赋予他们是使命就是保护皇帝、守卫国家、执行正义。原力的意志,那是绝地武士们的信念,如果它不适合我们,我们就要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运气。

 

扎库骑士们同时修炼光明和黑暗两面,对原力领悟的进度自然赶不上同一层面的绝地与西斯,但是扎库骑士们成功地在武技方面得到了超越,他们从一开始就被训练成了熟练的士兵和将军,为战斗而生,为战争而生。

 

许多扎库骑士在战斗时会进入了一种轻度恍惚状态。他们的眼睛是是空白的,这非常的可怕——一个西斯会因为他们给敌人带来的痛苦而感到高兴,渴求着恐慌和恐惧,让它赋予他们力量。而绝地武士则会隐藏自己的各种情绪,从被迫的平静到悲伤到残酷的决心。

 

但是训练有素的扎库骑士头盔下的眼睛里从来不会表现出情感,一丝一毫都不曾从瞳孔深处显露出来——他们的眼睛是空的,深沉而黑暗,几乎对一切都不感兴趣。依赖原力的绝地和西斯无法感知他们的意图,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一个没有任何感觉的对手。

 

这是旧共和国时代永恒帝国二十年遇战疯人战争的成果,遇战疯人是完全不受原力感应的种族,扎库骑士们在抗击遇战疯人入侵的同时,也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战斗技巧。所以绝地和西斯们被扎库骑士揍那么惨一点都不奇怪,你看EU遇战疯人入侵银河系时也把卢克的绝地武士团和共和国打残了。

 

不过扎库骑士们要达到绝地大师那样的境界其实也不难,等他们经历的多了,时间一到自然就会超脱了。不同于绝地武士从幼年开始起就能灌输得来的,而是扎库骑士们从自身的经历中感悟出的,这也暗合了‘未曾拿起,你又谈何放下的道理。’不过永恒帝国中绝地武士团并没有没有消亡,因为很多爷爷级别的扎库骑士们退役以后就去绝地圣殿继续修炼了,有不少人最后成为了张三丰那样的一代宗师。

 

只是在旧共和国时期,恢复记忆后的瑞文表示不堪回首,自己刚坑过瓦皇一回,还没能得意一下回头瓦皇就会三倍还给她,真是酸爽得不要不要的。

 

瑞文认为如果要战胜克服一样东西,那么就先得去了解它、接近它。她想要打败的是维希埃特,所以她必须得先去了解这个BT。

 

而反人类反社会的瓦皇更是表示其乐无穷,之前漫长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终于棋逢对手了怎么能不好好开动脑子呢?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猜测对方会想什么,同时也猜测对方会猜测你会想什么,这样不停地猜来猜去,多么益智醒脑啊!

 

毕竟他的前身维希埃特可是能对泰桑的英雄(Hero of Tython)说出:只要这个银河系还有生命存在,我就不能得到安眠,只有当一切都化归虚无,而后重新开始时,我才能得到新生;到那时,我就能成为一个农民,一个园艺家,一个画家……

 

泰桑的英雄的内心:……

 

屏幕外我的内心o(╯□╰)o:……

 

Excuse me?

 

维皇你让后世那些拼死争权夺利的西斯尊主们情何以堪啊?原来一统银河系让千万人臣服还比不上你做一个农民的梦想?

 

果然,五维生物的逻辑不是我们这样的四维生物可以理解的,这个位面已经留不住这个神奇的男人了,还是赶快飞升吧。

 

下面我们先来说说永恒帝国(The Eternal Empire)的形成。

 

永恒帝国,硬要在现实里找例子,大概类似于古代俄罗斯,其发展过程也是相似得不得了,这点我们后面再说。

 

旧共和国时期,永恒帝国的建国史与西斯帝国相比真是非常的短,类似于现实中是封建时代的俄罗斯和欧洲关系,或者说美国和英国的关系。外乡人在第一次进入永恒帝国的领土时曾经这样描述扎库:

 

"You're a long way from home."

"Zakuul is the center of the galaxy now. 

That makes it home."

 

更加有趣的是,永恒帝国的母星扎库(Zakuul)最初和美国一样也是一个殖民地,它是约卡斯文明(the builders of Iokath)的武器试验基地。约卡斯文明神秘消失后,扎库上的人口大多为河外星系的外来移民,其主体为人类,自称为扎库朗斯(Zakuulans)。

 

永恒帝国坐落于银河系西侧人称Wild Space的未知空间,和其他行星文明几乎完全没有接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山沟沟里或者犄角旮旯。永恒帝国的母星扎库被沼泽和树林环抱,水资源丰富,风景还好得不得了,天上有三个月亮,完全就是一个精灵乡。

 

真心的,连星球的环境和6世纪东斯拉夫人的居住环境那么相似,大片大片的沼泽、森林和草原(预告片里可以看出来),只是没有那么冷,看上去四季如春。

 

最重要的是,这颗星球与奥德赛相似,光明与黑暗的原力相当平衡,十分的独特,这无形中对日后力敏的扎库骑士们的二元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早期的扎库人没有国家只有部落,文明的发展类似于东斯拉夫人的部落,部落内神权与政权合一,由三位力敏的领袖统治,分别被称为Matriarch(族长), High Shaman(大萨满) 和Champion(战士),瓦皇建国后将他们重新集合分化成了Knight of Zakuul和Scion。

 

扎库骑士存在若干分支,但他们都是力敏的战士,负责守护皇帝与执行正义。之前提到的Exarch就是扎库骑士们的精英分支,他们的额头有着类似于《指环王》电影中精灵额冠一样的银色金属植入物,这是融合了生物技术与约卡斯机械文明的产物,是永恒帝国自动化舰队中星际战斗要塞——Star Fortress的钥匙与中枢。

 

每一个Exarch都有权负责统管一个星际战斗堡垒(Star Fertress),同时他们拥有自己独特的盔甲和防暴盾牌,光剑的颜色与样式也不同,游戏中的Senya和Vaylin应该都是Exarch,Senya是黑白相间的盔甲,Vaylin是纯黑的战袍,而她们的额头上都有着相似的银色金属植入物。

 

感谢灭绝的遇战疯人族与加入永恒联盟的河外星系种族,永恒帝国生物科技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共和国专搞克隆技术的卡米诺。

 

Scion则类似于祭司和神官,能够感受到未来,负责预言,就是预告片里披着白斗篷不露脸给瓦伊琳下封印的那些神秘主义者。预告片里被Senya击败的黑衣武士是护卫圣殿的扎库骑士,他们一般穿着黑色盔甲,带着黑色头盔,拿着黄色光剑,也是扎库骑士中的一个分支。

 

感觉真像是同人文里哨兵和向导,事实上扎库骑士和Scion在训练和战斗时也是互相配合互相平衡的存在,前者注重当下,后者观察未来。

 

阿坎恩在位期间,Scion遭到大规模的清洗,因为他极度厌恶所谓命运无法改变的事实,认为自己不能成为预言的奴隶。西塞登基后,Scion再次得到了复兴,但是也做了很多改革。当年被关进永恒帝国的那些绝地和西斯的后人中,学习西斯教义的大部分转职成了扎库骑士,而遵守绝地信条的改行当Scion和哨兵的比较多,而绝地武士们认为未来并非是一成不变的。

 

早期的扎库人也和东斯拉夫人一样采取多神教信仰与祖先崇拜。扎库最初的至高神为Zildrog,他是战士的导师和向导,给扎库人送去龙的吹息,带来精神上的恩赐。不过最受扎库人欢迎的却是一位女神——Izax的妻子Scyva。

 

这位女神是怎么个受欢迎法呢?简单地说,如果说绝地武士们惊讶时说的感叹是——Oh,force.那么扎库的骑士都是——Oh,Scyva.

 

这些神明在永恒帝国建立后被称为旧神,而与之相对的便是新神——永恒不朽的皇帝瓦基里安(Valkorion),他被称为埃扎克撒的屠灭者,扎库之龙,预言中超越旧神Izax的恶魔救世主。

 

虽然我觉得……成天精分的维希埃特最初的本体可能就是黑暗之神埃扎克撒来着,估计是后来切片次数多了就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感觉就和俄罗斯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往年纪事》中所叙述的那样,原先本土的斯拉夫王公邀请瓦良格人(诺曼人的一支)的留里克三兄弟来统治自己,由外来的瓦良格人在斯拉夫人的土地上建立了早期的罗斯国家,并且接受了外来的基督教以取代本土的多神教。扎库人接受了瓦基里安成为他们的统治者,将分散的部落统一成一个庞大的帝国,并信奉永恒的皇帝瓦基里安以取代旧神。

 

不过即便如此,旧神的痕迹还是残留在永恒帝国的方方面面。扎库的旧神中有很多是双子,执掌的权能也刚好都是对立统一的,扎库骑士的战斗组合也是如此。

 

不同于西斯们的独行侠风格与绝地武士师徒二人间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扎库骑士们战斗时是平等的搭档关系。骑士们早在在训练生时代通常都已经是双人组合的搭档,性格相似或是互补的两个孩子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战斗;一个被打倒在地上,另一个把他拉起来,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初代双胞胎的征服者——西塞与阿坎恩,阿坎恩性烈如火,西塞沉静如海。

 

扎库骑士们有一种独特的双人战斗组合技名为 Aivela’s Gambit,名字来源于一对姐弟女神 Tyth和Aivela,练习这种战斗技巧需要双方的平衡与信任,最好能通过原力与搭档建立精神链接,甚至能够在战斗时成为一个人,做到两人同时进行攻击,同时也为对方防守,感觉类似于《环太平洋》中的通感。

 

战斗力是提上去了,但是后遗症也不小。战斗时一旦一方战死,另一方的心智如果不够坚强,往往会陷入疯狂,想想《环太平洋》里的贝克特兄弟,哥哥杨希战死后,弟弟罗利消沉了多久。

 

游戏里西塞与阿坎恩也是如此,西塞明白阿坎恩根本无法打倒父亲瓦基里安,肆意妄为的后果只会是悲惨的死亡。西塞无法忍受自己活在一个阿坎恩死去而自己一个人活着的世界里,所以他选择为弟弟牺牲。阿卡恩在失去西塞后彻底疯狂了,他将失去哥哥的痛苦当做是他的替身来爱着,拥抱着这样的痛苦发誓将整个世界都拖入炼狱。

 

另一个后遗症影响比较深远,而且当时一时半会儿还没能看出来,看出来的也表示完全没什么大不了的。

 

简单地说,就是断背山下百合开,保不齐还会出现德国骨科。

 

永恒帝国完全不禁止,甚至还积极鼓励力敏骑士们结婚生子,表示你们生一个是基本,生两个有补贴,生一窝国家给表彰。我们才和共和国那些断绝七情六欲的绝地武士不一样,强大的力敏往往是在家系中传承的,你不生孩子哪里来的后备军,真搞不清楚新共和国的绝地武士团在想什么,还搞出了一师一徒制度,多浪费,怪不得绝地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少。

 

只是这么一来这下简直要愁掉了人社部门领导的头发,本身永恒帝国的人口就赶不上共和国了,要不是对外开拓积极引进移民,人口迟早要出现负增长。这下还有那么多的扎库骑士准备走上‘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的不归路,这样下去力敏的出生率都快要跌倒警戒线以下了,守护皇帝和执行正义的下一代在哪里啊!

 

但是偏偏国家还不能颁布法律表示禁止取向自由,法律一出台就意味着否定初代神皇瓦基里安的所制定的信条,找死也不是这么来的。就算是偷偷跑去神庙找瓦皇与瑞文哭诉,两个原力鬼都一脸冷漠表示这算什么事情,我们一口气生了三个,早就超额完成指标了。

 

曾经有一段时间里,扎库骑士们轮值休假回家就被父母逼婚,爹妈们一边抹泪一边催着:‘有对象了吗’‘什么时候结婚啊’‘都快五十岁的人了怎么还不急啊’‘再给你三年,还找不到不要怪我出手’‘这样下去老了你打算一个人给自己贴瓷片’

 

那架势和现在现实中天朝大叔大妈春节逼婚没什么两样,平日里一脸高冷范儿的扎库骑士们都要崩溃了,表示‘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下一句话就被爹妈顶回来了:‘皇帝陛下一边打仗一边结婚生孩子都不耽误,你怎么好的不学学坏的,我们两个当年要是没生孩子,哪里来的你去守卫国家!’

 

于是嘴硬的小兔崽子们第二天不得不灰溜溜地领着行李逃回殖民地或者军营避难去。

 

想想看共和国断情绝爱却依然桃花遍地的绝地武士团,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过永恒帝国闻战则喜的民众生平最操心的居然是这种家里长短的事情,从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国民生活水平的优越和对国家皇室的认同率是多么的高。

 

最后政府折中一下,帝国一方面积极革新人工子宫技术,突破同性生子的难关。另一方面还在一部分地区出台法律允许三个人的婚姻关系,总而言之一句话——贵圈真乱。

 

我怀疑安走天会很高兴,落户永恒帝国可以让他一手抓基友欧比旺,一手抓老婆帕德梅,而且两手都很硬,受法律保护。

 

话题转回来,在维希埃特囚禁瑞文的三百年里,维皇觉得治理西斯帝国实在是没意思,而手下的西斯们受信条束缚缺少发展前景,于是又无聊地想要作天作地了。就在他兴致勃勃地准备搞个大新闻的时候,维皇突然听到了未知空间存在一个机械文明的谣言,瞬间亮了,于是准备卷卷包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的时候,他顺带把瑞文也给一起捎上了。

 

瑞文和维皇精神链接了三百年,彼此虽然谈不上知根知底,但是多多少少也摸清楚了对方的脾气。瑞文没有意见,只要西斯帝国不打共和国一切都好说,她还巴不得维皇赶紧转移注意力。更何况她现在和绝地流亡一样被维皇切断了对原力的感应,成了一个巨大的原力空洞,整个人正处在生不如死的阶段,别说干架了,就是想逃跑也是有心无力。

 

一个力敏被切断对原力的感应会有多么痛苦,不用去问亲身经历过的放逐者米特拉·苏里克,就是旁观者的西斯尊主斯科奇(Lord Scourge)都可以告诉你,他背叛西斯皇帝的原因就是看到维皇把整个星球吞了只留下一片虚无,他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生存在一个无法感受原力的世界里,所以当机立断选择跳反。

 

怪不得瑞文的老师克莱娅(Keria)才会说放逐者是独一无二的,她不仅撑过来了,还活的很好,最后还成了一代绝地大师。和瑞文相比,人们总是低估她,他们看到米特拉的时候眼里只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绝地武士,忘记了她曾经是排名仅次于瑞文和马拉克的最高将军。

 

瑞文也是一样,她能做到99.9%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她才是独一无二的瑞文,这点就连维皇都承认。

 

维皇一开始就知道斯科奇尊主所看到的未来幻象,他知道杀死自己皇帝之音的不是瑞文,不是放逐者,而是一个三百年后的无名绝地。

 

维皇不恐惧泰桑的英雄,泰桑的英雄可以杀死他的分身,但是无法真正击败他。

 

可是瑞文不同,她是真正的危险,足以和自己匹敌的存在。瑞文行走于凡人之间,看似与凡人并无不同,但是当她的火焰燃烧时,足以燃尽整个世间。瑞文会将他从神坛上扯下,剥去他的外衣,击碎他全部的骄傲。

 

和瑞文争斗时,他第一次担心自己会失败,甚至可能会死,这是过去一千年里从未体会过的情感。

 

我设定反社会反人类的维皇其实在心理上有着脊髓空洞症,而空洞症则是感觉麻痹的代表性病症。

 

感觉分为两种,一种是触感、痛感还有温度感之类能够经验到的表在感觉,而另一种则是将肉体的行动、位置感之类向自身报告的深部感觉。

 

一般来说,在感觉麻痹的情形下,这二者是同时发生的。

 

所谓的完全没有感觉,单纯从语言上理解的话——意味着即使你伸出手去触碰也没有感觉,即使伸出舌头去品尝也没有味道。正因为没有身体和心灵上的感觉,所以最后只能通过视觉来确认自己所存在的这个现实,而就连这种认识也只不过是用视觉确认后才能够去相信的稀薄认识。

 

所以对于感觉麻痹的人来说,所有的现实只不过是视认到的东西,纵然触碰到了也与无法触碰有什么分别。对他们来说,生活就如同读书一样没有实际的感觉,眼前发生的事情也和虚构的故事没有什么分别。

 

对于人类来说,感觉是必须存在的东西,它能让人体会情感,分辨好坏,躲避危险。举个简单的例子,触碰到火焰时手会缩回来是因为手燃烧起来了吗?并不是,是因为手感觉到了烫这种痛苦的感觉。如果没有这种感觉的话,我们直到手燃烧起来之前都无法判断出火是危险的东西。

 

会受伤会疼痛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没有这种痛的话也就不会了解到别人的痛。而所谓没有感觉,其实意味什么都无法得到,自然也不可能形成正常的情感。

 

人的精神,像是温柔或者憎恨之类的情感也无法只靠内心产生。心若是没有外部的刺激则不会有动作,正因为如此才会感觉存在。没有感觉,意味着心的冷漠,而维皇便是如此。

 

心灵上的脊髓空洞症让维希埃特无法顺利形成正常的人格,常识在他身上也完全不通用,甚至都不可能做出正常的沟通。所以维希埃特才会毫无感觉地杀死父母,吞噬星球以求得自身的延续,因为他的三观与凡人根本不是同一个层面。就算是杀死全家的PPT,其源头也是憎恨,而维希埃特甚至不存在这样的情感。在他的眼中,所有的生物如同蝼蚁,有多少凡人会为了踩死一只蚂蚁而哀伤负疚呢?

 

但是对维希埃特来说,瑞文就像是火焰,明知道是危险,却忍不住想要靠的更近一些,就算是痛苦,也是他所需要的感觉。


想要更加痛一些,想要体会到活着的实感。

 

回头想想,维皇如此扭曲的存在,居然没有发展出一般心理变态对于折磨他人的以求得愉悦的嗜好,杀人全部一刀解决,一生最大的乐趣也就是治国安邦外加和瑞文斗智斗勇,不吞天灭地的时候就积极推动银河系发展进步,果然维皇就是维皇,神一般的存在。

 

斯科奇尊主的内心:原来永生在你眼里就是没五感,敢情你觉得自己没坑我……

 

瑞文的内心: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屏幕之外我的内心:维皇你是抖M么……

 

PS4:下章番外二高能请注意,我要开始二设放飞自我了,大家系好安全带当心别飞出去。


 @庭钰  @双子黄诗雨 


评论(9)

热度(13)